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诞生之二十八:最后的实战派

前回提到大陆议会将希望放在“萨拉托加的英雄”侯瑞修・盖兹身上,期望他能扭转在南方战场的劣势,盖兹面对这个艰钜考验,可说胸有成竹,他甚至在战前大言不惭的说将明日与康华利斯共进早餐——战胜英军而俘虏康华利斯。

在大陆军的南方部队中,还有一位真正的实战派,出身今日德国巴伐利亚的凯伯男爵约翰(Johann de Kalb),与好友拉法叶一起加入大陆军,并代表法国作战,他先前奉华盛顿的命令率领以坚忍善战闻名的马里兰与德拉瓦部队前往支援南方战场,曾经在七年战争中作战的他是货真价实的沙场老将,不过他身为外籍将领,大陆会议宁可空降盖兹,而不是把部队指挥权交给他。

凯伯男爵约翰。
凯伯男爵约翰。

凯伯男爵约翰对此并没有怨言,或许他应该要有的,因为盖兹接下来开始一连串的倒行逆施。

首先是行军路线的选择,大陆军要赶往康登阻挡英军进击,由于仓促成军的这些民兵粮食严重缺乏,凯伯男爵本来规划一路经由独立派民众居住的地区,以取得民众协助粮食供给,如此会绕一小圈路,之后从南方攻向康登,不仅可以收背后攻击的效果,一但战败,也能安全退回友善的地区。

但盖兹否决了这个路线,他下达命令:直线前进!

地图上两点最近的距离是直线,但是直线前进却要经过保王派占多数的地区,一路上还有无数溪流与沼泽,一下大雨就会泛滥成灾无法通行,而现在军中连下一顿饭都没有着落,将领们面面相觑,凯伯男爵发起将领联名请愿要求盖兹改变路线,但盖兹自认为是“萨拉托加的英雄”,对请愿充耳不闻。

军队马上遇上困难,粮食见底,保王派农民带着所有可吃的东西逃了,士兵只能收割还没成熟而发青的玉米,吃到拉肚子不止,盖兹不承认自己的错误,还用上“望梅止渴”的招数,向部队谎称载满粮食的辎重队马上就要到了。

于是饿得要命又累得要命的大陆军,就这样直直的往康登前进,不意外的,英军也在同时已抵达康登附近,这时,盖兹突然面对了一个难题,他无法留在原地,因为没有任何粮食,但是如果他转往南方,英军会在他的屁股后头遮断北方的支援,如果他转往北方,到独立派的区域取得粮食,他又会看起来像是撤退,这是“萨拉托加的英雄”不能做的事,否则他一路“顾人怨”下来,民兵马上会跟他闹翻。

盖兹想都不想就解决这个难题:他直接朝着英军前进。

英军已经占据有利的高地,直直的朝着他们,在英军眼皮子底下前进,与其说大胆,不如说找死,凯伯男爵再度提出异议,认为应该趁夜绕行到英军背后,奇袭并试图取得英军的补给物资,不过“萨拉托加的英雄”岂能听下级的指挥?盖兹再度拒绝接受提议。

两天后,盖兹得到一只民兵增援,他突然又决定应该分兵去掳掠英军的辎重,于是他不仅没有把这只民兵纳入部队,还从部队中分兵出去……盖兹显然忘了伯哥因是怎么输掉萨拉托加会战的,他可说完全在重复伯哥因的错误:以政治考量选择行军路线、缺粮时又分兵出去搜集粮食。

盖兹甚至连“数字上的管理”都有问题,决战前夕,盖兹认为自己有7000人部队,事实上他只有4100人,其中只有3052人能作战,当他的部下指出这点时,盖兹强硬的回以:“那也足够达成我们的作战目标了。”

盖兹更把骑兵当成进攻的先锋,骑兵军官抗议,说这是愚蠢的做法,因为骑兵摆最前头,英军远远听到骑兵的马蹄声,就知道大陆军攻来了,如此一来根本就失去了奇袭的意义。但是盖兹无论如何,就是绝不更改自己的命令,他认为死不认错才能维持威严。

大陆军连夜出发,想要给英军来个奇袭,好巧不巧的,康华利斯也正想给大陆军来个奇袭,双方出乎彼此意料的在大半夜撞在一起,两方立即交火,然后在夜色的影响下逐渐停止战斗,双方在600码的距离大眼瞪小眼。

这时盖兹才明白英军有3000兵力,而不是他以为的只有1~2000人,盖兹的惊恐溢于言表,但是此时他还来得及退兵,凯伯男爵就建议他退兵,但“萨拉托加的英雄”盖兹怎能退兵呢?于是他犯下伯哥因的最后一个错误:在还能全身而退时却选择决战。

但是,把盖兹跟伯哥因相提并论,真是污辱了伯哥因,因为伯哥因至少在战场上还指挥得当,盖兹呢?

当晚,双方互相小规模交火,破晓时英军开始行动,往大陆军的左翼推进,展开队列,左翼指挥官向盖兹回报,并建议趁英军在整队,可以发动突击,盖兹回以:“就这样办!”

这就是整场会战中盖兹唯一下达的命令。

明明曾经跟随英军作战的盖兹,却忘记英军的纪律与列队速度,大陆军才想要突击英军,他们队列早已完成,反而是大陆军这方,由于都是才刚招募的民兵,一前进就乱成一团,英军见机不可失,反而对大陆军发动突袭。

英军一轮齐射后就开始刺刀冲锋,大陆军的军官们大喊:“别怕!我们也有刺刀!”但是这些乡民们尽管平时习于用猎枪打猎,刺刀却是生平第一次看到的新鲜事物,才拿到不过一两个礼拜,别说要拿它来作战了,当英军冲杀声震天尬响,成排冷森森的刺刀朝他们逼近,民兵们放了一枪,就落荒而逃。

于是大陆军的左翼就这样不战而溃,当中路部队看到左翼四散奔逃时,他们感染了恐慌,于是也拔腿就跑,这些乱窜的中路民兵,把后方担任预备队的马里兰部队也冲得乱成一团,顷刻间大陆军有三分之二溃逃,少数还坚守岗位的马里兰部队很快被英军淹没。

康登会战过程示意图。
康登会战过程示意图。

在右翼的凯伯男爵,却因为战场上两军的烟硝遮蔽视线,不知道全军已经逃了大半,他还以区区600人拼命奋战当前约1000人的英军,在右翼,反而是凯伯男爵发动刺刀冲锋,冲溃了英军队列,还俘虏了50人,不过英军很快绕到他的侧面,凯伯男爵后退重整,又发动攻击,再被英军战术驱回,双方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

凯伯男爵的座骑中弹倒地,他就步行指挥,在热战中,英军一位军官对他当头劈下一刀,砍得他头破血流,他的部下恳求他撤退疗伤,但凯伯男爵没有接到任何撤退命令,于是他持续奋战,却不知道康华利斯已经把全军可战之士约2000人全用来包围他这仅存的600人。

凯伯男爵浴血奋战,身披十一道伤口,最后终于不支倒地,他的部队失去领袖后仍试图坚守战场,但英军的骑兵赶到,终于击垮了这只大陆军。康华利斯被凯伯男爵无比的英勇所感动,战后身负重伤的凯伯男爵被英军草草扔在车上,康华利斯骑马前来,命令善待他,并派医师治疗他,但凯伯男爵仍在三天后身亡。

领导英军骑兵结束大陆军最后抵抗的骑兵指挥官塔列顿。
领导英军骑兵结束大陆军最后抵抗的骑兵指挥官塔列顿。

那盖兹呢?

当大陆军崩溃时,盖兹吓得比士兵们还恐慌,他骑上他那匹全军最快的骏马,头也不回的狂奔了60哩。

事后,盖兹遭到解职,由自学兵法、缺少实战经验的格林将军取代,但是“理论派”的格林将军日后的表现却远比盖兹好得多。

号称实战派的李将军与盖兹将军,却都在战术上恣意胡来,不听下级建议,拿自己的资历声望压人,在真正战况紧急时,跑得比谁都快。李将军不如华盛顿,盖兹也不如格林,似乎说明实战派不如理论派?甚至,以往总认为理论派“纸上谈兵”,不顾实务,但从盖兹的行为看来,“实战派”反而更无视实务,更纸上谈兵?

或许应该说,李将军与盖兹将军,是“假实战派”,真正的实战派,应该是如史塔克,或如凯伯男爵,他们浴血奋战,却是盖兹这种人功成名就,盖兹的实战名声本是欺世盗名,当真正的考验降临,盖兹这样的人,表现自然荒腔走板。

康登会战大败在2000年时被拍进梅尔吉伯逊主演的电影“决战时刻”(The Patriot),不过片中的历史考据,跟梅尔吉伯逊其他电影一样,错误处远比正确的多。
康登会战大败在2000年时被拍进梅尔吉伯逊主演的电影“决战时刻”(The Patriot),不过片中的历史考据,跟梅尔吉伯逊其他电影一样,错误处远比正确的多。

(待续)

原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