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晴

                        在乎的怨言

      午休时分,芳告诉我,她欲往镇上洗回澡,好久没有让自己舒舒服服地清洗身体了。        不料,到临近放学之时,叮嘱她穿得暖和些,别忘了戴上粉红色的那个帽子。竟然,给我的反馈是,她不想去洗澡了。问起缘由,被一位没有认真听讲的三年级同学气得够呛,她对不认真听讲的学生报以卷曲着的配套练习册朝脖子十几下恨打。美好的心情完全被淘气的孩子所搅乱,像砸坏了玻璃般,难看,不悦。在通话中,又想改变主意,要不她到镇上来?我淡淡地说,算了吧,改日再洗洗吧。

        苍茫夜空,漆黑黑的。好在路旁照耀着的大灯,驱赶了黑夜的冷意,带来了些许的温暖,尽管是冷光灯状态。

        她问及今晚是否来其住处,因为今日有些疲惫,倦意,告诉她我不想到学校来了。在视频交谈过程中,我草草了事,本打算早日进去读书的状态,不料,渐次询问了弟弟,表弟,表妹的近日境况后,时间已至约略九点左右。恰巧,她又来视频通话,还把刚才与众弟弟、妹妹的沟通情况,汇报式地与她挨个儿地分享了一番。

      末了,芳对我“嘲谑”地,撒娇地,满腔醋意地说,我操心太多了,我的什么比她都重要。  假装生气地挂断电话,提早地入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