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性别的我

图文/黄婷婷

经常会听到一句话“男女没有纯洁的友谊”,我就呵呵了。

初次见到董小贱的时候我手里抱个猴子公仔,跟初恋s君从北京国贸的公交车站钻出来,那时候s君下午请假没开晚会出来接我,正撞见回去开晚会的董小贱,董小贱看着他领着我,漏出一口白牙笑着说“哟,女朋友吧!”

s君心虚啊,应了声“啊”,就拽着我逃跑了,我也没招呼一声就被拽走了,走老远还看见董小贱露着一嘴白白的牙齿笑着望着我们。样子好贱啊!哈哈!

之后我也忘记我怎么再见董小贱的,又怎么跟董小贱熟悉的,我就记得董小贱说“婷婷,我第一次见你,你这丫头一点都不热情,但是我懂你,你就那样,外面冷漠,内心澎湃。我知道s君逃晚会,我就特意逗逗他。”看着他得意的表情,真的好贱啊!哈哈!

董小贱跟我聊天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他懂我,s君在的时候,我俩总是低头窃窃私语,当然大多数都是我听他说,因为经常我刚要说话,董小贱总是说“婷婷你不用说了,你开个头,我就知道你要说啥,然后他就吧啦吧啦说完问我,对不对?我就拼命的点头,默契的击掌说“太特么对了”,这种游戏基本每次见面都要上演,每次我俩聊着聊着,就都默契的偷偷看看一旁的s君,s君就头也不抬的看着手机说“你们俩说的我一点不感兴趣,你们继续。”

经常我们三个人的时候我都一边挽着s君,一边挽着董小贱,有一次我们三个人去参加他们同事的婚礼,桌上大家逗新郎,说s君跟董小贱都是我的男朋友,新郎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们,也许我们表演的太默契,到最后宴席结束,还问大家到底谁是我的男朋友,大家都哈哈的笑着说,他们也真不懂了。

但是s君从来没有吃我们的醋,s君那个时候总是在说,感觉上班有一个我,下班还有一个我,董小贱上班跟他说的话,下班我都会同样问一遍,觉得特别没有新鲜感。

后来我跟s君分开后,我就离开了北京,董小贱经常就会跟我视频,聊聊我的近况如何,就在上个月,我回了一次北京,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董小贱,见到他后我俩就跟平常一样,吃饭聊天,还是跟以前一样非要头顶着头窃窃私语,董小贱说“婷婷,真不骗你,你知道我这人从来就不会恨一个人,但是你知道吗,我特别特别特别……恨把你们分开的人,曾经你跟s君一起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就像一家人,感觉从来不会觉得因为自己一个人而孤单,但是你们分开后,我们的家就像解体了一样。”

我挽起董小贱的胳膊说“小贱,来,咱俩想想如果我们俩在一起了会怎么样?”

我们俩就默契的脑补五秒,俩人都一个激灵,赶忙拉开距离,几乎异口同声说“太吓人了,人怎么能跟自己结婚啊!”

直到分开的时候,董小贱说“你走吧反正我从来都没感觉你离开”

我点点头,跳上公交车,恍惚中感觉看到当年在百环家园董小贱坐在他的窗前,望着窗外,他家的那扇窗,也是我每次去都会盘着腿眺望着,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一个人有几个灵魂,但是能遇见一个跟自己一摸一样的灵魂应该算是一种幸运吧,即使不用说话,也知道对方要说什么,即使见面马上开启话痨模式也感觉好像跟最熟悉的自己对话一样。

可是我想说,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不会陪谁到最后,我已经不再怨恨谁,那些陪我们走一段时间的人,就留在曾经的记忆里,我们三个人相聚的画面就搁放在记忆也挺好的,未来一个人要走多久谁知道呢?但是至少今天还好,明天还在,也许下一段故事更加的美,谁说不是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