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母亲过生日

      自从二宝生下来自今快一年了,父母一直住在我们身边帮忙照看两个孩子。我能够在外面安心的做自己的工作也是多亏了他们。这天晚上回家,妻子和父母商量了着这么长时间没有回老家了。想趁着为时不多秋日暖阳回趟老家,带着小宝住上几日,把家里的被褥家具好好的翻晒整理一番。而且还有一位年过六旬的孤寡老人驼爹爹,也得回去看看。正好小宝快周岁了,长的也算硬朗,现在也好带一些。人都是有一种故乡情结的,况且是半辈子都在黄土地里摸爬滚打的他们了。合理的安排了一下时间和相关事宜,这事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天早上我和妻子开车到街上张罗了一些水果、面包带上。寻思着给乡亲们带点礼品,就像以前庄上的劳力外出打工回家总会带点糖果、水果给大伙发发一样。这次就算是给小宝提前过周岁生日了。一切准备就绪就驱车直奔罗塘老家。老家距离枞阳县城大约三四十分钟的车程,没过一会就到家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由于出发的较晚,回到老家都快十二点了。老娘忙着整理炉灶,准备做饭。我和妻子带着孩子到处走走看看,秋天的家乡竟然看不出一丝颓废。鸡冠花艳红似火,山间野菊金黄吐蕊,南瓜花在深秋里努力盛开,扁豆花的紫郁在阳光下更显高贵.......那些熟悉而陌生的花,红的、黄的、紫的.......竞相争艳,把这秋装点成了春的模样。若不是那些橙黄的野柿子、红到透亮的刺果、已经成瓢了的瓠子……也许我们真会错把秋致当春景了。妻子不禁感叹还是老家好呀!

  再过十几日就是小宝的周岁生日了。 吃午饭的时候,一家人一起商量着如何操办,最终还是没有商量出一个最佳方案。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我和妻子也要去上班了,母亲总是欲言又止。突然母亲说:“明天是我生日,我明天和你爸就杀个鸡过过。”顿时我的头感觉被泼了一盆又一盆的冷水,从头到脚都是凉的。整合世界突然变得异常安静,似乎只能听到心脏猛烈的跳动声。气氛显得有些凝重,我不敢看母亲的眼睛。我手足无措在口袋里摸了摸,庆幸的是我找到了几百元钱,我拿了六百元钱塞进了母亲的口袋说:“这点钱给您压个岁!”我心中五味杂陈。母亲拿起一件衣服抖了抖说:“这钱不要哦!你要忙你的事,后头还有许多要用钱的地方。”趁她说话我仔细的看了看母亲。她的后背已经变型弯曲,我俨然能够看到她腰间盘上的六根钛合金正摇摇欲坠。粗糙的皮肤上爬满了皱纹,像雕塑的刀痕一般深刻。我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只是按了按母亲的肩膀,这肩膀也是那么的僵硬。

    车子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我脑海中还在翻腾着刚刚的一幕幕。我们都热火朝天的讨论着小宝的生日如何操办,而那个含辛茹苦将我抚养成人的母亲却被我们忽视了。那一刻她应该是多么渴望有一个人能记起她的生日,而结果恰恰是相反的。此刻,乡野里所有的美景顿时成了黑白色的记忆,而母亲那失望落寞的神情如同刀子一样刻在了我的心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小到大我和母亲之间都是缺乏沟通的,我们总是会因为意见不一致而争执不休或是不欢而散。如果说年少时的争吵是青春期的叛逆,那么如今在教育孩子问题上的争论就是源于各自的偏执。思想观念上的差异是我们这一辈人所特有的通病,而我在教化和理解上,总是会不自觉的选择前者,然而效果总是适得其反。作为儿子我应该尊重他们的认知,我需要反思。我望着黑漆漆的夜,母亲这辈子的辛酸往事历历在目。那个挑着四只小猪徒步赶集我跟在后面小跑都难以跟上浑身牛力的母亲,那个半夜背着急性囊胃炎的我焦急就医而熬得面黄肌瘦的母亲,那个在我高二生日那天烧了一只鸡小心翼翼送到学校狼狈不堪的母亲.......曾经的往事如同潮汐一般漫过了我的心头,涌出了我的双眸。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天就是母亲的生日,我跟妻子说,今天回老家给妈妈过生日,妻子满口答应了。我叫上了小姑,给两个孩子请了假,再定了一个十四寸的蛋糕,买了一些菜。一切都在保密的状态下准备就绪。下午四点,我们一车人再一次回到老家。路上妻子还耐心的引导孩子们要知道今天回来是给奶奶过生日的,要会说“生日快乐”等祝福的话,孩子们学的也很棒!

    到了老家附近,我们先垫后,让两个孩子先回去给母亲问好。他们两个小家伙手牵手慢慢悠悠的走进了家里,没过一会就跑出来说:“奶奶(外婆)不在家!”我们的计划扑了一场空。在父亲那儿得知母亲到山上去扒松针了,松针在农村是烧锅做饭的好柴火,以前都是抢着扒。没过一会母亲就回来了,她带着一顶破草帽,穿着一件暗红色的旧外套,手里提着一张筢子,脚上还是一双凉拖鞋。看到我们喜笑颜开,边走边说:“怎么现在跑家来了?”我羞愧的说:“渺吵着回来要给奶奶过生日!”母亲一个劲儿的笑着说:“小渺真棒,真懂事!”渺渺看到母亲手里的筢子很新奇,吵着要玩。妻子笑着说:“老娘一回家马上就回归本土了。”边说边用手机记录每一个美好的瞬间。老屋也许很久都没有这般的热闹过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是给母亲过生日,其实借着她的名义给我们开荤。一回来母亲就忙里忙外的张罗,家里粒米不剩了,只好打电话让小店老板送过来。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我也不能闲着。好久没下厨的我,就帮忙抄了几个小菜。趁着天色微亮,我招呼家人们先把生日蛋糕切了,这样好提前送给左邻右舍。我带着两个小家伙一起为母亲送上了中英版本的《生日歌》。这是平生第一次在母亲面前为她唱生日歌。这歌声里是我对于母亲过往的歌颂,是对母亲无私付出的赞美,更是对她后半生的真挚祝福。看着母亲脸上洋溢的笑容,我的心稍稍得以平静。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过了而立之年的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总是会忽略掉自己的父母,甚至有时候把他们的付出当成了一种理所应当的事情。遇到矛盾的地方,我总是试图去改变他们的想法和做法。总是会轻视他们的初衷和想法。我应该给他们足够多的尊重与包容,因为她一直在包容着我。小时候,我总是讨厌母亲把我当一个小孩看待,如今我才明白无论我长多大,在母亲的心中我永远只是一个孩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