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

字数 2222阅读 415
图片发自简书App

至从几天前,狗子与文学讨论了动物之间的爱情后,文学发现狗子的思维逐渐变化。从对动物单一的认识转向对动物群体的关注,甚至对生态环境保护都有着自己的想法。

文学很是欣慰,身处小山村,伴随最多的就是山中的花草树木、鸟兽鱼虫。这些自然状态下可爱的生灵,却面临着生态恶化的危机。虽然朴实的山村乡民根本不懂这些,但文学了解。随着狗子心态的不同,似乎冥冥之中也让文学看见了改变村民保护生态环境的希望。

晨曦中,狗子正在小花园里为花木剪枝去叶。经过狗子精心整理,花园里呈现出勃勃生机。粉的凤仙,昂头挺胸,簇簇展现,似乎霓虹灯下妖艳的舞者。白的茉莉,笑魇迷离,又纯洁芳菲,让人既怜又惜之感。

文学走向狗子:“这几天,闷在书中,思考什么?”

狗子抬起头,笑了笑:“有些想法,只是不太成熟。像这个花园也可以说是一个生态环境吗?”

“当然可以。生态一般来说是各种生动体存在于自然界中的状态。像这个花园里,各种鲜花争相开放,你方作罢,我方怒放。花枝上蚜虫吮吸着枝叶上的汁水。花枝间隐匿着蜘蛛,织着网,捕捉各种路经蛛网的小虫,包括蚜虫。螳螂扯破蛛网,捕杀蜘蛛。鸟儿寻觅,见花间的螳螂便飞起啄食。从花到蚜虫,蚜虫到蜘蛛,蜘蛛到螳螂,螳螂到飞鸟,这一大帮生物的生长与发展是相互依存的,这就是小生态环境。”

“从花到飞鸟,这便是一个由生物所构成的食物链。”狗子微笑着摘下一朵茉莉花闻了闻。

“没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食物链里有什么奥秘?”文学发问。

狗子马上答道:“各种生物间相互作用,相互依存。”

“总结的不错。还有吗?”文学问。

狗子一脸的茫然,生物之间相互捕杀,索取食物,还有什么?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们还以花到飞鸟的这个食物链为例。这个食物链中,花通过光合作用制造出养料满足自身生长需要,这是一种能量的创造过程。蚜虫吸食花木的汁水得到能量,从蜘蛛到飞鸟都是从对方身上获取能量。换句话说能量从花身上传递到飞鸟身上结束。”

狗子依然一头雾水,直愣着,不明白地望着文学。

“这个食物链共有五个环节,太多了,一般情况下只有三、四个环节。怎么会这样呢?这存在着一个能量传递的问题。”文学停下来喝了口茶,润润嗓子。

“动物在它捕获对手并吞食后,便从食物中获取能量。这些能量一般呈现出两种运作方式:一是作为自身生长的能量储备,二是由动物身体运动而消耗掉。而作为食物链较顶端的动物,比如鸟类在飞行中将所获取的能量消耗掉了90%,只有10%的能量保留下来。因此,食物链当达到第五、六环节能量基本趋向于消失。所以,大自然中食物链平均不超过四个环节。”

“食物链还真神奇!”

“是的!食物链底层的植物是生产者,创造出能量。而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间接或直接获得能量,他们是消耗者。当动物死亡,尸体将被食腐细菌分解而又化为无机物回归尘土,他们是分解者。每一个环节的动物种类数量逐渐减少,这样子我们便发现能量在快速传递时,越接近食物链开端的物种数量越丰富。越接近食物链顶端的动物种类、数量较少,但是活动范围却大。所以我们看到的食物链呈现出一个金字塔形状。”

“我这几天一直想一个问题,假如这世界上的动物都消失了,会怎样?”狗子说。

“不用说全部消失。如果我们让食物链上的一个环节灭绝了,会发生什么?”文学将问题回抛给狗子,只不过他把狗子的问题融入了食物链内。

“这样势必会影响上一级动物。”狗子说道。

“不仅仅是上一级,而是整个食物链。比如:草、兔子、狼。人们喜欢兔子,消灭了狼。兔子没了天敌,数量无限增加。草地最终无法承载兔子的数量,植被遭破坏,兔子没了食物。结果,整个食物链倒垮。”

“原来会是这样子!”

“而且,每种动物又不是单一的属于一条食物链中,这样就涉及到整个区域里的生物网。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呀!”文学感概到。

“也就是说一个区域内一种动物的灭绝,将带来整个食物链的灭顶之灾。”狗子将茉莉花埋在花土下,略有所思地说道。

“是的!我们不得不提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身边环境的变化,现在与你小时候有什么不一样?”

狗子展开思绪:小时候溪水清澈见底,小鱼成群结队,他和小伙伴们在没过膝盖的溪流中嘻戏。如今,溪流只有刚超过脚面的高度。没有了儿时的滔滔向前,只有臃懒地淌着。儿时树林里鸟儿欢唱,彩蝶飞舞,百花争艳,现在偶尔听到鸟鸣声,而且还得是清晨。夜晚虫儿舞动,却能隐约感觉到虫儿飞舞的忧伤,因为许多儿时的虫儿伙伴早已不见踪影。

“是呀!记忆里的世界更加的精彩,许多小动物好像很少遇见了。他们仿佛从我的记忆里消失了一般,你不提醒我还真没感觉出来。”狗子突然感觉一种温馨、一股暖流,在心中渐渐消亡。

人们对身边的变迁视而不见是非常可怕。我们努力改变自己的状态,把身边的一切建设成符合我们人类自身利益要求的所在。却往往忽略了建筑时,对整个环境乃至生物之间的破坏将是灾难性的,可我们并未自知。”文学越说越激动,脸上呈现出忧伤的表情。

狗子终于明白,平时文学经常到刀崖山上,将一些枯萎的草木铲除,而又重新栽种上小苗。告诫村民们不要无缘无故砍伐树木,村民们起初总是回应:我们的山,我们的树,我们不用,谁用?随着文学的坚持,人们也就逐渐转变了这个观念。

狗子不得不佩服文学的坚持,一个外乡人来到这样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山村。不是想着怎么调入市区,而是想着怎么保护山林。这怎能不让狗子感动。

狗子在心里告诉自己,以文学为榜样造福家乡。狗子此时此刻望见文学眼睛里充满活力而又坚毅的光芒。


《文学里的动物》

欢迎阅读“孤独一刀”动物系列小说。您的阅读与指点,是我写作莫大动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