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十二月

字数 2175阅读 58

  1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来不会顾及谁的感觉,这个季节,风还是来了,一如既往地带着人们有意或无意想要错过的的寒意。一场又一场的冬雨与一个又一个的黑夜纠缠媾合着,使这个冬天里,更多了些寒冷和沉寂。

        这个冬雨后的下午,风还是在吹,难得有一缕缕阳光透过云隙,努力地要给这江南湿冷的城市增添些许暖意。

        一个人,一个角落,一杯热水,我透过窗户朦胧的玻璃,看到一个身影匆匆忙忙,他双手紧紧的塞进口袋,好像生怕一不留神,寒风就会突破了他的防线,窥探到他的内心世界似的。想,他应该与我一样,不喜欢这十二月的湿冷吧… …

2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城市对我来说,不算陌生也不算熟悉,它本就不属于我这样的过客。我最熟悉的应该还是这家很小的咖啡店里临窗的卡座,还有一杯免费的白开水。

        当寂静突袭来时,总是会不经意的漫思,从这个季节的开始直到结束。

        在这座老城的十二月里,我看到晴天的愉悦总是被阴天禁锢在枷锁里,连挣扎都被遮盖了。在这个我似曾对谁叙述过的季节里,回忆总是点点滴滴地乱码般堆积涌现,遇见过的失望和彷徨甚至悲伤,似乎还能听得见曾经有过的半夜哽咽的声音。

        在这座期望被不断更新的城市,我只能安静的生活着,这座慢节奏的城市圈里,独自一个人路过,走过,留意过街边那座再普通不过的老瓦房,感动过巷口那年迈的老爷爷为老奶奶剪去头上白发的场景,仰起头品味过曾经被一首歌勾起的酸楚,走过曾经发誓再也不愿走过的巷口和小道… …

3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十二月的寒冷远比我想象的还要浓烈,这湿冷的城市,因为冬天才有的卡其色愈发让我感到陌生和乏味,店铺的播放器里一遍遍播放的歌声再也不那么让我感动,甚至有些恐恶感在心底滋生。

      一抹透过云隙的阳光隔着玻璃窗,用它的温存,将我的慵懒更加散开,才发现杯子里原本有些烫手的白开水,已经温凉。

        时间就这么被塞进时光打包机里,把一个个故事,或粗糙或精致打结成包,散散落落地堆放在心底某个角落里,回忆刻录为卡,储存于此。

      有些故事再也不能上演,就像有些人错过就再也不会相遇,如同有的书我们读过,却把书名忘记,但是书里面的某些精彩,我们记得。

        陈列橱柜里,错落有致的瓷器,或精美或冷艳 或朴素,反射着并不刺眼的弱光。

        我想,若有一安静窈窕女子轻抚琴瑟,若有一枝画笔,若有一盒水彩,我若会画儿… ...

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屋内的光线渐渐虚弱,屋外的风似乎不再那么任性,巷子里的人多了,行色匆忙,这个湿冷城市的十二月,黄昏里的屋外,谁也不愿多呆一会儿。

        在这个城市里的第二个十二月,令我生畏的湿冷气候,不由地再一次怀念起北方的家,于是心情一路北上,家乡有土炕,还有爹娘的饭菜香,连那干冷的天气,都让人心生眷念。

      老板娘终于在我还能隐约辨别出她姣好容颜的时候,打开了灯,灯光是橘黄色和淡蓝色两种,灯光里的老板娘依旧是位风韵犹存、优雅得体的妇人。眯着眼睛我想,她为什么不一袭旗袍呢?那样子,我会喜欢上她或者是有那种感觉吧。

        招手,把唯一的一位女招待叫来,又添了一杯热水,要了一杯最便宜的咖啡,然后问她,可否播放一首我想听的老歌。一会儿老板娘过来说没有我想听的歌,有一首“风居住的街道”,不错的。

        二胡与钢琴在时空里,就这么互相倾诉爱慕,一杯白开水与一杯咖啡,就这么在我的面前静立。二胡与钢琴是孤独的么?白开水与咖啡是因缘际会么?在这风居住的街道旁,一个角落里的淳朴的咖啡小店里,靠窗的卡座里,我的对面,依然空空如也,一团祥和却在温存而冷艳里呈现着。

        在风居住的街道上,原本我们都是孤独的行者。品味与享受孤独,可是需要多少遇见呢,当我踏上一个人的旅途时,也可以一个人逛路边的小店,一个人走过夜晚的樟树下,一个人吃掉两个人的饭,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看完一本书,一个人撒欢地走在曾经走过的路上…

        享受一个人的时光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种遇见呢?我没有告诉老板娘,风居住的街道,我听过无数次,也不曾厌烦,心总会随着倾诉的乐曲,漫无目的地游走在一切似曾相似的心境,如漂浮游走的蒲公英,在随遇而安里坚持着仅存的选择权利。对于选择,早已学会在别无选择里顺其自然着,在不可能里细嗅选择机会,始终不曾忘记,蒲公英的遇见就是落地生根,发芽开花。

      轻轻抿了一口咖啡,仔细端详着老板娘,心里素描着她应该穿一身什么花色样式的旗袍,才尽可能绽放她的优雅与知性,摇曳出我心里的圣洁,勾勒出旧上海的端庄女子形象。

      二胡和钢琴的重复倾诉与爱慕中,我终于喝完这廉价又美味的咖啡,看了看那杯还冒着热气的白开水,朝着对面依然的空空如也,我笑了,这白开水是免费的。

        屋外,透过依然朦胧的玻璃窗,渐浓的夜色被稀落的路灯泛黄的灯光和各色霓虹灯描述着,我是该回去了。

        在老板娘的轻声细语里,我彬彬有礼的结账,心里自嘲,还有一种遇见 ,是需要付费的。

    5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刚要推门出去,门外闪进一个身影,一看,原 来是今天下午从窗外匆匆而过的那个年轻人,一只手还是紧紧藏在口袋里。心里微微一笑,如果我来开门,他的另一只手还会藏在口袋里吗?还有,他也会坐在我刚离开的那卡座里吗?

        出门,有意回头看看窗户,那个年轻人果然坐在那个卡座里,双手已经不在口袋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遇是什么呢?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那里就是我们该去的地方,经历一些我们该经历的事,遇见我们该遇见的人,有人说路过的地方,你有怀念,那就是你的即时故乡。

        哪个是我的故乡呢?过去的、现在的还是未来的遇见呢?

        角落里,风居住的街道,我们走过,一直都在遇见,起伏、变奏着我们不安分的生活节奏。

        景德镇的十二月,我一直在遇见。

                                    于上海       

                                      2014-12-9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