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神符(神话31)

96
木易国强
0.6 2018.11.03 12:19* 字数 3998

老陆压神符惊天大忽悠,白衣子真迹艳绝盛世风。


“下面进行第七轮竞拍!”说到这,姬紫衣略作停顿,“因为这件拍品太过玄奥,我帝子阁破例邀请持宝人亲自为大家解说。下面有请持宝人陆老前辈。”

“有劳紫衣姑娘了!”一人挑帘走了出来。

来人是一位老者,身高七尺,面如玉刻,眉、鬓、须修长皓白,飘飘然好似清潭云气,非道骨仙风四字不足言之。

“我这件宝贝,名叫转运符!”老者说着,便从袖筒里取出了一个丝帕。丝帕展开,露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玲珑剔透的晶石。

晶石之中,一枚神秘符文熠熠生辉。

符文有三色,下面是一个横躺的绿色“一”符,“一”符上又竖着两蓝一红三个枝符。这其中,红色的是“卍”符,居正中;蓝色的分别是左旋“易”符、右旋“易”符,居两侧。

“转运符,顾名思义,这是一枚能令人转运的神符!”老者如数家珍,“老夫自从得到此物,好运连连,若不是为了兑换一枚上品道种,也绝不会出手!”

“老先生,你这转运符有何来历?”有人问道。

“从何而来,我不能说,但我可以保证它绝对是化莲纪以前的东西。”老者信誓旦旦。

这时候,姬紫衣也附和道:“陆老前辈说的没错,我帝子阁辨玉大师原心先生已经做过鉴定,这块灵石的确出自化莲纪初期甚至更早。”

“这石头灵光内敛,倒是古董相!只是这符文,又是出自何人之手?”

“据老夫考证,此符没有任何人为痕迹,很可能是天生符文!”老者目露神光。

所谓天生符文,是指一些灵石在无尽的岁月中灵气极致内敛,最终凝成的一种类似图腾的脉络。可以说,这种符文的出现完全是个偶然,但一旦出现就是惊世瑰宝,往往有着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

“老先生说这是天生符文?”

“不错!这一点帝子阁也已经做过鉴定了!紫衣姑娘,还是你来说吧!”老者笑道。

“虽不能十分确认,却也有八分可能,这是玄术大师郭璞先生的原话!”姬紫衣道。

“即便是天生符文,老先生又凭什么认定这是转运符?”有人仍然半信半疑。

“诸位请看,这符上是不是有三个轮子?”老者指了指那两蓝一红三个枝符,“三光轮转,鸿运当头,这不是转运符又是什么符!”

“老先生说笑了,这分明是‘易’符与‘卍’符,怎么能说是轮子呢!”有人大笑。

“大道至简,有时候,门就是门,并不一定非要玄之又玄!”老者摆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风范。

你别说,他这一句话还真镇住了场子。一时间,众人竟是哑口无言。

“底价八十万,一个子都不能少!识货就拍,不识货拉倒!”老者神情凝重,显然是在忍痛割爱。

没有人出价,也没有说话,整个拍卖会场一片静寂。

“有没有人出价?”姬紫衣问了第一次。

“有没有人出价?”片刻后,姬紫衣又问了第二次。

如果三次之后还是无人出价,这转运符就算是流拍了。

“有没有人出价?”

“我出八十一万!”终于,有人打破僵局。

“八十二万!”

“八十三万!”

“八十四万!”

“八十五万!”

……

“九十三万!”

“九十七万!”

“九十九万!”

“一百万!”

“一百一拾万!”

“一百三十万!”

“一百三十万一次!一百三十万两次!”

“一百五十万!”

“一百五十万一次!一百五十万两次!一百五十万三次!成交!”

最终,这转运符被某位赌神请走。

“恭喜陆老前辈愿望达成,也恭喜这位先生慧眼识珠!”姬紫衣笑靥如花,“下面进行最后一件藏品的竞拍。”

她话音刚落,就有一对白衣胜雪的豆蔻女孩捧出了一幅画卷。

这是一幅淡墨水彩,缓缓展开的瞬间,画境跃然纸上。

月华流溢,几尾锦鲤忘情嬉戏;碧波荡漾,株株莲荷摇曳生辉。

一位绿衣佳人斜倚小舟,指尖正优雅地摘起一粒青翠莲子。那不经意间的回眸一笑,更是仿佛洞穿了无尽时光,极尽惊鸿一瞥。

没有留白,一首淡蓝宛若月光的小诗直接洒在了她的发际,“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诗行收尾处有莲形印痕一枚,依稀“书华”二字。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神都被拉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当真是:波心荡,冷月无声。

“白衣子的《西洲曲》!”有人失声大喊。

“藕体莲书,是真迹!错不了,是真迹!”有人几近癫狂。

“咳!”姬紫衣轻咳一声,又把众人的心神拉了回来,“书华是白衣子的字,莲章也是白衣子的章!抛开这不说,试问这世上除了白衣子又有谁能画出此般空灵意境!”

“紫衣姑娘说的没错!白衣子的画既有钟灵毓秀之表,又有诗情曲韵之里,表里合一,自成一境,他人想仿也仿不得!”一人走出,水佩风裳,正是南明紫紫。

“用剑傲英雄,执笔白衣子!”沧海流风神采飞扬,“紫衣妹妹,你就快开价吧!”

“斯人已去,空留绝响!”姬紫衣目露惆怅,“如果紫衣没有记错,三年前我帝子阁曾拍卖过白衣子的一幅早期墨宝《江南》,当时起价是六十万,最终落地价一百二十万。这一幅《西洲曲》乃是白衣子大成之作,底价就以一百二十万起!”

“我出一百二十万!”圣门大财神范蠡第一个出价。

“一百三十万!”龙族东方明玉对于白衣子一直有一种特别的敬意。

“一百三十五万!”瑶池七真之首,也就是姬紫衣的姐姐姬红衣摘下了脸上的面纱。

“一百四十万!”姚青雪冰颜雪眸。

……

“两百万!”沧海流风果断出手。

“两百二十万!”慕容飞卿紧随其后。

“两百四十万!”沧海流风势在必得。

“两百五十万!”慕容飞卿胜券在握。

“三百万!”南明紫紫一语惊人。

“三百三十万!”慕容飞卿仍不死心。

“五百万!”南明紫紫直接秒杀。

“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两次!五百万三次!成交!恭喜姐姐得偿所愿!”五百万的单品交易价也改写了拍卖历史记录,姬紫衣很是兴奋。

“一幅画五百万,我这逍遥盛世倒成就了白衣子!他若不死,或能富甲天下!”某处,一人苦笑。

月河城外,道骨仙风的陆姓太翁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另外一个黄发鲐背的矮瘦老叟。

“前辈请留步!”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吓得老叟打了个哆嗦。

来人白衣翩翩,正是沧海流风。

“这位小哥,你在叫我?”老叟转身,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老丈,你这变化术可是相当了得!”沧海流风笑嘻嘻走近。

“变化,什么变化,这位小哥,你年纪轻轻难道也会眼花!”老叟故作一脸糊涂状。

“行了,你就别演戏了!”沧海流风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唉!”老叟一声叹息,“怀璧其罪,不得不防,老夫也是迫不得已!小兄弟,我这没犯法吧!”

“骗即是夺,老丈你可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小兄弟,此话怎讲?”

“明明是莲符,你却忽悠成转运符,老丈,你这想象力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呀!”

“你见过?”

“当然,我可是白衣门徒!”

“你一个老虎,没事学什么风雅!”

“我警告你,你这可是种族歧视!”

“你就不怕我杀人灭口!”老叟摆出一副大人吓唬小孩的样子。

“我是怕,怕也不能让你坑白衣子!”沧海流风仍然嬉皮笑脸。

“我坑他!是他坑我才对!”提起这茬,老叟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当年他就是用这道鬼画符拐走了我的斩仙飞刀。斩仙飞刀,小娃娃,那可是斩仙飞刀,曾经兰陵榜上无双第一的斩仙飞刀,怎么说也能值个一百多万。”

“你是陆压老前辈!”沧海流风一阵凌乱。

“分赃不可能,老命有一条,想要就拿去!”老叟转身就走。

“小心掉钱眼里淹死!”沧海流风一脸晦气。

碧螺湖,位于芙蓉国皇家山水茵梦湖西畔。整个湖泊百顷大小,湖水清澈温润,古来便是一方丽人所钟爱的沐浴胜地,有着美人镜之称。

湖中只有一座小岛,远远望去,像极了玉盘之中的一颗碧螺。因此,湖曰碧螺湖,岛曰碧螺岛。

八百年前,这里曾出了一位巾帼英雄阅薇莫愁。此女凭借一把神刃上弦月,几乎斩尽海外妖物。当时的芙蓉国主念其功德,便将此地赐封于她,由此世代承袭。

不过,现在这片山水已经易主。一个自称逍遥生的年轻人,以玉璧十万,从没落的阅薇家族买走了整个碧螺湖。

时值樱花之期,整个碧螺岛仿佛变成了一个粉色的童话世界,到处都是婆娑的花影,到处都是飘渺的花香,古老而精致的阅薇小筑掩映其中,说不出的优美静谧。

小岛边缘是一片神奇的珍珠滩,滩上铺满了米粒大小的雪白珍珠。一眼小泉幽幽细生,碧光波动,恍若一颗半掩的夜明珠。

明月沁!不错,这就是与茵梦湖苹果心并称为瀛洲两大名泉之一的明月沁。

清风荷田凉无露,明月玉人暗沁珠,虽然莲田不再,却有玉人依旧。

小泉畔,一对情侣云雨初收,此时正惬意地相偎在月光之下,任由那淡绿泉水轻轻拂触。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自称逍遥生的兰陵笑,而那女子,则是芙蓉国护国上卿绿翘。

随着绿湄日渐长大,两人再不敢淫乱芙蓉宫,只得另做了一个窝。

“红袖佳人的美妙,果然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兰陵笑望着怀里的绿翘,坏坏笑道。

“现在得到了我这个红袖佳人,是否还在想那个绿衣佳人!”绿翘花容含露。青柚般的发翎,与那肌肤间飘渺的橙红相互辉映,此时的她,只覆着一片莲叶兜,像极了传说中的美人鱼。

“哪里会,绿衣红袖,得一足矣!今得翘儿,此生无求!”兰陵笑信誓旦旦。

的确,绿衣清灵优雅、红袖温婉妩媚,自从席佩兰那句“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之后,绿衣红袖,早已是全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挚爱了!不过,这得一足矣,实在不是他的心里话。

“来,让我看看你的心!”绿翘一双眸子凝视兰陵笑双瞳,“你说谎了!”

兰陵笑汗颜,只得赔笑,“哪能呀!”

“得不到的永远最好!你们这些男人,天生都是花心大萝卜!”绿翘噗嗤笑了,“看你这可怜样,我就帮你一次吧!”

“真的!”兰陵笑抱着绿翘一阵狂吻。

“骗你干什么!”绿翘花枝乱颤,“妾身这就写一封家书,让我那姐姐回来省亲。”

“那,祝小山呢?他不会也跟来吧!”

“你怕他?”

“我怕他做什么!一个穷酸书生!”

“你又说谎!”

“这家伙声名在外,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兰陵笑低头。

“放心吧,他去地州的忘川莲院了!”绿翘白了他一眼。

“什么是红颜知己?这就是红颜知己!哈哈!”兰陵笑得意忘形。


上一章:逍遥盛世(神话30) 下一章:碧眼方瞳(神话32)

莲中秘之神话
莲中秘之神话
14.2万字 · 7572阅读 · 16人关注
本作品属于莲中秘系列第三部。 如果说《传奇》是热血沸腾,《史诗》是浪漫如歌,那么《神话》则是波澜壮观。 太华裂土,群龙无首,七国内乱外战,人神合纵连横,看傲风云如何逍遥天下! 长空一剑起,流光照太虚。我笑苍天笑,我泣苍天泣! 盛世十年,浮华掠艳,难掩人心之变,大厦将倾,看白衣子莲佑归来。 身是泥中藕,心是莲花开。凌波飞双蕸,不染尘与埃。 是宿命之敌,还是血亲兄弟?是拔剑相向,还是携手并立? 人性之光冲破生死界限! 一念生,一念死,生和死又有什么区别!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