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女的故事3》EP10-11:趁着黎明前的黑暗,来场双杀怎么样?

文 / 团长

《使女3》播出到第11集时,我们似乎已经能够看到结局时的曙光了。

目前来看,第9集应该是本季最虐的一集。但否极泰来,这一集也成为了奥芙在本季的命运中,最为关键的转折点。

第10、11集则是在经历过至暗时刻之后,黎明开始展露头角的过程。

前面做的孽开始偿还,积的德开始回报,我们这些跟着被虐了很久的观众,心里终于能得到一丝丝的安慰了。

但最令团长欣慰的,还是之前关于赛琳娜的猜测,居然真的对了……


1  仪式

经历过精神地狱的洗礼后,奥芙再次回到了劳伦斯家。

一回来,奥芙就从女佣那里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组织”已经停止了为劳伦斯夫人埃莉诺供应精神稳定剂。

这就意味着,一直以来被劳伦斯小心翼翼保护起来的埃莉诺,有可能会渐渐失控,那么这座房子里藏着的秘密,就随时都有可能被泄露。

事实上,她的情绪已经开始不稳定了。

这不,奥芙刚从厨房出来,就目睹了劳伦斯被埃莉诺从房间里赶了出来。她跟着一脸疲惫的劳伦斯主教进了书房,然后“自然”地谈起了埃莉诺的病情。

劳伦斯当然知道她在暗指什么。可埃莉诺跟艾米丽不一样,他不可能让人把她送走。他宁可囚禁她,也不愿与她分离。

那就不分离好了。奥芙突然灵光一现。

新立下的那个宏愿,如果能拉着劳伦斯一家入坑,绝对会事半功倍。且不说劳伦斯能动用的权势和资源,单是他这个智慧型人物的加持,本身就可能令计划更加完善。

奥芙的计划太大,也太危险,她必须抓住点滴的机会去增加成功的可能性。哪怕只是在对方心中种下一颗动摇的种子。

果然,劳伦斯虽然没当场答应,但显然被奥芙的这个提议打动了。

不过,比起劳伦斯这样锦上添花的帮手,奥芙眼下更需要的是女佣和其他使女的帮助。

因此,她一回到家就向女佣贝丝坦白了自己的计划,并请她帮忙问问其他女佣是否愿意帮送孩子出去。

第二天,她又在超市截住一直暗中帮助她的使女阿尔玛,请她帮忙查出这个教区里,还有多少使女所生的孩子。她要把他们都救出去。

这两人也是惊呆了……

她们甚至连听到之后的反应都一模一样:奥芙会因此而自挂东南枝。

不过,阿尔玛还没明确表示拒绝奥芙,集合的铃声就打断了她们。

这样的紧急集合近期似乎已经不止一次了。她们被召集到一处小型运动场里,莉迪亚嬷嬷前脚刚说让她们“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最尊贵的客人”,后脚沃特福德就踏进了会场。

奥芙一瞬间又恍惚了……

沃特福德的状态看上去比刚离开时已经好了许多,升迁到华盛顿确实让他重新扬眉吐气了一把。这次陪着温斯洛大主教回来视察,更是让他有种衣锦还乡的优越感,眉眼中全是止不住的笑意。

他一路看过去,在奥芙面前停下。他主动与她聊起来,甚至还提出了想将她调去华盛顿的提议。

奥芙没接他的话,反而提醒他,赛琳娜也到了。

比起沃特福德的赤裸,赛琳娜看奥芙的眼神就复杂了许多。她才见过奥芙崩溃发狂的样子,于是更加警惕她现在的状态。

好在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奥芙已经能重新挺起胸膛,笑着面对敌人了。她甚至还不忘问一句赛琳娜的伤势。

虽然赛琳娜没有回答她,但团长却觉得,看着此刻的奥芙,赛琳娜的眼底深处,似乎有一丝复杂的欣慰之色。

温斯洛主教很快也走到了奥芙这里。他还记得她,也认识她现在的主人劳伦斯。

“劳伦斯对你怎么样?”

“他对我很尊重,先生。我很感激能为他效劳。”

这句话出口,团长觉得奥芙即是发自本意,也是故意为之。“尊重”这个词,浅浅地惊讶了一下温斯洛,却深深地刺痛了沃特福德。

这两个字,是沃特福德打从遇见奥芙开始,就从未给过她的。

两年多的过往中,他和赛琳娜从未从心底真正的尊重过奥芙哪怕一件事。奥芙在那个家中所经历的被强奸、被小三、被胁迫、被利用、被羞辱等等一切,回忆起来都只有痛苦、绝望和梦魇,全然不会有一个好词。

然而,“使女”是沃特福德和基列国最得意的手笔之一,他和这个国家里的绝大多数主教一样,当身份发生转变后,就以为自己真的高人一等,可以对“低阶层”的人为所欲为。

甚至还觉得无论自己做过什么,对方心中都必定有他。

可没想到奥芙的一句“他很尊重我”,就将沃特福德的自负心按在了地上摩擦。就连赛琳娜都不舒服的别过了头去。

一贯小人的沃特福德,自然不会放过羞辱他的人。

是夜,他故意在温斯洛面前流露出对基列国未来的担忧,进而牵扯出劳伦斯,说怀疑他并未真正地履行过基列国赋予他的使命。所以,他们必须要动用一些“特殊机制”,来确保劳伦斯还是忠于基列国的。

温斯洛很快就同意了这个提议。

不过,团长认为这里的温斯洛是因为看穿了沃特福德的小心思,所以才会答应他,至于原因,团长后面会讲到。否则,对一个给国家经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人来说,不生孩子根本连罪过都算不上。

当晚,恰逢是劳伦斯家举行“授精仪式”的日子,沃特福德夫妇和温斯洛三人带着医生和莉迪亚嬷嬷,便顺势登门拜访了。

对于一个从未举行过仪式,并且压根就不愿意举行仪式的家庭来说,这突如其来的局面让他们措手不及,也令他们骑虎难下。

如果不真的发生那件事,那么这一家的所有人都要去死。

奥芙已经明白自己的处境。但现在的她,有了更重要的事要去完成,仪式什么的,她已经不在乎了。

劳伦斯夫妇和奥芙最终都迫于形势,完成了那个耻辱的仪式。唯一不同的是,埃莉诺被关在了隔间里,并没有亲眼目睹。

但即使如此,劳伦斯和埃莉诺依旧受到了莫大的伤害……

然而,无论仪式是否顺利进行,沃特福德都算是得偿所愿了。

温斯洛三人走后,劳伦斯哄睡了埃莉诺,一人躲在厨房喝闷酒。奥芙遇到他,他将一版珍藏的避孕药给了奥芙。虽然奥芙很感激,但她还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这种情况绝不可能是最后一次发生。一旦开始被怀疑,除非强有力的证据(比如生孩子),否则绝不可能被轻易放过。

埃莉诺也绝无可能再面对一次这种事。奥芙深知劳伦斯也明白这一点。

其实这个仪式看似令人痛心,但也有其好的一面。经过此事,劳伦斯很快就同意了奥芙之前的提议,答应为她找一辆卡车。

唯一的条件,就是让奥芙平安地护送埃莉诺离开基列国。


2  一杀

劳伦斯家发生的这场仪式,不只对奥芙产生了好的结果,同时也让赛琳娜这几个月的谋划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仪式那晚,她看似支持了丈夫,但实则却是被唤起了往日的回忆——往日她以“使命”为借口,帮助丈夫强X使女的回忆。

那份痛苦、折磨与羞辱,当她看到当晚的埃莉诺之后,团长相信,也变得更加深刻。

就连沃特福德事后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赛琳娜。

可他是事后才知道这对赛琳娜不好的吗?当然不是,但他还是坚持要去做。

是的,这个男人骨子里是根本不会改变的。就算他表面上再忏悔、再妥协,他残忍自私的恶魔本性,是不会轻易被他掩盖的。

所以,赛琳娜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似乎并不意外。其实早在前三集时,她就已经给我们展示过了她对这个男人最深的绝望。只是在跳海的那个片刻里,她从绝望中挣扎了上来,终于跳脱出了自己和沃特福德给她设定的桎梏。

再到后来奥芙在泳池边建议她,让她利用沃特福德对她的依赖,去做一个幕后的实权者。

关于这一点,团长在第七集已经做过详细的解析,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总之,从进入华盛顿,并和沃特福德复合开始,她其实就已经在演戏了。她想通过帮助丈夫获取权力,进而达到要回妮可的目的。只是,在突然发生了这场仪式之后,团长相信,她是再也不想与这个虚伪的恶魔为伍了。

更何况,她也不是只有等待这一条路可走。

所以,她将一直藏着的,能与加拿大政府联络的通讯器摊开在丈夫面前,不容反对的,让他只能接受提议。

这本就是他逼她走上的道路。

只不过我们原本都以为,赛琳娜只是想让与沃特福德秘密前往北境,与加拿大政府谈判,达成某种私下交易,从而换回妮可,自己退隐二线。

可北上的一路又似乎都不太寻常。

先是赛琳娜在酒店与女佣告别,但言语间又像是在诀别;再到半路,沃特福德提议让赛琳娜开车,赛琳娜答应后,她望向来路,脸上是掩不住的兴奋与解脱。

当晚,他们在一户普通人家住下,两人在小树林里的一番对话,更像是赛琳娜在给沃特福德最后辩白的机会。

但也正是这场对话,让她心底的最后一丝慈悲也消散了。所以,与其说深夜的那一场欢爱是她哄骗沃特福德的手段,倒不如说是她给他们两的一场终极告别仪式。

如此,第二天的她就可以继续说服沃特福德按照加拿大的要求去做,然后诱骗他出境,被捕,囚禁,分离。

这个烂心肠的恶魔,终于让观众大呼了一次过瘾。


3  二杀

仪式结束后的第二日,奥芙再次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呆了。

她托女佣帮忙问问是否有人愿意帮忙把孩子们偷运出去,女佣虽然觉得她疯了,但还是帮她打听了一下。

结果,她们在一天之内就得到了52份“同意”。这也就意味着,她需要一次性运送52个孩子出去。

她说的对,比起之前跟劳伦斯要求的卡车,现在的她确实需要一艘更大的“船”才行了。

正当她一筹莫展,不知该如何把这些孩子一起运出去的时候,机会又再次降临。

因为停了镇定药,原本就不稳定的埃莉诺在“授精仪式”后,再次濒临崩溃。她用枪指着劳伦斯,想为奥芙和自己在仪式上受到的羞辱和痛苦做个了断。

但事情远不止如此简单,如果一枪就能解决问题,那奥芙何至于受辱至今。

更何况,奥芙还指着劳伦斯给她弄艘更大的船呢。

再一次的,奥芙展现了她超高的劝人技巧,几句话就将埃莉诺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劳伦斯又欠了她一个人情。于是,奥芙就顺势提出了让他帮她再找更多卡车的要求。劳伦斯虽然答应了,但看上去很是勉强。

然而,第二天劳伦斯还是带着埃莉诺逃走了。走之前还不忘销毁了大量文件。

奥芙简直要气炸了!

她好不容易说服了警惕的女佣组织,让她们答应不会干预她的计划,也通过埃莉诺告诉她的使女孩子们的资料信息,说服了使女组织的朋友想办法帮她。现在箭在弦上,她怎么能就此停手。

可劳伦斯现在是她计划里的关键一环,没有他的协助,别说逃出去了,连逃亡的工具都根本弄不到手。

气急败坏的奥芙只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试图从仅剩的资料中找出一线希望。

然而,劳伦斯却在入夜后回来了。奥芙从他一脸挫败的表情中,立刻看出了他失败的原因。

虽然授精仪式成功了,但组织对劳伦斯的怀疑却没有消除。他不但不知道设置了新的检查站,而且连通行权限都没有了。

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盯上了,现在的他,可能除了主教头衔和基本待遇外,什么特权都没有了。他甚至觉得能帮奥芙的最后一点忙,可能是帮她找个尽量和善的新主教。

奥芙再一次要被气死了。

但光生气也无济于事,解决问题才是当下最要紧的。她转念想起了女佣们曾经提到过的,一位在“荡X俱乐部”里帮忙处理黑市东西的酒保,名叫比利。这个人既然能帮忙走私货物,说不定也能帮忙“走私”小孩。

这是眼下唯一的希望了,无论如何,她都要去试一试。

她让劳伦斯载她去俱乐部,并在那里顺利地找到了酒保比利。她用劳伦斯家一屋子的世界名画为交换条件,让贪婪的比利答应了帮她。

然而,虽然一个问题解决了,但这趟行程还是横生了枝节。

就在奥芙准备回去时,温斯洛突然出现并叫住了她,说要跟她聊聊。这一聊,奥芙就被带到了楼上的套房里。

温斯洛的目的再清楚不过,可他明知道奥芙是沃特福德的前使女,劳伦斯的现使女,而这两人都和他多少有些关系,又为何突然要这么做呢?

团长认为,原因有二。

第一,相信有些观众在第6集中已经看出来了,温斯洛大概率是个深柜,而且对沃特福德有点那方面的“意思”,所以他对他的一些要求都尽量答应,包括同意去劳伦斯家监督仪式。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看不出来沃特福德对奥芙的那点小心思。如果仔细回看他们决定去监督仪式时的那场对话,大家就不难看出温斯洛的那些小表情里,藏着的了然和阴郁。

既然得不到,那就破坏对方在乎的。他可不是什么大爱之人,他只能靠这种手段去发泄心中的不甘和暴虐。如同曾经的沃特福德一样。

第二,对劳伦斯的限制,肯定是温斯洛这种级别的主教才能下的命令。而他此刻能这么做,说明他深知劳伦斯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地位和重要性,是可以不再需要顾忌的对象。他这么做,既是对劳伦斯的警告,也是对他的羞辱。

可这些理由对奥芙来说都不重要,此刻重要的是,她又要面对一场无可奈何的被强X。

原本她是想顺从的,这样就能尽快离开这里。她在心里不断地说服自己,将接下来发生的都看成一次“工作”,将灵魂游离出去,或许就不会那么难熬。

可就在温斯洛触碰到她身体的一刻,她立刻就反悔了。这个在帮沃特福德夫妇要回妮可,利用妮可的恶魔,他有什么资格能碰她!

转身一脚踢在温斯洛胸口上,他们很快就扭打了起来。过程略去不表,总之,最终的结果是奥芙亲手将这个禽兽送去了地狱。

但这可能也是奥芙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杀人——自己手上沾血的那种。所以,她慌乱地不知该如何收场,只能窝在房间的一角,盯着温斯洛的尸体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女佣推开了房门。她看到了奥芙,也看到了房里的一片狼藉。虽然震惊,但她似乎并不惊慌,而是径直走到奥芙面前,将她的员工卡给了奥芙,让她赶紧乘坐员工电梯离开这里。

还没等奥芙回过神来,女佣就直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她是奥芙从芝加哥监牢里救出的五个女佣之一。

终于,奥芙的善行有一次得到了善的回报。虽然团长也觉得过于巧合,但依然感谢这个巧合能在此刻发生。

最终,奥芙顺利地逃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几个女佣就在熟练地打扫着“战场”:有人清理血迹,有人运送尸体,有人销毁证据,有人抹去痕迹。

然后,所有的一切——包括温斯洛——都随着俱乐部地下焚烧炉的燃烧,而彻底烟消云散。

于是我们看到,在第11集的结尾,沃特福德被加拿大逮捕,温斯洛被女佣们火化。

这一场双杀,赛琳娜和奥芙真是干得漂亮极了!

喜欢记得点赞、评论和关注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