远行(二十)

第十九节 半夜惊醒

不想翻就点我,我是目录君


女子站起来又跌坐在地上,三贵想上前扶一下,却又缩回了手。

“我见过你。”沉默良久之后,三贵开口说,“就在这酒店附近,有天早上。”

“哼,见过我的人多了!”女子不屑的抬头瞟了眼三贵。

三贵看着女子好像也没刚才那么激动,回身要走,却又担心她再站上去,索性也靠着墙蹲在地上。楼顶的冷风在薄褂上肆意的吹着,三贵现在才感觉有点冷,他没来及穿厚衣服就出来了。

“喂,你咋还不走啊?”

“我是这的保安。”

“保安,我知道你是保安。那又怎么样?”

“保安,就是保护别人安全的嘛。”

“呵,你倒挺会解释。”

三贵第一次在这么高的地方看这个城市的景色,远远近近的灯光,红橙黄绿各种颜色在眼前一闪一闪,建筑一个挨着一个,从这里看去密喳喳的没有缝隙,头顶的夜空,没有星辰,只有一簇簇的光柱折射在上面,发着惨白惨白的光。他想灭了所有的灯,这里会是什么样子。

“诶,你是哪里人?”女子冷不防的冒出一句,三贵愣了下,转过头。

“沙壕坳,可远的地方,你肯定没听过。”

“我家也是很远,那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地方,你站在一座山上看过去,前面还是山,就像着城里的楼一样。我读书的时候,唯一的愿望就是从那里出来,我们那里的人,喝的水要等着,等那些土都沉到底儿了,我也讨厌每天醒来都能闻到的猪粪味儿。我把干农活儿的时间全都用在了学习上,我爹经常把我从地板上拽起来,扔掉纸笔书本,他总是说女娃上学有什么用。老师家访了很多次,我才能接着上学。”

女子伸手够到半瓶的啤酒,喝了一口。

“我考上大学那年,我爹才算是乐了一回,因为他可以在村里扬眉吐气了。卖了犁地的两头牛,七拼八凑的算是够了学费。别的同学玩儿的时候我在打工,有的时候一天能跑半个城,我拼命的赚钱,如果不这样,生活费就没有,也不可能继续上学。”

“毕业之后,我顺利的留在这个城里,庆幸终于不用再回那个穷地方。但依然不敢有丝毫松懈,这么些年,我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这个城市,除了今天晚上。”女子苦笑着,把剩下的酒喝了精光。

三贵听着女子絮絮叨叨半天,却不知该说什么。

“你是没钱了?哪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么,活的多好。”

“你是不会懂得。”女子摇了摇头,起身往楼梯口处走。

三贵赶紧跟着进了楼里。下楼之后,门口的人群早已散了,几个警察和保安站在那里。女子走过去说了几句什么,回头和三贵说了声谢谢,走了。

经过昨晚的折腾,早晨醒来,三贵的头像是要裂了一样的痛,有点发烧,但还是照常换班。待到快中午的时候,三贵正晕晕乎乎的时候,马经理叫他去办公室。三贵心虚,这一上午有好几次他撑不住就倚着墙站了会儿,莫不是被经理看见了。

“你这脸咋了?红成这样!”经理靠着椅背,没等三贵开口先问了一句。

“有点感冒,没事儿!”三贵弯着腰,手心冒汗。

“昨儿你这英雄做的把自己整感冒了啊!”

“不,没。。。。。。”看着经理耷拉的脸,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你知道昨晚那个女孩儿是谁么?”

“不知道,对了,我之前见过她,就在咱们酒店旁边的马路。。。。。。”

“她是老板儿子的女朋友!”

“啥?老板儿子的女朋友?那她咋能没钱,还跳楼!”

“你还装?你是不是早知道那女孩儿的身份?”

“我真不认识!”

“行,你小子可真行。老板儿子说了,过两天要见你,你好好拾掇下吧!”

三贵从经理办公室出来,整个人还是蒙的,头重的要沉下去一样。他在想,那女孩儿生活这么好,还有啥事儿么,值当去跳楼,真是不懂!他晃了下脑袋,又寻思着下班了得找后厨要点姜,治治这感冒。
(未完待续)


第二十一节 大疤回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十六节 工地停工 不想翻就点我,我是目录君 闹钟还没有响,三贵被对讲机传出的“李三贵、李三贵!”的叫声吵醒。同...
    我叫大象阅读 67评论 0 2
  • 第二十三节 好久不见三贵 不想翻就点我,我是目录君 厚生和银锁到了三贵所在的酒店,已经快近晌午,雪还是没有要停的意...
    我叫大象阅读 107评论 2 4
  • 第二十四节 三贵是能人 不想翻就点我,我是目录君 今年这天气与往年着实不同,前几天还飘着雪花,现在穿着大棉袄却也有...
    我叫大象阅读 102评论 4 2
  • 第二十二节 大疤回家2 不想翻就点我,我是目录君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来的早诶。”银锁手指间夹着烟,拉开个门缝朝外望...
    我叫大象阅读 77评论 0 2
  • 天色蒙蒙亮,鸟啼唧唧响 人似渐迷茫,一路花芬芳 踏步青云上,春已欣欣妆 愿君不相忘,圆梦通四方
    名字太长写不下阅读 1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