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向死而生最酷

昨晚上半夜醒来拿着手机看电影,挑了半天选了,突然想起《这个男人来自地球》一直没看的,于是翻出来过了一把瘾,这绝对是近几年我看过的科幻电影里最经典的一部了,没有我们以往看科幻电影的那种炫目特效,也没有那些让你目瞪口呆的奇幻场景,整部电影如同看话剧一样只有两个场景,一个屋内,一个屋外,不超过十个演员,完全靠对白来推动,就在这看似平淡的如同围炉夜话的故事里,伴随着的就是自己内心不断吼出的:“Fucking!Amazing!”

《这个男人来自地球》是一部典型的密室谜案电影,如同那部经典的《十二怒汉》,全部情节都发生在一间狭小的客厅之中,全靠人物之间的对话展开,人物间的一问一答推动着情节一步一步走向高潮,摒弃了高成本的视觉效果一样展示着科幻的魅力,这样一出单幕剧够思辨、够硬朗、够简单,念头抓人,原来科幻电影也能这么拍,不得不说 IMBD8.4 分高的有理由。

一个哈佛的教授辞职准备远行,他的同事都来送行,围坐在狭小的客厅中围着炉火喝着酒聊着天,突然这位即将远行的教授说出一个惊人的真相,自己是生活了一万四千年的穴居人,你信不信?你不信,他的那群教授同事一样不信,但接下来你跟着沉闷的剧情走,你会和剧中人物一样内心不断地咆哮:“Fucking!Amazing!你他么玩我吧?”

我们的主角奥德曼(Oldman)教授有着神奇的经历,他是史前穴居人,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永远活在了三十五岁,这一点比我们的高喊着永远二十五却朝着六十五狂奔的谭校长帅吧,一万四千年来,奥德曼教授为了躲避他人的怀疑,只能每十年换一个地方换一个身份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他曾追随佛祖修行,被原始部落奉为神灵,曾和哥伦布相识,和梵高交好,更可怕的是,他甚至就是耶稣。这一切足够酷了吧?不仅如此,他说他得过天花,得过黄热病,得过鼠疫,花了一百四十年拿到了十数个学位,第一个生物学的教授职位还是牛津的。

在这部电影里虽然不如《十二怒汉》一般的用严密的逻辑推理来说服人,但是这部电影的魅力之处就在于用不完美的背景设置让我们在一个已经存在的设定里海阔天空的尽情畅享。看待这部电影,《十二怒汉》中有一段著名的台词:“不要去寻找生活的真相,试着感受现实的真谛吧。”

这部电影最吸引人的也是我最喜欢的就是那段关于宗教的畅想,奥德曼教授对圣经的起源、基督形象的演变,做了让同事们几乎崩溃,确又隐隐认同的解释,在奥德曼先生眼里宗教的产生是“信仰教义并不带来虔诚,是错误的理解导致(人们觉得必须虔诚才行)。” 宗教,总在贩卖些什么,希望、生存守则之类的。《旧约》贩卖恐惧和罪行,《新约》贩卖与人为善的道德准则。

尤其是那一段奥德曼先生向释迦牟尼学习了关于某些"真理"或"道"以后,到揭示他正是《圣经》中"Jesus"的时候,那段论述很精彩。甚至那位虔诚的基督徒连续几次地说"You weren't Jesus." 那段对白就有如“to be or not to be”一样散发着智慧与哲学的光辉。

这部电影中奥德曼先生完成了人类长久以来的一个梦想,那就是拥有不老之躯,不论是埃及法老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暴躁老头——秦始皇,毕生都在追求长生之法,都无功而终。我从这部电影中体会到的却是永生似乎才是对生命的一种惩罚,向死而生才是生命中最酷的事情。

片中的奥德曼先生就像余华的小说《活着》的主人公福贵一样,当福贵的亲人一个一个地离去的时候,仿佛岁月给予了他额外的砝码,允许他一个人留在人间回味亲人们的死亡,如砖瓦匠版坚固自己的记忆。而奥德曼教授一万四千年来无法做一个有始有终的父亲,他爱的人都会死去,他的任何成就最终都会随时间化为齑粉。

当你获得永生,所有的生命在你的眼里不过是那一夜花谢花开,面对沧海桑田,你永远无法找回当年走出的那个家,你的记忆太长,长到必须另一个永恒的生命来见证,或许两百年前见过的一个不知名的陌生人再相遇才能让你感知有朋友相知的可贵。假如你也走过了一万四千年的生命历程,时间不过是一道风景,经历无数场风花雪月,经历了无数的爱人却一个个幻化如烟,每个人就像海浪潮来潮去,没说几句话就死了,只有旧货店里各种熟悉的玩意能唤起一点回忆。你所见的人类只是在重复愚蠢的错误里慢慢前进,前进到你必须依靠所有的人类进步而创造知识才能挽留住自己的记忆,而你无论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去探求,你会发现你永远也无法超越时代的认知,甚至你发现一个人知识渊博到一定的程度也能编出一个如你一般真实经历的谎言,你这孤独的永生是否是那么的可悲?

我喜欢片中的那段关于时间的台词:“时间,看不见、听不到、无法秤重、也无法在实验室里度量。时间是我们对自己前后变化的主观感受:前一秒我们是怎样的,后一秒我们又会怎样。霍比人将时间视为一种景观,它存在于我们之前和之后。我们移动,在时间中移动,一片片地穿越它。钟表能度量时间吗?不,它们度量的是自己,一个钟的客观参照物只是另一个钟。”

永生是对时间的抗争,是对自己生命的抗争,渴求永生是对自己生命的不满足,但是真正的永生带来的却是生命的浪费,一切都变得无意义,所有的事情都有了无限可能,所有寻常生命中的遗憾都变得如同风中飘过的一滴雨水一般不起眼。

片中有这样一段对白:

“你生活得很简单。随着年岁的增大,时间流逝得越来越快,一天、一年,甚至一个世纪,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生死轮回?”
  
“动荡,我遇到某个人,知道了他的名字,说了几句话,然后他死了。其他人就像海浪,潮来,潮去。又像麦浪,随风飘荡。”

我想,还是向死而生最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