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世界读书日


读书日不说读书,先说一下花吧!昨天路过花店看到这盆向日葵花,多么像梵高的画,只是没有那么灿烂。

梵高的向日葵灿烂得像孩子的笑脸,每一朵都让人充满了想象。

曾经我也很不在意花花草草,认为不如种点菜实惠,直到有一年春天来到秦老伯的院子,看到他院子里凡事闲着的地方都种满了花草,院门到住房门的小路两边开满了红色的月季,从中间走过我感觉都映红了我的脸,我脚步也轻了,仿佛脚步重一点就会把花瓣震落似的。

我也不像去他家给伯母看病,而更像是去他家做客。

大伯客客气气的让我进屋,连声说着“不好意思,让你跑到家里看病,你大娘确实不方便走路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鲁西北农村,人们还不是很富裕,也很少有人出去打工挣钱的,温饱是没有问题了,但生活还是很拮据。

再看老伯的屋内简朴的不能再简朴,只有简单的生活用品,但是收拾的干干净净,唯有靠南墙有一棕色书橱装满了书显得很是奢侈,那书橱够两米高三米宽,我走到书橱前隔着玻璃看着大多是发了黄的旧书,偶也有新版的书,羡慕地我不得了。老伯看我看他的书橱,他轻轻地打开书橱的门,在靠近最边的地方拿出了一本用旧报纸包着的书,小心翼翼地打开报纸,竟然是古版的《本草纲目》,递到我的跟前“喜欢吗?你拿去看吧!”我欣喜若狂,小心接过来,打开看那竖行毛笔小楷字体的印刷书,老伯说:“这是老人留下来的,清朝时期的,后面丢了几页。”那时我刚刚学中医,对古版《本草纲目》充满了向往,从来没有见过,更别说能有一本。

我张大嘴,不知道说什么感谢的话了:“我拿去看看,看完了再还给您。”老伯说:“送给你吧,我留着也没用。”我知道,是老伯看我喜欢故意这样说的。再次谢谢老伯!

早知道老伯喜欢种花,不知道他还喜欢看书。在当时只能解决温饱的情况下,老伯这样会生活的人很少见。

老伯送的书我看了不知多少遍,不明白的地方就一次一次查找资料,找注解,收益是看一遍多一次。

老伯送的书我至今保存着,碰到弄不懂的地方还要翻出来查找,每次都有新的收获。

现在老伯已经去世十几年了,今天这个读书日我又想起老伯。

出花店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墙的蔷薇,更让我想念秦老伯的那一院子的花。从那次去秦伯家后,我也成了爱花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