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我本以赚钱为名 却“误施”仁者之心

图片来源网络  文/梦千城

我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商人,妻子离我而去,儿子也将远赴他乡,病危的父亲在急诊室,随时可能会撒手人寰,房东因为我交不起房租,将店铺的门锁上了,一场中年危机,在我身上集中爆发。

我想,我这一辈子活着,大概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赚钱。为了钱,我可以犯法,也可以不要命,因为,我得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一种病——穷病!

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一个带着三层口罩的男人。

后来,我开始走私,开始冒着坐牢的危险大把大把的亏钱,我一直不清楚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我义无反顾,直到最后在法庭上被起诉,我还是希望,能将这件事一直一直做下去。

我不是善男信女,没有大爱之心,我只是一个以卖神油为生,贪图眼前苟且的中年男人,我害怕坐牢,更害怕死亡。但当我在医院听到昔日好友痛苦的哀嚎,看着桌子上那张落满灰尘,永远也不会用上的回程车票,我就知道,有些事情,我必须去做。

——写在前面


电影院里哭声一片,男男女女都抬起胳膊悄悄的抹眼泪,就连散场的时候,整个影院都极为肃穆。

这不是煽情片。

有人小声议论,全程都不知道泪点在哪里,但好像从某一段开始,眼泪都没停止的往下掉。

《我不是药神》,这一部被誉为“零差评”的电影,究竟“神”在哪里?


电影讲述的是一个落拓中年男人程勇(徐峥饰),靠着卖神油为生,一大堆中年危机集中爆发,妻离子散,父亲病危,房租都交不起导致店铺被锁……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电影中第一位带着三层口罩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王传君 饰)。

“慢粒白血病”患者,需要持续不断的吃一种名为“格列宁”的药品续命,奈何正版“格列宁”售价高达4万元一瓶,不少患者吃的倾家荡产,只能眼睁睁等死。

吕受益告诉程勇,印度有一款高仿“格列宁”,药效与正版相差无几,且成本极低,希望程勇能够利用自己和印度方的渠道,大批量进购这种药品,一为发财,二为续命。

在吕受益的“循循善诱”和现实的巨大压力面前,程勇决定铤而走险,亲自飞往印度,与厂家联系,希望成为高仿“格列宁”的中国代理商。

在彼时的程勇看来,命比钱珍贵。在几位“合伙人”及各地病友群群主的推波助澜之下,在当地掀起了一股抢购高仿“格列宁”的狂潮,500元进价卖出5000元售价,程勇瞬间成为了一名暴发户,甚至,买药的患者对程勇感激不尽,纷纷送来锦旗,将其尊称为“药神”。

随后,在假药贩子张院士的离间和陷害之下,程勇一行差点被警察一锅端,这一事故也给了程勇当头一棒,再搞下去,迟早会坐牢。于是,他选择退出,将“中国代理商”交棒张院士。

一个大雨的夜里,程勇摊牌,昔日“合伙”五人组最终不欢而散,一场大雨将这场违法、暴利却又似乎掺杂着一丝丝良性的走私生意浇得透心凉。

程勇说,我不是药神,我TM的也怕坐牢!

后来,他的裁缝厂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自己彻底洗白,成为了一名体面的生意人,直到吕受益妻子的出现。

“张院士将药品提价太高,被人举报,现在跑路了,药,已经断了一年了,老吕,他割腕了……”

和初见吕受益一样,这注定是再次改变程勇命运轨迹的一次对话。

惨白的面孔,脱落的头发,昔日的好友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笑着对他说道,“来,吃个橘子吧。”

听着老吕痛苦的哀嚎,看着弟妹无助空洞的眼神,程勇沉默了。

几天后,当他远赴印度拿着药品赶回来的时候,吕受益,这个曾经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能当爷爷的男人,永远的变成了墙上的一张黑白照,这种药,他再也不用吃了。

或许是不想看到更多的人离他而去,或许是出于对昔日好友的愧疚,或许是为了他自己也不清楚的某些原因,他再度“下水”,由一个光鲜体面成功人士又一次成为了见不得光的走私药贩子。

这次的售价,是500元一瓶。

后来,印度高仿药厂被打压,货源被切断了,唯一的办法就是从零售药店高价回收,程勇没有任何犹豫,继续托人带货,以500元的价格在当地销售,自掏腰包补齐差价,继续在地下做着一场“亏钱的走私”。

在一次为病人送药的过程中,程勇因走私罪被捕,在法庭上,他没有一句辩解,甘愿认罪,他说,我希望以后会越来越好。

亏钱走私最终锒铛入狱,在押解途中,街道两旁站满了带着口罩的患者为他送行,那眼神里,有哀求,有感激,药神之名,在此刻,终实至名归。

程勇说,我不是药神,我只是做了一件,我觉得应该做的事。


一   神油小店初相遇   一见老吕误终身


口罩背后,露出的是一个男人沧桑的脸,高耸的颧骨,凌乱的胡茬,苍白的嘴唇,似乎在控诉着命运的无奈与脆弱,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我甚至无法联想到,这个邋遢的男人就是爱情公寓里的关谷神奇。

在神油小店里,他和同样落拓的油腻中年男程勇第一次对视。

他是来“求药”续命的,印度版“格列宁”,只有长期售卖印度神油的程勇有渠道能搞到。

后来,他们两人开创了在本地贩卖高仿药品的先河,两人也成了生意上同进退、共荣辱的“亲密战友”。

第二次具有纪念意义的对视,是在程勇宣布退出的那个雨夜。

待到黄毛、老刘、思慧几位“合伙人”相继愤怒、失望的离去,吕受益却呆呆的望着程勇,看着人走茶凉的残局,问了一句,“是不是都喝醉了?”

结果换来了程勇的一句,“滚。”


他走了。出门的那一刻,他回眸,看了一眼烟雾缭绕中的程勇,眼神有些浑浊,有些落魄,随后披着大衣,闯进了淅淅沥沥的大雨中。

那时,因为害怕坐牢而决绝抛弃队友的程勇,或许没有想到,自己的退缩,将永远的将这位朋友推进了深渊。

第三次见面,程勇已是一名光鲜体面的商人,吕受益苟延残喘的躺在病床上,被疾病折磨的死去活来,看到这位与他生命有着奇怪交集的男人,勉强的笑了笑,“来,吃个橘子吧!”

第四次对视,是程勇带着刚刚采购的药品姗姗来迟,而老吕则永远的定格在了葬礼上的黑白照片上,照片上的他脸色憔悴,眼神不算清澈,但仍旧带着淡淡的笑容……

唯一与他有关的东西,就是坐在台阶上的黄毛手中剥着的橘子。


王传君的演技没什么话说,戏中作为一个形神憔悴、病危等死的中年男人,他却依旧保持了一贯诙谐搞笑的风格,从说服程勇走私贩药时的狡黠,到“合伙”过程中的蠢萌和小聪明,到讲述自己要当爷爷的愿望时的沾沾自喜,再到身上插满了管子依旧让程勇吃橘子时的故作淡定……

他不想死,他还想听着儿子叫一声爸爸,他被恶疾折磨的崩溃,割过腕,也流过血,但在镜头面前,他坚强乐观,为了活着劳苦奔波,始终没有抱怨过一句……一个自带喜感的小人物,得到的是悲情的结局,也为整部电影平添了几分凄凉的色彩。

我想,程勇内心的转变,也是自这一刻开始。


二  降下的是价格   崛起的是人性

 

进价500,售价5000。

程勇本以赚钱为名,虽然在机缘巧合之下为无数患者带来了希望,但在彼时他的心中,做这件事,与良知无关。

他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说服了心有信仰的刘牧师,也因为慢粒白血病患者带来希望吸引了杀猪场的黄毛和病友群群主思慧,最终,自己却因害怕坐牢决然退出了这场局。

盆满钵满,名利双收,已经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的他何必在冒着入狱的危险干着贩假药的勾当?那些与他无关的白血病人是死是活与他何干?张院士接管了“中国代理商”,药源反正也不会断,不是吗?

他用这种说法堵住了众人的嘴,也试图去说服自己的心。

但终究,他扛不住这种无形的压力,在当药贩子的这些年,他结识了一帮好友,看到了无数带着口罩患者的无助,他感受到了还有那么多人连活着都如此艰难,他无法把这一切当做没有发生过。

在老吕病危的时候,他再次远赴印度,重操旧业,却最终因为姗姗来迟,好友早已撒手人寰。

进价500,售价500。

没有赔礼道歉,不说冠冕堂皇,他用一个简单的数据,来说明自己希望得到救赎的内心。

疯狂的进药,卖药,在张院士的挑拨下依旧无动于衷,在警察的大力查处下“顶风作案”,他也害怕被抓,害怕被人招供,但这一次,他再也不会出局。

后来,印度高仿药厂吃了官司,货源全部被切断,唯一的办法就是从零售店高价回收,在走私到本地售卖。

进价2000,售价500。

电影的主题在这里又得到了一次升华。

大把大把的亏钱,冒着坐牢的危险也要把这一批批的高仿药品送到患者的手中,也许,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做这些事,但心底似乎又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必须这么做。

直到后来,被警察抓捕,他所做的,只是抓紧时间将车挡在路中间,让拿到药品的患者赶紧逃离……

不断下降的是药价,不断崛起的是人性。

而他,也从众人口中的“药贩子”,变成了真正的“药神”。


不少网友评论,徐峥在本部电影中演技飙到了高峰,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一个意气风发的暴发户,一个事业有成的企业家,一个看着朋友死去却无能为力的孤独者,一个渴望得到救赎的走私者……程勇身份的转变,也是本部电影的精髓所在,那种渴望赚钱的贪婪,害怕坐牢的矛盾,陷入泥淖的沉默,和得到救赎的释然,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

一个小人物,在历经种种变故之后,拥有了“神性”。


三  在“成神”的路上    你从不孤独


电影开头,花了大篇幅讲述程勇的家庭纠纷,期初并无太多感觉,待看到后来才知,除了展示程勇中年危机,更是为了塑造程勇和曹警官的矛盾,为后续的人物关系反转埋下了伏笔。

周一围饰演的曹斌,其姐姐正是程勇的前妻,夫妻矛盾直接变成了曹斌和程勇之间的矛盾,曹警官对这位姐夫的憎恨可想而知。

后来,程勇贩药案被交接到曹斌的手中,这让不少观众捏了一把冷汗,但随着剧情的展开,曹斌不仅甘愿接受惩罚放弃了对本案的查处,最后还和程勇成为了淡水之交的朋友。

是什么化解了曹斌心中“殴打”姐姐的仇恨?

是“神性”。

除了曹斌,还有被发现但据不透露程勇信息的患者们,被抓捕但也选择了沉默的张院士,为替程勇顶罪而被撞死的黄毛,大街上站满了哀求和感激的送行者……

甚至在后来,官方也对他从轻判决,仅判处了五年有期徒刑,最终获得减刑,三年释放。

国家也高度重视此案,历经重重努力,让正版“格列宁”变成了每个患者都买得起的药品。

这让我联想到了一句话,如果你真心想做成一件事,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给你帮忙。

在“成神”的路上,没有人会是孤独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