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女的故事3》EP12-13季终:善恶轮回间,神的棋局永远超出想象

文 / 团长

《使女3》第三季的大结局,团长反反复复地看了很多遍。

有震撼、有揪心、有暗爽、有感动,但更多的,仿佛是一种解脱——一种和女主一起,劫后余生般的解脱。

这一季太虐心,所有虐点都比前两季更上了一个台阶。可能是因为要写解析文的缘故,团长对这种“惨虐”体会得更加深刻,也被它们折磨得更久。

现在回看前三季的故事,那些曾经我们看不懂或是看不到的小事们,那些被导演和编剧一处处娓娓道来的小细节,其实一直都是在静静等待的“蝴蝶们”。

等到上帝之手缓缓地指向它们,它们便或轻或重的动起翅膀,让基列国的某个角落里突然掀起一场龙卷风。

所以我们看到,故事里的一些曾经有意无意种下的善恶,在每季的结尾都有了归宿。

唯一遗憾的,是有些善终归没有等到好报,有些恶也依然在肆虐人间。

但这就是现实——一个虚拟的故事为我们体现出的,最真的现实。


1  恶报

被奥芙杀掉的温斯洛主教,和被赛琳娜骗捕的沃特福德主教,终于迎来了他们的恶报。

在俱乐部女佣们的帮助下,温斯洛被秘密的火化。由于不好公开他失踪的细节,加之沃特福德在同一时间被加拿大逮捕,主教们就觉得他是“被狡猾的美国人密谋带走了”。

两个大主教同时出事,令其他主教们恐慌不已。但,所有主教都在想着如何从政治的角度去利用这件事,或谈判或开战,却没人想着先去解救他们。

只有温斯洛的夫人哭着去哀求劳伦斯帮她找丈夫。可没了丈夫,夫人便什么也不是了。不但如此,他们从其他人手里抢走的六个孩子,也很快就会被送去其他家里收养。

看着温斯洛的这个结局,不得不说,团长还是很欣慰的。

另一边,还活着的沃特福德也不比死了更痛快。

被捕后,他就一直被单独软禁着。很快,赛琳娜来看望他。看得出来他很担心,不停地对赛琳娜说,让她什么都不要说,自己不会让她出事。

看到这样的沃特福德,赛琳娜才终于哽咽着暗示了实情。后知后觉的沃特福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眼前这个最亲近的女人捅了最深的一刀。

赛琳娜说,她只是想和女儿在一起。

是的,她只是想和女儿在一起,却再也不想和他在一起了。

终于明白到这一点的沃特福德,团长相信,在他想要勒紧赛琳娜脖子的那个瞬间,是真的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可悲。

可他始终对她下不去死手。

至于原因,团长想,与其说是出于残存的爱,不如说是他对所剩无几的自己,留下的最后一点念想。

这一路走来,沃特福德曾占据着两人之间绝对的权力和资源,他支配着他们生活的一切,看似尊重赛琳娜,实则早把自己置于了“统治者”的角色之中,连看她的眼神里都带着施舍。

但这一切都是被放置在基列国这个特定的环境中,被放置在他作为主教的身份之下的。一旦环境被改变,身份被剥夺,便意味着情势的彻底颠覆。

如同此时此地,她已走在了自己的退路上,而他却萧瑟地站在通向绝路的岔路口上,面对着突然的背叛。

那么,若是再连仅剩的爱人也杀掉的话,那真是爱也没了念想,恨也没了对象。

这是沃特福德的恶报。虽然不是他最终的结局,但团长相信,走到现在这一步,一定是上帝把他之前那么多的恶行一点点积攒起来,给他一次性换了的“大奖”。

但是,他又是不配得到温斯洛那样痛快的下场的。所以,上帝(或者是编剧?)一定还有什么特别的报应,打算在之后细水长流般的慢慢给他。

就如同赛琳娜一直以来的那样。

她与沃特福德突然得到的恶报不同,她的恶报其实总是时不时的就会到来,或轻或重的折磨着她,让她一点点的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她提出“基列国”的构想,结果“受精仪式”每每让她痛苦又难堪;她利用奥芙,又折磨奥芙,反过来也被奥芙折磨得痛不欲生;她为了孩子不择手段,甚至做出帮丈夫强X奥芙的行为,结果孩子却成了她最求而不得的东西,折磨了她一年又一年。

团长曾经说过,赛琳娜其实是个异常矛盾的人,她总是容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本季中,她为了孩子先背叛了奥芙,然后又背叛了丈夫,甚至背叛了自己曾经信仰的基列国,答应出卖情报给加拿大。

虽然最后换来了与妮可的重逢,但孩子依然不能叫她“妈妈”,每次只能与她见面一个小时,还要受到琼的朋友的羞辱和憎恨。

甚至就在她以为自己不惜一切的“牺牲”,终于能换来彻底的自由时,怀恨在心的丈夫也带给了她最致命的一记反击。

然后,一夜回到解放前。

看到这样的结果,说实话,团长真是松了一口气。

原本团长就在想,赛琳娜作了那么久,难不成就因为她最后帮忙抓了沃特福德这个大恶魔,就可以洗白,不用为她以前做的错事赎罪了?

果然,编剧没有让我们失望。这样的结果,相信也是绝大多数观众喜闻乐见的。

为她的觉醒拍手称赞是一回事,希望她能为曾经犯下的错赎罪,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下一季,希望能看到赛琳娜的真心悔悟,而不只是为了利益交换。希望她终有一天,能走出自己思想的桎梏与罪孽,获得真正的解脱与原谅。


2  善终

比起加拿大那边的勾心斗角,基列国这边的情势更加险象环生,好事和坏事总是不断的交替上演。

比如,杀了温斯洛后,原本奥芙和劳伦斯都觉得可能会有一场恶战,劳伦斯甚至还给了奥芙一把手枪自卫。

结果,不但没人发觉他们在这件事中的身影,奥芙甚至还等来了沃特福德夫妇被捕的好消息,让她高兴的都笑出了声。

再比如,俱乐部之夜的第二天一早,酒保比利就传来消息,答应加入计划,安排一周后飞机起飞。之后,奥芙在超市买菜,和久违的女佣丽塔重逢,并再次得到了一个强有力的助手。

然而,回到家后的奥芙就碰上了温斯洛夫人的造访,在陪同期间,她发觉埃莉诺不稳定的情绪,和随时有可能泄露他们计划的状态,成了这件事的又一大隐患。

在埃莉诺一次突然想出门,试图自己去找一些孩子,也带他们离开时,这个问题终于被摆上了台面。

几经劝说无效后,奥芙终于爆发了。

事到如今,前面那么多困难都熬过去了,奥芙更加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让自家后院起火。这不仅仅是她的愿望,更是牵扯到几十条甚至上百条人命的事,一着不慎,就可能满盘皆输。

被凶完的埃莉诺也认识到了自己的失误,悻悻地回了屋。其实,她只是想解救更多的孩子离开,而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解脱。可她的力量太小了,甚至还有可能帮倒忙。

当晚,奥芙照例去给埃莉诺送晚餐,进房之后发现怎么都叫不醒她,这才发现她口吐白沫,已经失去了意识。再一抬头,一堆药凌乱的散在床头,也已经所剩不多。奥芙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去找人帮忙。

可刚走到门口,她的脚步又突然停下了。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不再前进,反而重新关上了门。接着倒退到墙根,又静静地想了想。然后,她缓缓地走回床边坐下,悲伤又纠结的凝望着埃莉诺。

救,还是不救?是牺牲一人,还是让更多人遭受更大的风险?是守良心报恩,还是狠下心成大事?

诸如此类的问题,团长相信,在奥芙坐在床边的片刻里,一定在她脑海中挣扎了千万遍。

而最终,落成了她在她脸上的最后一个吻。

奥芙最终还是没有救她。

埃莉诺原本就是想自杀的。奥芙可能这样安慰过自己,哪怕他们逃出去的机会就在眼前,哪怕新生活即将开始,她也依然选择了结束生命。

这或许很难接受,但也并非不能理解。

从埃莉诺和奥芙之前的几次对话来看,她其实对现状和未来都一直很绝望。她因为厌恶基列国的体制,而对身居高位的劳伦斯若即若离,心有怨愤。但同时她依然爱着劳伦斯,即使互相折磨,也不愿一个人离去。

奥芙也曾在地下室问过埃莉诺,有没有想过和劳伦斯一起逃走。埃莉诺摇了摇头,说劳伦斯即使逃出去了,也只会被认定为战犯而接受审判,受苦甚至是死亡。她一定是不愿看到这样的他,所以宁可就这么拧巴的过着,也不愿打破现状。

可如今他们就要逃出去了,虽然同时也解救了一些孩子,但最终他们曾经想过的那些不好的事,就极有可能要发生了。

那里或许是孩子们的新世界,但一定不会是她和劳伦斯的好世界。她不愿面对,因为她对未来依然充满绝望。

于是,对于原本就精神不稳定的埃莉诺来说,自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了。

她原本就是想死的,无论中间发生了什么,也无论我们这些看客如何意难平,但终究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善终”。

至于奥芙,她只是在“一人的死”和“众人的生”之间,选择了后者。她必定良心难安,但她是否后悔,这恐怕只有她自己才能知道了。

只是,经历过此事之后的奥芙,似乎在某些时候就会变得异常冷酷,对一切阻挡她计划的人,她都会毫不犹豫的踢开她们。

尼采说:“与恶魔战斗的人,要小心自己变成恶魔。当你的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奥芙终于也开始拥有了她以前无法理解的“冷酷”的能力,这是成大事者必须具备的能力之一。我们或许遗憾,但也应该为此感到庆幸。

那么,她的计划是否也会善终呢?

时间终于走到了行动的这一天。她们用了一周的时间,将每个细节都计划得很好。

她们在最后一天准备好食物和水,甚至还用干净的床单做了应急用的绷带。她们把地下室收拾出来,把东西都存放在那儿,然后在二楼的房间里点亮一盏灯作为引路的暗号,等待女佣和孩子们在晚上的到来。

她们计划趁着黑夜,用卡车分批将人运到机场,再坐飞机离开。只要她们按计划行事,那么成功的可能性就极大。

然而,上帝从来也没按照奥芙的想法写过剧本。意外总是比夜晚来得更早。

在收拾后门的时候,奥芙突然发现,后院树林里有一个粉色的小身影靠在另一个人的身旁,正在惊怯地望着她。

有人比约定的时间来得早了许多。奥芙连忙将她们引进屋里。因为距离太远,这位名叫麦琪的女佣一早迷晕了家里的主教夫妇,把孩子带了出来,一路长途跋涉才找到了劳伦斯家。

但她们离开的太早了,麦琪担心药力失效后,家里的主教会报警寻人。她太过于恐慌,以至于待了一会儿后就想要回去。

奥芙当然不可能放人,最后只能举枪相向。但在奥芙抢过孩子的瞬间,麦琪还是逃走了。

麦琪的逃走为她们留下了巨大的隐患,不仅如此,原本应该在开会的劳伦斯突然回了家,带了更加不好的消息。

原来,麦琪早上带走孩子时就已被发现,教区也已经在搜索她们。劳伦斯认为计划继续执行下去的风险太大,他们计划使用的卡车肯定也会被盘查,所以建议立刻终止行动。

可事到如今,付出了那么多代价,奥芙和众人早已不可能再回头。更何况此时此刻,事情终止与否的决定权早就不在劳伦斯手里了。

奥芙已经学会了用无情的方式去解决困难,她知道她必须走下去——不再依靠任何男人的走下去。

放弃车辆运输的选择,剩下的方法只有徒步。所幸她们找到了另外一条小路,甚至比走公路更快。

入夜后,女佣和孩子们开始陆续抵达,连奥夫马修那个只有三磅重的孩子也来了。在丽塔也到达后,跟奥芙和家里的两个女佣一起,四人趁着黑夜先走了一遍小路,在沿途做好了记号。

回到家时,原本在二楼的灯不亮了,整个屋子安静得诡异。她们摸黑进去,一路走到客厅,才看到很多女佣和孩子们挤在屋子里,围着一点光亮。劳伦斯坐在那光亮旁,高声为他们朗诵着名著《金银岛》。

他已经读到第32章了,想来已经读了很久很久。那是女佣们许久没有听到,更是许多孩子此生从未听过的故事。这在基列国视为禁忌的举动,却深深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让原本可能恐慌和吵闹的众人得到了最好的抚慰。

奥芙被眼前的场景感动到甚至留下泪来。劳伦斯终究还是存着知识分子的良知的。他知道她们在做正确的事,即使无法再帮她,也不会再拦着她了。

当然,他也没有跟着她们一起离开。埃莉诺的死让他意识到,他必须留下来,收拾自己捅出来的烂摊子。

此时,珍妮也带着麦琪被捕的消息来了。奥芙看着路上逐渐多起来的巡逻车,当即决定立刻出发。

好在一路都很顺利,无论是女佣还是孩子,都没有出半点差错。直到她们抵达机场边境,一辆巡逻车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无奈之下,奥芙决定自己去引开士兵的注意,好让众人从另一边穿过去。

这是九死一生的选择,但奥芙却去得坚定。这是属于她的行动,她必须保护她们所有人的安危,哪怕是牺牲自己。

不过,她终究还是没有孤单。珍妮带着一些女佣随后赶了上来,坚定地与她站在了一起。

这早已是她们所有人的战斗了。她们也和她有着同样的觉悟。

于是,她们捡起脚下的石头,狠狠地砸向巡逻车。一个士兵倒下,另一个慌忙中向她们开火。她们趴下躲过扫射,在对方换弹夹的间隙里,继续投掷石块。

另一边,在车辆的不远处,女佣和孩子们也在快速的通过,悄无声息。

看到这一幕的团长,终于忍不住湿了眼眶。

这一幕多像第二季的结尾,奥芙在女佣们的帮助下,穿过街道逃走的场景。

那时,街道的一头是尼克为吸引人群而点着的房屋,街道的这头,奥芙在火光的掩护下,抱着女儿妮可穿街而过。

此刻,路的这头是奥芙为吸引士兵而引出的枪声,路的那头,是奥芙用命换来的孩子们,在女佣的带领下,奔向更美好的未来。

从一人到众人,从小我到大我,奥芙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才终于完成了今天这一步。

然而,双方力量实在太过于悬殊,已经有人中枪倒地。奥芙索性站了出来,继而快速逃走,让士兵一路追着她,向与飞机相反的方向跑去。

接着她在树林中被击中,士兵靠近,她用藏着的手枪反击。士兵倒地,她举枪威胁他报告它们地区安全。士兵照做后,她又灭了他的口。

这一切发生的很煎熬,却又似乎很快。等奥芙回过神来时,士兵的死在了她面前,她的腹部也已经鲜血横流。

她倒在地上,看着飞机在夜空中划过一个极美的线条,呼啸而过。

她终于笑着失去了意识……

几个小时后,飞机顺利地降落在了加拿大的边境上。除了去帮奥芙的女佣外,其他人都平安的逃了出来。

丽塔也终于见到了卢克,这一场琼为她们费劲心血计划的逃亡,她唯独没有带她自己出来。

可能上帝还想让她解救更多的孩子,想让她完成当初留下时的初心,带着汉娜一起离开,也或许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她去完成,所以祂又把她留了下来。

当熟悉的面孔再次出现,当奥芙被使女朋友们抬着奔向未知之地时,团长知道,今夜过后,基列国必将有一场残酷的腥风血雨在前面等着她们。

但团长也知道,上帝的这盘棋才下到中盘,这次依旧没能打败奥芙的,必将使未来的她更加强大。

静待第四季!

喜欢记得点赞、评论和关注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