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文章

【佐→鼬】

--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你不是我哥哥該有多好
我能夠像那些同性戀一樣,對你表白。
可是如果我們不是兄弟,你只是一個陌生男人
我是不是又會想,如果你的性別是女人該有多好
這樣我才能夠毫無顧忌正大光明的追求你,跟你表白
讓你愛上我,我們能夠結婚組成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

如果我們不是兄弟,我還能在茫茫人海中遇見你嗎?

我不知道會不會遇見你,可是我知道你不會陪著我成長。

你不會抱著還是嬰孩的我,你不會滿臉寵溺的和我玩耍,你不會聽到我喊你哥哥時,臉上那張突然渲漾開的笑臉。你不會在我學走路的時候,在我身旁緊張的顧著我,你不會帶我去公園玩,你不會在看到我玩沙臉上身體髒兮兮的時候幫我擦臉,你不會在看到我被其他孩子欺負時,跳出來保護我。你不會在我學騎腳踏車的時候,在我身後細心教導我,你不會在我知道你要去上學不能陪我時,我哭鬧的時候安慰我。你不會在我第一次上學,放學後的時候在門口等著接我,你不會知道我到陌生環境後的不安,終於下課能夠回家時,在門口看到你會有多麼的開心。
你不會在我感冒發燒的時候丟下我,你會擔心地在床邊照顧我,看到我痊癒康復你終於露出笑容,雖然一臉疲憊。在知道我在球場打球時扭到腳後,你在接到電話後不會繼續跟你的朋友聚會,你會擔心的衝到醫院來看我,照顧我。

雖然你越來越忙,不過你不會在我詢問你功課的時候,丟下我不管。就算我長大成年,你也始終不會丟下我不管,因為我是你弟弟。

你會擔心我被朋友帶壞,你會在我住宿舍的時候,打電話給我噓寒問暖,你會帶很多我最愛的食物跟日常用品來看我,你會幫我打點我和室友的關係,希望他們能照顧好我。
你會關心我的人際關係,你會擔心我被壞女孩拐走,你會教我怎麼多跟女孩相處,你會教我面對喜歡的女孩要怎麼追求。你會在得知我交了女朋友後,高興地幫我慶祝,你會在我和女友吵架時擔任我的感情顧問,你會在我失戀的時候陪著我,開導我。

你有你的人際關係,你的事業,你的朋友跟生活圈,還有你的愛人......。

在你結婚那天,我知道你再也不會陪著我了。

你會把你所有的一切,你的心,你的下輩子,你未來的時間裡只會陪著你的妻子,陪著你未來的孩子。你對我的關心漸漸淡了,你不會在那麼細心照顧我,你不會在對我噓寒問暖,我也不再是你小時候需要呵護的幼童了。

這時候,我就希望我們不是兄弟。

我們有血緣關係,這個社會存在著道德倫理的枷鎖,讓我不能跟你表白讓你知道我的心意。

因為在這個世界的觀念裡,我對你的感情是變態,是骯髒污穢的東西,是這世上不該存在的感情。我對你抱著不切實際的妄想,那樣的奢望讓人痛苦。
我忘了我應該要有自知之明,不該這樣得寸進尺貪念你的關心,你只當我是親弟弟,我知道的,我真的知道,我不會跨過去那條界線的。

我只是偶爾在午夜夢迴時刻,望著窗外的星空,痴痴的懷念你以前曾專屬我的關懷溫暖。
曾想過要不要去看心理醫生,覺得我的內心哪裡出了問題,可這份感情連最愛的你我都無法開口了,怎麼敢對一個陌生人說。

--

我看到你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你的心思完全掛念在妻兒身上,我無法形容我的心情。想要替你高興卻又無法壓抑內心竄起的妒火,看著你們一家三口美滿幸福的畫面,妒火突然熄滅得無影無蹤,我只覺得胸口有些開始麻木的疼痛,很像一把刀插入心窩,悶悶疼疼的,可是我低頭看了看沒有流血。

我忘記後來怎麼過的,我們的聯絡淡了很多,其實這對親兄弟來說比較正常吧?

以前的我們,真的是不正常。

渾渾噩噩過了幾年,聽到電話裡母親說你的第二個孩子又出生了,那晚我摔壞砸爛客廳裡所有能拿到的東西,隨後我跑到酒吧喝酒,心情差加上酒精迷糊的就跟人上床了。醒來發現是個女的,我心情更糟了。

喝酒釀成了大錯,我只能對這個女的負責,婚禮操辦跟有關孩子的事情,我沒有心思去處理,我在懊悔我的人生就這樣被我自己糟蹋掉。

看著你帶妻兒來參加我婚禮,我只嘗到苦澀跟心酸。你無法理解我怎麼不找個真正心愛的女人結婚,你很擔心我,我卻不想再一頭栽進那個妄想裡了。

我不能為你守身,其實我也不是個很好的男人吧。

婚後沒多久,女人受不了我的冷漠,維持了大概一年的婚姻草草就結束,他不願有個拖油瓶,留下孩子給我轉身跟他愛的男人跑了。

一開始,我對這個孩子抱有難以形容的情緒,可在看到孩子濕漉漉的眼睛,我懷念起你在我小時候也是細心照顧我的。
我願意為這個孩子把屎把尿,除了親情跟給你的愛情以外,剩下的情感我全部投入在孩子身上,他變成我這世上除了你外最重要的人。

父母親跟哥哥你都勸我再找個女人給孩子當母親,我拒絕了,我親口告訴你們,我愛的是男人。父親一氣之下就把我趕出去了,母親跟你都很震驚,而你滿臉不解深深地看著我,我不懂你眼裡表達什麼,但是我知道那不是我奢求的東西。

--

我有點疲累,身心都感到深深的疲倦。思考幾天後我毅然決然帶孩子離開這個住了長達好幾十年的地方,認為這個環境周遭都是你的身影,在繼續下去也只是活在你陰影下,所以這麼長的歲月裡我才一直無法抽身。

當乘上飛機後,看著懷裡睡得安穩的孩子,眉眼很像我也很像你,畢竟我們都有血緣關係。

現在我逃避了,解脫了。這種深入骨髓的畸異愛情,完全把自己困在侷限裡,擺脫不了卻也捨不得。

不管外人還是誰要說我懦弱也好,沒勇氣也好。

我真的累了,數千個日子以來累積的沉重跟苦痛,只有我自己能體會。

我知道你過得幸福就好,我沒有資格也沒辦法去干涉你的生活,你有你的人生,我只能站在弟弟這個框框裡關心你,已經無法越矩也無權說什麼。

這輩子我無法跟你牽手到白頭,但是你身旁有跟你一起訂下誓言,願意愛你到老的那個女人。

我身邊剩下這個孩子,我不可憐,我很幸福。

從小到大你對我的呵護關心,被你捧在手心保護的弟弟,我已經擁有那十幾年幸福的歲月了。此刻我很慶幸我是你弟弟,能擁有愛人這麼多年的溫暖,比起陌生人當兄弟果然幸福很多。

現在,我懂得放下,真的有點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