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冰的木头马尾,我的木头椰子

四年前,椰子认识了木头。15年的一年,椰子跟木头没有联系过,再后来………

我记得,刚开学不久室友第一个提到的人就是木头。女生之间难免喜欢聊一些八卦和男生。我们这个女生宿舍更是如此,尤其喜欢聊隔壁班的男生,毕竟本班的男生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八卦”话题。

“你们知道么,隔壁班有一个男生长的挺不错的哎。有点像许嵩。”

“真的啊,叫什么啊?有扣扣没?”

“他叫木头。号码我暂且没有。我一定要弄到他号,然后加他,跟他聊天…哈哈”

“好啊好啊,要到了给我啊,我也要加他。不知道他有木有女朋友?”

那时候的我才接触这种“疯狂的行为”,也被深深带入其中。“嗯。我也要加他。”

后来的某一天,室友真的弄到了木头的扣扣,我们都找她要了并且加了木头。我记得当时加了好久,我一直没有找木头聊过,木头也曾未主动找过我问我是谁?

后来的一天夜里我实在忍不住,主动和他聊天:“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椰子,隔壁班的。”等了好久,木头回复了:“你好。也很高兴认识你哦。我是木头。”那一夜,我和木头聊了好久好久,每一句的回复都能让我开心了好久。我们后来的熟络也仅仅是通过网上聊天了解的。

说实话,我想象中的木头会是一个高冷,不爱搭理人的男孩。几天的聊天,那样的木头根本是不存在的。木头是一个很温柔的男生。他外向活泼,我知道他爱打篮球爱唱歌。甚至我都了解他很喜欢很喜欢一个明星,他叫——周杰伦。每次聊起周董,他会发一连串的信息关于他的一切,周董的爱好,周董的歌曲……只是他是周杰伦!木头真的不是木头了呢?

“你们最近和木头聊了些什么啊?木头真的是好亲切呢。”

“我就和木头聊了一天,就没聊了。他不是我的菜。”毛毛耸耸肩,似乎不爱参与这个话题。“椰子,你跟木头聊过吗?”

“嗯。聊过,人挺好的。毛毛,你不喜欢他吗?”

“不是我的菜。嘿嘿,听说他没有女朋友呢。”毛毛猥琐地笑了,眼神扫了我们一眼。

…………我默不作声认真听着室友对木头的一切了解,我要记下来,因为他是和我聊了好久的木头呀。

我和木头不是一个班级的。他的班级与我班只差一个楼道的距离。每次下课或者是放学,我总会不经意望向楼道,我是见过木头的。心里总是希望着我每一次的回望总能看着他。

几天后,我们不在讨论木头了,又开始换了新的“男主人公”,至少我们都有了木头的号码,女生之间的话题永远说不完,真是应了那句女生爱喜新厌旧啊。

“椰子,我们聊了这么久了,要不明天见个面呗。当面认识认识你。”木头突然的见面让我有点措手不及,很快我缓过神来。

“好啊!什么时候?哪里见面呢?”信息回过去的时候,手有点儿发抖。

很快,木头就回了信息,“明天中午,一楼食堂一窗口处那等你,请你吃饭。嘻嘻。”“就这样说好了啊,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椰子。晚安。”

真的是晚安了呢。时间真的是很晚了,夜里00:47。晚安。怎么能安心睡着。

………………

时间过的真快,上午的课一点儿心思也没听,脑子里想的都是和木头见面的情景。“木头见到我会怎样呢?”“他会不会不说话?我应该说什么?好紧张啊…”………“叮铃铃……”下课了,铃声将我拉回现实中。同学们一窝蜂冲向食堂,我也是人海中的一粒。我没有和室友一起去,也没告诉她们我跟木头见面的事,总感觉说了她们会尽情嘲笑我。

木头的背影我一眼就能认出来,他站在一号窗口处四处张望着,满眼期待地似乎是寻找谁的身影。我走到木头身后,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

“咳咳,木头。是我,椰子。”我是低着头的,不敢直视木头的眼睛,手心里也冒出了好多汗。

“椰子,你来了啊。嘿嘿,你去那边找个位置坐下,我给你打饭吃,咱们边吃边聊。”木头一点儿紧张的感觉也没有,好似跟我认识好久一般,我使劲点点头,朝着座位那边走去。

那天我吃的很少,始终是低着头的。木头一边吃一边和我聊,“嗯。”“是的…”“好的呀。”我是笑着说的。每句话的回答都不会超过五个字。脑子也是眩晕的,木头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后来跟木头提起这件事,我们两都笑了。木头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轻吻了我,将我搂在怀里,“椰子,那天,其实我比你更紧张。你一直低着头,我都没有看请你……真是傻瓜。”

那天的见面,并没有促进我和木头的感情,反而跟木头也渐渐疏远了一些,至少我们确定对方是彼此的普通朋友。我们也会偶尔聊聊,见面也会打打招呼什么的。只是有一个习惯没有改,主动聊天的人永远是我,最后说晚安的人永远是木头。木头还是那个木头呢。

木头爱打篮球,每次经过篮球场的时候,总是会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木头喜欢的是黑曼巴。看到木头的时候,我会停下几分钟看着他打球。中场休息的时候,我也会跑过去跟他说说话,跟我聊天的时候,他会笑,他的笑容真的很温柔,而我始终低着头。我没有给木头买过水,递过毛巾,椰子不会做那些温柔的事。而木头还是那个木头。

高二那一年,跟木头很少聊天了,心思都在学习上。我也不在拐角的班级了,我选择的是文科,木头是理科。我的班级在顶楼,木头的班级在四楼。

我们之间没有联系了,看到了对方就打招呼,甚至很少聊天了。陪在我身边的还有那个女生,毛毛。那个不喜欢木头的毛毛。应该说木头不是她的菜的毛毛。毛毛说过,她不是不喜欢木头。

我跟毛毛的友谊维持了三年。毕业之后,再也没有联系了。毛毛没有上大学,这我是知道的,她选择提前踏入社会闯荡。我一个人背着行李去另一个城市读书,那段时间我是孤独的,没有人陪我。

一人一心,曾经的朋友各自天涯。联系寥寥无几,我们都是朋友,普通不过的朋友。相互陪伴过对方,曾经的老朋友,如今的陌生朋友。一念携手并肩过,一念转身分手吧。朋友,再见!

木头呢?

我跟木头的情谊似乎也只是维持了一两年吧。高二高三聊过天,不超过五次。后来真的是没有说过话了,各自忙碌各自的事情。毕业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也没问过我。那就这样吧。木头还是木头,是那个真的木头。

一年前,刷空间的时候,木头发了一个说说,军训的说说。木头穿着军装,很帅,旁边的一个男生,我想应该是他的室友。我记得我评论了,我也好像在木头空间留过言。那一年的联系也仅仅如此。

后来跟木头说起这个,我还翻出那条说说,给他看我评论的内容。真的是了不起的评论呢。

15年那一年,我没有关注过木头。我们之间没有联系。我还是单身。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木头,我也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

提起这个,我就很生气。“15年,你为什么不找我聊天?我当初都想删了你。”

躺在床上的木头很是无辜,“以前都是你找我的啊,我当时以为你复读。所以没找你。5555,媳妇,我错了还不行吗?”

“走开,不想和你说话。”

“椰子,幸好你没有删我号。现在的我们,不是刚刚好吗。我们没有错过彼此。”说起这话,木头是严肃的。

我是幸福的。

椰子小姐


椰子小姐:

我是椰子小姐。木头,四年前第一次见你,你上楼,我在拐角的教室,那一天,你穿着蓝色外套黑色的裤子,手插在口袋里,和伙伴们上楼,我就一直默默看着你。

四年后,你在我的手心里,我会一直拥有你,一直看着你。

木头先生:

我是木头。椰子,四年前,我第一次见你,在食堂,你是齐刘海长头发,喜欢低着头走路,我默默注视你,你笑起来很美,露出两个小酒窝。酒窝里没有酒。

四年后,你是短发中分,我可以亲你的小酒窝,你成为了我的挚爱。酒窝里盛满酒,我醉了。

木头先生


椰子跟木头在一起,我们是没有想到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就在一起了。当时听闻这件事,惊讶了当初的那些人。可惜毛毛不知道。毛毛知道了,她肯定很高兴,当时她的眼神扫过去的时候可是一直看着椰子的。

我没有追问椰子小姐后来的事情。很多人在一起都是顺其自然,椰子跟木头肯定也是的。

大街上,有一对男女,女生正在给男生系鞋带。男生宠溺地滋着牙,“我要娶她娶她…”当时我好想给他一巴掌。没有人会注意他们俩,他们是再也普通不过的情侣。

一念转身各自天涯,一念执着相互携手。椰子小姐,木头先生,你们太调皮了。狗血的剧情,真以为你们拍青春偶像剧呢。男女主人公,都是两个不搭的演员。

“不准跑,快告诉我后面的故事。”

一个叫椰子,一个叫木头。

16年春天,你在合肥吗?

你在步行街遇到过一对奇怪的情侣吗?

你看到过穿着睡衣出来逛街的一对男女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后和前男友睡觉挺尴尬的,因为那时候已经分手很久很久了,两个人叙旧,不小心都喝多了结果睡到一起了。 半夜我睡...
    睡不醒的小怡阅读 1,187评论 8 21
  • 初中那时,情犊初开。我好奇爱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有味道的话,我想一定是甜的。 懵懵懂懂的我开始了第一段感情,在...
    言小沫呀阅读 507评论 11 25
  • 暗恋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并不陌生吧!它承载了多少人的回忆。 记得我那会刚上高中,对于高中生活,既向往,又害怕。害...
    阿辞_802a阅读 324评论 3 10
  • 有一段时间,把闺蜜的微信推给了大学的同学,彼此应该都聊得挺不错的吧! 后来我问闺蜜和我同学聊得怎么样,闺蜜说没有怎...
    小瓶子阿萍阅读 313评论 17 8
  • 从认识到相处到现在,两年时间了,虽然不长,倒也真心实意,刻骨铭心有甜蜜也有争吵,有兴奋也有难过。 我一直搞不懂一件...
    爱遐想的灰猫阅读 1,802评论 27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