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离镜:我们曾经都爱得擦肩而过,到最后一无所获

说到离镜,坊间对他的评价大概都是渣男这一类的吧。但是我其实并不觉得他是坏的。对于离镜,我很能体会他的内心,因为我和他有着相似的经历。其实很多人会这么认为离镜,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在原著里面,对于离镜的描写比较少,仿佛这就是离镜,以离镜之种种作为:玄女也好、玉魄也罢,可以说是伤得白浅极深,与之不共戴天。

但当白浅回忆起往事,再见离镜时,虽然亲口承认“离镜,你的确是我白浅这十四万年来唯一倾心爱过的男子。可沧海桑田,我们回不去了”,但可以看出白浅她已经放下了这段缥缈虚无的感情。离镜,不管是对于白浅,还是对于玄女来说,最后不过都只是个擦肩而过的过客。纵然他姿容绝艳,眉间似有千山万水。

曾爱慕你容颜

翼族第一花花公子的二皇子离镜,居然在美人面前失了态,尤其这美人还是一个男人。天雷滚滚在离镜大脑中炸开,难道他竟步了他父王的后尘,成了个断袖?(他不愿意当个断袖,十分不愿意当个断袖,其实是有原因的,原因就在于他的父亲擎苍。因为原著里面擎苍是个断袖,就做了许多对不起他母亲的事情,令他的童年过的十分悲摧)。

他不相信,不敢相信司音是女的。除非,除非这男子其实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姑娘。于是他借口看衣裳,动手去剥他的衣衫,发现原来真的是个男子。他想了很久,也许,如果是司音,就算是做一回断袖,也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为了司音,断袖何妨?可是他爱司音的又是什么?他爱的也许只是司音的容颜。因为这张脸,他可以将“一生最憎厌断袖”的原则抛诸脑后;却又与和司音有着同一张脸且是女儿身的玄女风月巫山。

我明白得太迟,而你终究不会在原地等我了

离镜想利用玉魄来得到司音,而结果正是这种自己的偏执的任性葬送了自己的一段感情。为了救师傅,司音第一次对离镜低头,那么的恭敬,那么的卑微。他有心隐瞒了玉魂的所在,叫他拿自己来换。他要司音真正卑微到极点,再回到自己的身边。

可是白浅是四海八荒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请求,已经是底线。离镜确实想再得到司音的回心转意,但是在司音身受重伤时,想到的却不是他。纵然是千般刁难,司音为了师傅也是卑躬屈膝,万般忍让。他不曾明白,需要道歉的是自己,而不是这般计谋去挽回。最后只能是分崩离析。司音悲愤欲绝,只留下了“不共戴天”这四个字给他。当他再见司音,当白浅告诉他司音就是自己时,离镜才终于明白,自己明白的太晚,当初他到底为了什么背叛了阿音? 离镜第一次感觉到,当年的自己,是如何的可笑。

直到今天我才记住你的脸

玄女终于在昨晚上的剧情里,悄然下线。玄女的一生只爱了离镜一个人。纵然是有违天意,也想能够为离镜生下一个孩子。她是真的爱离镜。然而离镜却终日沉寂在错过白浅的后悔和自责中。两个已经结了婚的人,却过着单恋的日子。若是离镜能够释怀与白浅错过的那段感情,或许他们两个人一生会有些改变。

但就在玄女死去之时,“直到今日我才记住了你的脸”,离镜这句话道出了多少的后悔。或许这个时候离镜才明白,玄女或许才是更值得他去爱护的一个人。可他却浑然不知,身在福中不知福,这也正是离镜最大的悲哀。

离镜,墨渊,夜华,这三个与白浅都有过感情的男人,离镜在其中显得相形见绌。他没有墨渊对司音的无微不至,没有夜华对白浅的情切意坚,离镜留给白浅的,或许只有初恋时短暂的美好,但更多的还是决裂时的悲伤。任什么感情,恐怕也抵不过七万年的心头血了吧。错过之后的挽回,多半是徒劳,执着越久,伤痛越稠。

离镜的一生,都是在擦肩而过,到最后一无所获,徒留遗憾。他错过了一个自己深爱的人,也错过了一个深爱自己的人。过错是偶尔的失误,但错过却是永远的遗憾。离镜的两次错过,也注定了他悲哀的一生。离镜心里面的后悔,我有体会,但你终究要释怀。错过的终究是过去式,你一直认为TA就是最好的,或许正是你心里面的这种遗憾在作祟。错过了自己爱的人很遗憾,但是错过了爱自己的人很悲哀。

《三生三世》:如果你是白浅,要结婚你会选······

《三生三世》玄女:我们都曾经爱得执迷不悟,到最后惨不忍睹

《三生三世》夜华:我们都曾经爱得小心翼翼,直到最后不分彼此

《三生三世》素锦:我们都曾为爱情入不敷出,却变得若有若无

《三生三世》素素:我们都曾为爱情义无反顾,到最后却体无完肤

《三生三世》为什么是你的心,你的肝,你的宝贝甜蜜饯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