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静待阴霾散

烟雾地里劈了一个闷雷,突然间,有点猝不及防,疫情形势就紧了。

这个秋天本来就不大令人顺心,自立秋至今,天上罩了个破筛子,三天两头下雨。不下雨的日子,烟幕垂地,头顶搭着一块皱巴巴的黑抹布,能拧得出水。阴冷囚禁了阳光。气温一下子跌到冰窖里。阴风嗖嗖,寒气浸骨。人成了秋后的蚂蚱,日子是一天比一天难捱。没成想,屋漏偏逢连夜雨,隐身于黑暗中的新冠病毒又蠢蠢而动,鬼魅一般游走于黄河之滨。省城兰州的形势一下子紧了。

恶虎进城,四邻难安。一发牵而全身动,整个西北的抗疫形势紧了。

我所居的小县,是省城众多血管中的一条,身边许多乡亲都在兰州打工。紧,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没想到紧得如此迅猛。上周四早上,兰州市中小学放假的消息一出,胸中如压了颗秤砣,有点重得喘不过气。周五早上九点左右,同事发来消息:天水麦积区个别学校放假,全员做核酸检测。下午,同事小孩所在的秦安中小学放假。上课时,个别学生听课不认真,我突然有点《最后一课》中韩麦尔先生的感慨,语重心长地训诫了学生几句学。我说前途是未知的,现在我们在上课,说不定下节课就上不成了。我的意思,是让这些顽劣的孩子抓住当下,敬惜寸阴。有几个学生显出不以为然的神情,在笑。恨铁不成钢,真是“孺子不惜光阴紧,哂笑打闹轻当下。”放学后刚进家门,学校发来通知:下周一暂停上课。小儿欢欣得尥了个蹶子,我和老婆面面相觑,什么也没说。眼巴巴到了周一,复课时日又往后延了。而且,疫情更紧,看形势,居家抗疫是必然。生活的车轮,又驶入庚子年初的轨道。

积极响应省市县的统筹安排,全员上下,坚壁清野,居家抗疫,让病毒无处可遁。这,是当前最好的措施,那就老老实实管好自个吧!

我前年在抗疫征文《一股风吹过春天》中曾做过这样一个比喻:“国家是台大机器,我们每个人都是机器上的一颗小螺丝,只有每颗螺丝按部就班,坚守岗位,不退不缩,恪尽职守,国家机器才能健康高速地运转。”两年来,虽然疫情反反复复,但我华夏儿女团结一心,众志成城,打赢了一个又一个漂亮的歼灭战。这个深秋,面对汹汹疫情,我们已亭亭长成,在疫情防控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我对这个比喻更是确信不疑。作家方方曾在武汉疫情爆发时说过一句名言:“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说,一粒一粒的灰,可以积成一座巍巍高山,风吹不动,雨淋不垮。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全力以赴,攻坚克难,这是中华民族千万年来生生不息繁荣昌盛的秘籍。

这个秋天,虽然疫情嚣张,但机器上的每一颗镙丝钉,都在闪着光,生着暖。这些光,这些暖,定当驱散阴霾,带来温暖,带来一个清清朗朗的万里晴空。

前天去买肉,卖肉的大叔虽然终日抡斧舞刀,却没有半点屠夫的凶相。相反,很是和善。称完肉,怕我回家切不方便,遂三下五除二,将肉割成小方块。又说肉中有骨头,稍不注意,刀一拐,就把手伤了。说话间提起尖刀,剔出大骨,又抡起斧子,咔嚓咔嚓剁成小块。少年强,则国强,课停了,但学习不能停。前两天赶着去学校取上网课的教材与课件,一路上,各村路口交警、护士、村干部都在认真值守,查行程码、测温、登记,有条不紊,一丝不苟。进了校门,校园里空空旷旷的,樱花、银杏、五角枫黄的黄,红的红,风一吹,叶子一堆一堆往下掉。门卫王爸与邓校长在忙着扫落叶。王爸说,这树叶,真多,扫完就齐整了,干干净净,才像个学校。昨日一天没出门,晚上去换纯净水,车从出口转到入口,黑灯瞎火,车进不去了。门卫大伯刚收拾停当,正扛着椅子走出岗亭,看到我,耐心地向我说,小区实行管理,车只出不进,入口电都掐了,门岗也撤了。我有点无奈,大伯听完我解释,看我立在冷风中,让我从前出口进去,我连连道谢。车子缓缓驶进车库,两个门卫大伯在小声说话:“关键时刻,都不容易,多一分理解……”听着这话,我心里暖暖的。天虽然很冷,但每一个工作的人,都在按部就班,毫不懈怠地工作。县委领导、医生护士、公安民警、清洁工、志愿者……网课已上线,两个孩子的老师,每天安排网课,批改作业,尽心尽责。老婆打趣,一天瞅着手机看作业,眼睛都麻了,看儿子都有了重影,不过,相比于抗疫一线人员,这是一种幸福。面对这样一个国家,这样一群人,区区一点穿堂风,又能惊起多大的浪。我们,信心满满。

卡夫卡在《变形记》中说:“要生活得漂亮,需要付出极大的忍耐,一不抱怨,二不解释。”作为亿万中的一分子,我生于尘世,心向阳光,不忧亦不惧,听从安排,科学防疫,不信谣,不传谣,不苛责,勤洗手,少出门。俗话说得好:“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今日居家防疫,就安安心心居防疫,不作他想。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闲了喝喝茶,谈谈心,练练字,看看书,瞅一瞅瀑布一样流淌下来的吊兰。假期朋友来访,说窗前老君山有三重山,山前常卧着云,是为祥瑞。平日太忙,无暇细观。透过朦胧的烟云,果真窗前三重山,一重更比一重高。听着窗外东去的涛涛渭水,想起一联,略改一字,恰好应个景:“君山不墨千秋画,渭水无弦万古琴。”清风明月自入怀,我宁远大地,美哉!

这个深秋,虽然烟笼南山,雾锁北峰。满天阴云,能笼住山水,却笼不住锦绣秋色。太皇山、卧牛山、鲁班山、老君山,宁远大地,飘红飞紫,层林尽染。水帘洞北魏的大佛,木梯寺唐代的菩萨,正伸着拈花的纤手,触碰着漏下云缝的秋日阳光。

“天开云散日出处,宁远秋色入眼来。”天,就要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