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世界 01 伦敦·欧也妮和古比尔

字数 1445阅读 330

《梵高的世界》目录   下一节


伦敦·欧也妮和古比尔

文/大狗

每个人都会有过那种感觉,生活的颜色如此明亮,毋庸置疑。

提奥工作了,入驻古比尔的鲁塞尔分行。我们开始通信,这令人浑身洋溢着幸福的感觉,也宣告我们的关系更为密切。身在同一家画廊, 我时常幻想着未来的模样——在我们兄弟的发扬光大之下,梵高的名字会不会响彻欧洲?

原本盘算着找机会和提奥多聚聚,谁知工作有变,我要迁往伦敦了。海牙于我,真是个好地方,无论宜人的气候,还是亲爱的朋友,都叫我难以割舍。不过换换地方也不是坏事,我向来对英国艺术家充满好奇,要知道,他们的作品是基本不出英国大门的。当然,顺便还能练练我的英文——总不能老说不过我养的那两只鹦鹉吧。

我强烈推荐提奥找个烟斗抽抽,心神不宁的时候,那东西非常管用。

寄宿的地方还有三个德国人,他们甚是热爱音乐,常常弹着钢琴高歌几曲,为平静的夜晚带来不少乐趣。这里位于伦敦郊区,每每外出散步,可尽享乡村的魅力。满山的黄杨和橡树林,格外壮阔多姿,不同于荷兰的风味。

工作上,没有海牙那般忙碌。伦敦分行更像是个库房,不过我正好落得时间去读一读英国诗歌和狄更斯,了解下英国艺术。


图 1《奥菲莉娅》,约翰·米莱斯,1852年。

这片陆地上的绘画逐渐被我所接受了,有些甚至点亮了我的眼睛。米莱斯的《奥菲莉娅》就很漂亮,鲍顿的佳作也见过一些,或许你知道他的《清教徒去教堂》。

另外,我喜欢上了这里的黑白版画。

图 2《清教徒上教堂》,乔治·鲍顿,1867年。

来伦敦没几个月,我就搬到了罗伊尔家——租金便宜。

房东的女儿叫欧也妮,每天清晨,我都可以同她共进早餐。她秀丽的面庞和可爱的笑容令我着迷,并越发占据着我的心灵。照顾过大家的早饭,她便得去照顾那些孩子。欧也妮和她的母亲在家里办了所小学校,专教男孩。

虽然时间有限,我依然乐于和她多呆一会儿,在花园中转转,听她讲讲话,然后再步行去上班。

想象着今后的日子,假如每天醒来都有她的陪伴,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走在街上,我觉得活力无限。路边的院子里盛开着花朵,丁香,山楂,还有金链花。不必走近,便可感受到那清新的芳香。房屋的排布逐渐密集,行人也多了起来,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每个路人都在向我微笑,想必我的嘴角也一直处在上翘的状态。而这一切,都缘自我对欧也妮的那份情感。


图 3《屠杀万特利之龙》,爱德华·波因特,1873年。此处梵高误以为是《天使长米迦勒杀死撒旦》。

准时到达公司,走进陈列厅,墙上挂着一幅油画,《天使长米迦勒杀死撒旦》。虽然表达着正义战胜邪恶,却并没有让人感受到几分美好。另外一幅画倒蛮有趣,50多头黑猪陆陆续续地奔下山崖,跳入海中……颇有启发性!旁边第三间陈列厅尤为豪华,常用来接待重要客户。不过遗憾的是,这里的重要客户常常不具备审美情趣,甚至十分可笑。还记得昨天的一位女主顾在这里和丈夫吵闹,非说一幅油画里的狗很像去年夏天咬她的那只,结果可想而知。在这个房间内,劣等作品往往能以高昂的价格出售,我真不知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至少没有人跟钱过不去。


图 4《嘉达仁之猪的奇迹》,瓦伦丁·普林斯,1883年。

凯撒·德·考克的画寄到了,这是我准备送给欧也妮的礼物,特地请凯撒题过字。我想在送她画的时候向她表白。

时间过得很快,我的任务就是为古比尔出售画片,每天大约五十张。其实我对油画或者版画更感兴趣,不过既然都是买卖,只要挣钱,公司高兴,我也高兴。同事们都对我不错,本来我是个并不合群的人呢,大概是恋爱的力量让我变得随和,招人喜欢。

临走时,奥巴赫提醒我给叔叔去个信,谈谈自己的近况。确实,这位与我同名的叔叔近来身体不好,我也一直很关注他。当得知老板要把我调到版画室的时候,我不禁又把这个好消息和欧也妮联系到一起。升职,加薪,或许我们可以结婚了。在这犹如春风的恋爱中,一切都被安排得完美无瑕,我是如此快乐。


《梵高的世界》目录   下一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