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眼方瞳(神话32)

0.665字数 4852阅读 269

蕙质兰心惨遭毒害,碧眼方瞳显露神通。


烟雨霏霏,樱花如梦。

一道流影在朦胧烟雨的掩蔽下飞入了芙蓉宫,那份轻盈、纤巧,仿佛只是一只云雀。

“怎么样了?”来人迫不及待地冲到了碧纱帐前。

纱帐里躺着一位绿衣佳人,身如玉藕,面似莲华,一头淡青长发泛着水样光泽,两只眼睛微微闭着,像是睡着了。

“她服下羽化露了?”兰陵笑咽了咽口水。

“是!”绿翘鄙夷。

“这反应好想有点不对!”兰陵笑突然摇头。

“我给她多加了点东西。”绿翘鬼魅一笑。

“什么东西?”

“鹤顶红!”

“你!”兰陵笑差点吓死,“你杀了她?”

鹤顶红,天下第一奇毒,只要稍微沾染上一点就必死无疑。

“不错!”绿翘面无表情,“我说过,这辈子你只能爱我一个。”

“你疯了!”兰陵笑面如土色,冷汗直接浸透了身上的袍子。

“你想得到她,我偏不让你得到!”绿翘冷哼一声,“这鹤顶红可以杀死人,也可以保持她的容颜千年不变,我就是让你看着她却永远得不到她。”

说到这,她又咯咯一笑,“当然,若是你不怕染上这天下第一奇毒,现在就可以去实现你的梦想了!”

“蛇蝎女人!”兰陵笑目露凶光。

“你想杀了我!”绿翘丝毫不惧,“不劳你动手,我给自己也留了一滴鹤顶红。”

她探出芊芊玉指,从袖中取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水晶瓶。瓶子里有一滴艳红液体,耀眼夺目。她打开瓶塞,将水晶瓶放在了自己的唇边。

“不!”兰陵笑连忙夺下水晶瓶,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翘儿,是我错了,我不该如此贪心。”

“这样才对嘛!”绿翘顺势依偎在他怀中。

“杀人者死,我们该怎么办?”兰陵笑六神无主。

“怕什么,随便找个替死鬼不就得了!”绿翘不以为然,“这事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外,谁还会知道!”

“可!”

“不用多想了,我看你就是太敬畏帝君了!”绿翘捧住他的脸,含情脉脉,“我要的是一个真男人!”

“也罢!”兰陵笑把心一横,“绿湄那小丫头呢?可不能让她知道这事。”

“她跑了!”绿翘双眸闪过一丝狞色,“这小丫头精得很,一看不对,果断逃了。”

“这么说她知道了,这就难办了!”

“有什么难办的,斩草除根不就得了!”

“万一让她逃到莲院就麻烦大了,那里面可是有不少高手!”

“放心吧,我已经请人去追杀她了!她上不了岸!”

“可惜了一个美人胚子!”

“哼,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我错了!我错了!宝贝儿,别生气!”

东海,清晨,薄雾。

隐约中,有木兰轻舟划破绸子般的海面一路向西。

甲板上站着五个女孩,霓裳羽衣云缠雾绕,曼妙身姿影影绰绰,只有一张张花儿般的脸庞明艳不翳。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太白的这首清平调用在此处才算神妙。

这五个女孩非是别人,正是刚刚从瀛洲逃出来的芙蓉国少主绿湄以及四位辅政大臣采霞、织云、怜月、拾翠。

小绿湄虽然还不到十岁,却出落得钟灵毓秀,此时站在樱雪四姐妹之中,非但不显稚嫩,反而有一种卓尔不群的淡雅气质。

突然,海面波澜起伏,整个世界仿佛折叠了起来。滔天巨浪卷成了口袋,又将整个世界都装了进去。

“海妖!”

四姐妹几乎同时抽出宝剑,背靠背将绿湄紧紧护住。

浪眼中漆黑一片,小船几乎悬空倒置,并渐渐有了散架的迹象。

“三妹,四妹,你们带少主进仓!二妹,我们合力冲出去!”采霞果断下令。

“好!”怜月、拾翠扶着绿湄就进了仓楼。

“走!”采霞、织云同时抛出一条丝带,扯着小船就向洞口微光处冲去。

小船破开水幕,终于重见天日。

“何方妖孽,还不现身!”彩霞一声叱咤。

海波散去,涌出一座黑色“小岛”。

“小岛”脱离海面,渐渐露出了真容。这是一只百丈大小的蝠鲼,背部漆黑如墨,腹部苍白如纸,嘴眼狰狞恐怖,像是鬼画符。

蝠鲼背上并肩立着两人两骑。一人身高丈二,葫芦头,秃眉竖瞳,整个人细长溜圆,就像是一根棍子,胯下骑着一只锦绣大龙虾;另外一人矮他半尺,块头却大了他一倍,笆斗脑袋,须发怒张,整个人上粗下细,就像是肉山倒转,座下是一只蓝光帝王蟹。

“东海六圣!”采霞面色凝重。

东海六圣,虽名为大圣,实际上却是大妖。眼前这两位就是东海六圣之中的覆海大圣蛟魔王、移山大圣狮驼王。

“小丫头,既然识得我等名号,还不束手就擒!”蛟魔王嘿嘿一笑。

“两位要杀我们?”采霞皱眉。

“不错!”蛟魔王趾高气昂,那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几只小兔子。

“为什么?”采霞质问。

这东海六圣也算是成了名的人物,绝不会无缘无故对付几个弱女子。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狮驼王瓮声瓮气。

“果然是她!”采霞咬碎银牙,“两位白日杀人,眼中可还有帝君律法?”

“我们既然敢接这买卖,就不怕它州府追查!”蛟魔王哈哈大笑。

“她给你们多少,我们也给多少,如何?”

“同价的价钱,又省了麻烦,这倒可以考虑!”蛟魔王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两圈,“好吧!你们若是能拿出二十万,老子转身就走!”

“二十万!”采霞色变,“我们仓促出行,并没带这么多玉璧,可否缓上几日?”

“没钱就得死!”蛟魔王突然化作一道青色电光冲向了采霞等人。

青光之下,天空、大海再次折叠,卷成了万花筒。

翻天覆海,这就是蛟魔王以身为棍的大搅乱神通翻天覆海。

木兰舟瞬间解体,碎片如雪花纷飞。

“开!”采霞、织云双剑合璧,硬生生在浪卷上豁开了一个口子。

“走!”怜月、拾翠牵起绿湄的手臂直冲云霄。

“哪里走!”一圈金色光晕刚好挡在了五人面前。光晕径有百丈,中间是一个狮头虚影。狮头嘴巴一张,大有吞天之势。

千钧一发之刻,海面上突然生出了一朵朵紫色莲花。

起初是几百朵,眨眼间就变成了几千朵、几万朵,密密麻麻,无边无际。

滔天巨浪顷刻平复,遮天金晕瞬息消散,天海之间重归清明。

“什么人!”蛟魔王大惊失色。

这时候,众人才见眼前多了一位长发及腰的白衣佳人。

她裸足踩在一根青蓝色的羽毛上,手里捏着一支翠绿短笛,整个人如出水芙蓉,一尘不染。

“青莲圣女!”狮驼王张大了嘴巴。

“扯呼!”蛟魔王知道事不可为,连忙驱虾就走。

白衣佳人也未阻拦,只是向绿湄等人问道:“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采霞这颗心总算落了地,“多谢圣女出手相助!”

“谢谢姐姐!”绿湄嫣然一笑,并没有任何失魂落魄的样子。

“你叫我姐姐!”青莲圣女双眸闪过一丝暖色,“小妹妹,凡俗间的事我不愿沾染,也帮不了你什么,就把它送给你吧!”

说完,佳人脚踏紫霞而去。半空中,只剩下那根青蓝色的羽毛。

众人靠近,才发现这根羽毛并不是真正的羽毛,而是一根类似雪花的修长晶体。晶粒间散射的微光,让它看上去与真的羽毛一模一样。

“莫非它就是流光羽?”织云双瞳溢彩,宛若幽兰花开。

“不会错!”绿湄抬起手臂,伸出了一根手指。

羽毛被手指触碰,竟轻飘飘飞舞起来。

“有了这件神器,我们很快就可以到花谷莲院了!”怜月十分开心。

“我们不去花谷,去竹海!”绿湄一双眼睛水光潋滟。

“少主,多走一步就多一分危险,竹海莲院太远了!”采霞谏言。

“霞姨,东海六圣只现身了两个,你说其他四个会在哪儿?”

“少主,你说他们会在前面设伏?”

“设不设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一定不会放过西行花谷这条线!”

“少主英明!”

流光羽神华一闪,缥缈间踪迹全无。

侠国为竹之祖地,可以说遍地修竹,但能称之为竹海的却只有一处,那就是这绿云谷。

这里的每一根竹子都是上苍精雕细琢的瑰宝,每一节都挺拔俊秀,每一叶都滴翠无声,成千上万根竹子排在一起,排成了云,排成了浪,排成了氤氲画,排成了天籁声。

月华流水般倾泻在竹稍上,明艳而灵动的翠色渐渐凝固了夜空。这时候,整个绿云谷就是一块梦幻水晶。

微明中,一根羽毛轻飘飘荡进了竹林。

“跑,我看你们还能跑多远!”

来人牛角板牙、青眉紫瞳,身穿一副锦绣黄金甲,腰束一条三股狮蛮带,手中蓝靛大环刀掩杀星月,胯下碧水金晶兽呼气如雷。

此人非是别人,正是东海六圣的老大平天大圣牛魔王。

“牛魔王,为了区区二十万,你从东海一直追杀到竹海,值吗?”采霞面色苍白,额角上一层细密汗珠在冷月的辉映下恍若霜华。

神器对精气神的消耗非同寻常,这一路,四姐妹虽是轮流掌舵羽儿船,却还是到了筋疲力尽了地步。

“二十万是不值,但若加上流光羽那就是太值了!”牛魔王无耻一笑。

“这流光羽可是青莲圣女的神器,你也敢抢?”采霞警告。

“明抢当然不敢,暗抢有何不敢!”牛魔王两眼冒光,“今个抢了你们,明个我就卖给七逍遥,天知道是谁干的!”

“这里的州府可不同于东海,你可想好了!”采霞再次出言警醒。

“侠州法明,我知道,不用你提醒!”牛魔王一脸不耐烦,“灭了你们我就走,保证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总行了吧!”

“堂堂一大妖竟然欺负几个弱女子,牛魔王,我真为你们蛮牛族感到羞耻!”

月光下,一人踏着竹浪缓缓走来。他个头不高,身形稍圆,披着一张竹蓑衣,戴着一顶竹斗笠,腰间还系着一支竹萧。因为斗笠压得很低,所以看不到容貌,但从声音上可以分辨出这是一个年轻男子。

“你是谁?”牛魔王微微一惊。

“你怎么不问问这是什么地方?”来人声如洪钟。

“你是熊猫族的人?”牛魔王这才想起绿云竹海是熊猫一族的地界。

“不错!”来人扯下斗笠,露出了一张圆煞日月的包子脸、一对亮煞星辰的富贵眼。

说它是富贵眼,是因为熊猫一族的碧眼方瞳实在是太像玉逍遥了。

一张包子脸,一对富贵眼,再加上一个圆滚滚的身子,这也只能用憨态可掬四个字来形容他了。

牛魔王不认识他,是因为久居海外,是因为孤陋寡闻。

风云会上,他技惊四座,青城斗法,他婉拒邀约,他就是熊猫一族有名的后起之秀果宝。

“你想怎样?”牛魔王上下打量了果宝一番,又把目光落在了那根羽毛上。

“当然是送你去州府!”果宝已然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杀机,“怎么,你还真想在我绿云谷杀人灭口?”

“哈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头也敢来多管闲事,看来老子今天要多砍一刀了!”牛魔王狰狞一笑,跳下了碧水金晶兽,手中蓝靛大环刀当啷乱响。

果宝也不示弱,手中竹萧一晃,登时变成了一条茶碗粗细、丈许长短的墨绿棍子。

“打龙棍!”牛魔王差点炸了毛。

打龙棍,熊猫一族的镇族之宝,虽然同样价值不菲,牛魔王却不敢贪这个便宜。熊猫一族表面上温和敦厚,实际上却十分好战。此人身怀打龙棍,必然是熊猫一族的嫡系子弟,若是真杀了他,这麻烦可就大了。

“既然打龙棍在你手里,我就给你个面子放她们一马!”牛魔王扭头就走。

“我说了,我要送你去州府!”果宝不依不饶。

“你!”牛魔王恼羞成怒,反转身,抡起大环刀当头就劈。

果宝临危不乱,双手将棍子往头上一架,硬是挡住了牛魔王这反身一刀。

牛魔王天生神力,这一刀又倾尽全力,没想到却被对方轻松化解,这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智。

一刀接一刀,一刀连一刀,蓝靛大环刀在他手中光芒四射,整个就是一条裂空闪电。

再见果宝,手中棍子通明透亮,简直变成了一道碧绿光柱。

两人从地上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到了地上。

一番斗战之后,牛魔王越发心惊,它想脱身,却又屡屡被果宝截回。

突然,他一声咆哮,扔出了蓝靛大环刀,紧接着化身一头大莽牛直奔竹林外逃去。

那莽牛形似小山,金角银蹄,一身筋肉怪石嶙峋,通体青毛星光匹灿,一跃就是数百丈。

果宝闪过大环刀,脚尖一点,翻了个筋斗云,人又刚好落在大莽牛对面。

“哞!”大莽牛两眼滴血,四蹄腾空,直接就朝着果宝践踏过来。

只见果宝把打龙棍往地上一插,双手虚空划了个圆弧。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百丈大小、若隐若现的太极图案随即浮现。

大莽牛一头撞在太极图上,非但没有破开壁垒,反倒像是陷进了泥沼。

“给我倒!”果宝一个云手翻转太极,直接将大莽牛扔了出去。

大莽牛重重摔在了地上,左犄角断了一截,上门牙也掉了两颗。它不甘,再次弓起了身子,蓄势待发。

“太极伏魔圈果然名不虚传!”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飞入了竹林。

来人是一位女孩,青丝如云雾,朱颜似烟霞,背上一把水晶剑碧光流溢,让她显得愈发明艳动人。

“凌波姐姐来得正好,这头蛮牛企图杀人灭口,小弟正想捉了给你送去!”果宝呵呵一笑。

不错,来人正是楚凌波。眼下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侠州第一执剑者。这牛魔王一进侠州她就盯上了,之所以没动手,就是想看看它到底想要干什么。

“杀人者死,有心未遂者等同视之!”楚凌波秀眉一挑,滴翠剑破鞘而出。

“哞!”大莽牛再次四蹄腾空,妄想鱼死网破。

一道剑光倏然而至,直接钉在了它的脊背上。

大莽牛一声惨叫,坠落尘埃。

有风恰巧吹过,长剑摇曳生辉,一串串碧绿光晕仿佛幽谷间怒放的昙花。


上一章:转运神符(神话31) 下一章:剑帝临世(神话3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7年2月21日,石家庄迎来了初雪,去年失约未至的雪,今年盈盈舞动,声势浩大地降临了。哪怕处于北国,也是难得的...
  • 今晚夜色正好,我悠悠地飞着。这会儿,学生寝室都亮起了灯。那通明的灯光仿佛在召唤着我,她是多么迷人,我就像喝...
  • 2016-9-6 周二 第一次值周,在校门口迎接来上学的孩子们和上班的老师们,有点莫名的激动!每天只一个老师值周,...
  • 女人,请不要以带孩子的名义放弃自己曾经的梦想,工作、赚钱、美丽、健康才能让你真正越来越幸福!没错我请不起保姆,但是...
  • 刚制作了一份 iOS 技能树,欢迎评论和补充。ps. 如果你能点亮五成的技能点,欢迎私信,我可以帮忙内推到大厂。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