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电台

 14

  夏欢喜欢夏杨,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不是一个世俗的女孩,她长得虽然不算特别漂亮,但走在平凡的人群里却是很惹人注目的那一个。这些年身边追求她人也很多,也不乏家庭条件好的。但因为心里住进夏杨后就在没有多余的位置留给其他人了,所以都被他挡在了们外。虽然学历有限,但凭自身养活自己是是没有问题的。她崇尚美好的爱情,胜过物质带给她的欢愉,有情饮水饱,即使两个现在是穷困潦倒,若是两颗心紧紧的依偎在一起,就不会有过去的坎,她始终坚信一起吃过苦的人,才会体会到爱情里面隐藏的真谛。一起吃过苦的幸福,才会让人更加珍惜。

  现在夏杨拒绝了她打破了她对未来美好的向往,她感到很难过,伤心欲绝,心里也隐隐的恨著夏杨的无情。但她还是爱他的,所以他在父母面前他极力的隐藏自己伤心怅惘。

      夏欢回来过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把自己关在房间,吃饭时间才走了出来,虽然努力扮作开心的样子,伤心的情绪还是从每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里透露了出来。

  做母亲的一般比较细心, 发现女儿不对的便不住的询问。一开始无论妈妈怎么问她也只说是心情不好。一个独自舔舐伤口的时候,再多的难过都可以忍受,一但有人嘘寒问暖,伤口就像是突然被放大了一样,疼痛慢慢无限蔓延之骨髓。眼泪最后还是颗颗的落进了原本平静的湖面,搅乱了所有的伪装。

  但这件事说到底是她们没有考虑夏杨的感受,若果父母存有封建的思想,不会去理会年轻人对待婚姻的看法。那么她呢,也会不了解吗?她只是因为太爱他了,她只是像很多陷入爱里的一样不管那个人心里是否有她,只想牢牢的把他绑在身边。自欺欺人的认为有父母挟持著这段婚姻就会万无一失,天真的以为这世间真的会有日久生情这么一会事。

    可夏杨和她相处的时间并不少,在那么单纯的时光里夏杨都没有爱上她,更遑论是现在这样污浊混乱的时间里。如果只顾著自己,只怕夏杨会恨他一辈子,但她毕竟是女孩子,这种事如果说来多多少少会被剥了面子,被村里的三姑六婆拿来说三道四。这时虽有满腔的话语想说给妈妈听,但却不知从何开口,唯有抱著她流尽,那满腹不甘与不舍的泪水。

 虽然女儿不说,但夏欢的妈妈也大概也猜到了她是因为什么而痛哭不止。自己的女儿她还是了解的,她自小很少像现在这样有委屈不说出口,而是靠着眼泪来发泄痛苦的。能让自己女儿这样伤心的必然是夏杨。夏欢不肯说,可能是有她的苦衷。但这件事是有关女儿的终身幸福,她思忖了很久还是打通了夏杨妈妈的电话。

  夏杨妈妈接到电话也没有了心思工作,告知了老板一声便匆匆回到家里。

 “夏杨”夏母推开门也没有来得及做下就厉声喊道。

  “妈。”夏杨从房里走了出来,见夏母脸上不好,大概也猜到是怎么一会事。在夏母回来之前,他早已做好心里准备,但此时心里还发虚,毕竟夏母身体不好,对于婚姻长辈又持著,我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还多这些自认是不易之论,颠扑不破的真理。要说服她尤比登天。

  夏杨做好了被骂的准备,走到夏母面前去握她手,拉着她坐下才慢慢道:“妈,我知道你肯定会生气。可是我……”

  “可是什么?”夏母厉声的打断他:“我和你说的你当耳旁风吗?不想和欢欢结婚,你又带不会女朋友,你现在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了。”

   我也想带女朋友回家,但是……

  “妈,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我真的不喜欢夏欢,我从小就把他当成妹妹怎么可能有感情。”

  “感情。”夏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农村讲究的是过日子,是要会持家的女孩。两个相处久了,就会有感情的。村里谁不是相了亲就结婚,后慢慢培养感情。”

  “妈。”夏杨无可奈何叫着她:“那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在说他们都是当事人在,相互看中了才一同意结婚的,我这样算什么,虽然我和夏欢认识,但不代表我就一定会同意。”夏杨说著跪在地上:“你要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我人生大事,我想自己做主。”这最后几个字夏杨说得没有一点底气,若是他不是同性恋大可不必这样畏惧,完全可很自信大方的说结婚是因为爱情,不是因为要承担传宗接代的责任。

  夏母真的很想打醒他,把他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都打掉,但手到了半空中还是收了回来:“杨杨,你现在年轻很多事不懂,我和你说的一定不会错,是外面好女孩也多,但都不是知根知底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也不是一时能看出来的,很多人结婚前和结婚后是有差别的。”

       看着夏母的倦容,和哀伤的神情夏杨不禁红了眼眶:“妈,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是……”自己情况到底该怎么开口了,若是为了母亲牺牲自己幸福也无所谓,但他不害了夏欢一辈子,他天生就是弯,也不是双性恋,就算是日久生情,也只会和男的:“妈我真的不能娶夏欢,我求求你了。”

  “杨杨。”夏母满眼泪水:“可是这样你让欢欢还怎样做人啊,虽然现在时代不同了,可毕竟这是农村,还是有多顾忌的。”

  “妈。”夏杨擦着她泪水道:“我知道,但夏欢是好女孩,会遇到珍惜她的人。我也不想害了她。”

  对自己的儿子夏母还是了解的,他这样决绝,可能是真的不会改变主意,夏母推开了他手道:“我不管你了,你现在长大了不是小时候了,我也管不了了。”说著便进了屋里,砰的关上了门。

  外面突然起了风,微风裹挟著一阵寒气钻进了屋里,夏杨哆嗦了一下,但却不知冷。冷冷的寒风拍在脸上加剧了心里的烦恼,想着妈妈的愁容和泪水,这些就好似一把利刀不断地割据著身躯,仿佛寒风也在告诫他生为人子,就不该忤逆了父母。

  夏杨回房间拿了外套和手机便出了门,这时以到了十点多了,今晚也没有月亮,外面漆黑一片,偶尔会有一两个路人。夏杨也不管能不能看见路,只凭着知觉一直向前走。直到累了才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心里的烦恼要向谁诉说了,他想这时唯有方林能懂他,可是他自己不辞而别的,这时又有什么资格去找倾吐不快呢?况且方今天没有给他发过任何信息,想必是自己对方林的关心不闻不问让他寒心了吧。

  不过幸而还有一个方旭,不管他们多久没有说过话,也不对他置之不理。但打开手机的一瞬,夏杨是彻底的绝望了。谁说的上帝给你关上门的同时会打开另一扇窗,上帝简直是把它堵得死死的,一个孱弱的缝隙都没有留给他。

  方旭又停播,夏杨只好收起了手机。寒冬里虽然披了外套,还是冷得发抖,夏杨紧紧的把身体蜷缩在了一起,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地上。直到直一束光射了过来,才抬起了头。

  这个时间能在这里看见人,车里的激动无比,赶紧打开了车窗,当他伸出头是两人都同时愣住了。

   “夏杨”

      “方林”

  他们同时喊到,夏杨就想做梦一样,虽然那人应了一声,还是感觉不真实。

    还是方林走到他面前他才晃过神来:“你、怎、么来了。”不对方林怎么会知道他住哪里,夏杨有激动又惊讶,语无伦次,“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来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路这么难走,怎么不白天走了。”

  “夏杨。”方林抱住了他就像失而复得的至宝:“我想你了,所以也顾不得路途遥远,也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来了。”

  是的,得知夏杨走了那天,方林心里不仅隔着遥远的思念,还有深深的担忧。他怕夏杨违抗不了父母之命,而选折了顺从。他怕还未曾真正的拥有过,就要失去他了。

  虽然他不能保证自己的到来能让夏杨风母亲改变主意,但至少在夏杨觉得最无力的时候可以有肩膀可以靠,虽然这个肩膀可会带给他更多的沉重的负担,和对父母的负罪感。许最后他们还是会现实打败,可至少在这一刻他们可以一起去面对。

   那天到店里找过夏杨后,方林就立马问了夏杨家的地址,然后和电台请了好几天的假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夏杨的家很远,唐雨告诉他开车的话如果路上不堵车大概要花上整整一天的时间,让他等到第二走,可他心里着急,也顾不得那么多车也没有来的急检查就出发了。

  刚开始还是一顺畅,可出了城就慢慢的开始堵车,走到一半时车子又没了油。由于是年关,很多人赶着回家,他的车子又堵在那里不能动,尖锐的喇叭声阵阵的破空而来,催促着他赶快让道,他很无奈只好把车挪到一旁,然后等着救援队的过来把车拖到加油站。

  这期间他很想给夏杨打个电话告诉他,让他一定等着他,可想到夏杨这些天都没有回过他信息,不由得又有些灰心,就打消了那个念头。

  好不容易车要到了,可夏杨他们的村里太偏僻,导航也导不了,他只有一边走一边询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0 夏杨挣扎想要爬起来,却被方林紧紧的按在怀里道:“很想我早点休息吗?” 方林的声音很轻很低,快低到了夏杨的心...
    星如雨雨雨阅读 37评论 0 0
  • 13 由于那含糊不清的表白,夏杨总是觉得心里别扭不行。也不敢正眼看方林,所以又跑到唐宇哪里去。 方林知道夏杨这时...
    星如雨雨雨阅读 29评论 0 0
  • 11 在方林的悉心照料之下,夏杨的脚好总算是痊愈了。对餐厅的工作也慢慢的熟悉了起来,和方林之间也在无形之中拉进了距...
    星如雨雨雨阅读 93评论 0 0
  • 06 激情过后,夏杨才恍然觉得这一晚过得有多么荒唐,原本是抱着决绝的心来的,现在却一丝不挂的躺在这人的怀里。夏杨用...
    星如雨雨雨阅读 31评论 0 0
  • 07 夏杨可能是心里还所有期待,但同时又怕期待落空,所以听完了方旭的电台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早上闹铃响的时候才发现...
    星如雨雨雨阅读 7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