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第四章 勃然大怒

九月的清晨是美丽的,空气是那么的新鲜,有一丝凉凉的惬意。路边倔强的小草头顶点点露珠,晶莹剔透,一缕缕轻柔的雾笼罩着晨曦的村庄,一切都显得那样寂静。

太阳羞红着脸起床了,不好意思地,慢慢地,在层层云雾的托举下,一点点地爬上树梢,露出灿烂的笑脸。

“这是去哪儿?”

邻居李姐的母亲拎着一兜吃的和刚刚出门的李二妮母子碰了个正面。

“往北去,去孩子姑姑家。”李二妮柔和而又平静的回答道。

“噢,陌念那吧。”说完紧走两步,从袋子里取出一块月饼塞到小陌手里。

“拿着吃吧,孩子。”

小陌抬头看了眼母亲,手里拿着月饼怔在那,纹丝不动。

“李婶给你,你就拿着吧。”李二妮的话安抚了儿子举棋不定的心。

“谢谢李婶。”小陌举着月饼仰脸冲面前的妇女笑了笑。

几句寒暄过后,李二妮载着儿子出了村子,路过自家的玉米地时,停了下来,抱下儿子。

小陌没有陪母亲去玉米地里,而是在路旁的树下等待着。微风拂过,阵阵凉意袭身,知了的叫声在风中有一声没一声的飘散着,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小陌的手中拿着半块月饼,目光瞥了眼,咽了咽口水,转向自家的玉米地。

这时,李二妮从地里钻了出来,理了下头发,扯一扯衣服,向摆手的儿子走去。还是按照惯例,在月饼上咬了一小口。

“娘,你在咬一口,大点口。”小陌怏求道。

“不了,这有什么好吃的,甜不索的。(方言,太甜的意思。)”

车子在坑洼的土路上行驶,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坐在大梁上的小陌身上,一闪一闪的。

“小陌,等娘卖了玉米就送你去上学吧,晚是晚了点,但娘相信你。”李二妮语气柔和的跟儿子商量。

“娘。我不去上学,我要陪你下地干活。”

李二妮喘了口气,蹬车的双腿暂停了下。

“不上学怎么行,和你差不多的孩子除了阿旺,都上学去了,你再不去,就跟不上人家了。咱家谁也没上过学,难不成你大了也要和娘这样没文化?”

“娘,求求你了,明年在让我去吧,到时候我跑快点,指定能追上别人。”小陌着撒娇。

调皮的小陌把母亲逗乐了,可他怎么会懂得母亲笑声中夹杂的担忧。

儿子的回答如匕,刺痛了李二妮的心。自己的孩子自己明白,小陌一诞生就和别的孩子不同,艰难困苦的环境造就了他纯朴懂事的秉性,会不会成就他呢?

这是个迷,是所有人都未知的迷,包括李二妮。

只要儿子健康、茁壮就好。既然不愿上学,那就过段时间再说吧,卖玉米的钱给儿子留着……

“娘,你生气了吗?”小陌扭脸看着母亲,眼神里流露着自责。

儿子的话将李二妮从游离的思绪中拽了出来。“没,没有,但你明年必须上学哦。”

“嗯。”小陌点了点头。

其实,他明年也不想上学,至于为什么,或许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小陌得到母亲的应允,坐在大梁上的他安心睡着了,是路边鸡毛腐烂的味道和空气中蔓延的腥味驱散开小陌的惺忪。

他睁开眼,望了下四周,知道目的地到了。

临近门口时,就听到二姑家大狗的狂吠声,听起来比陌升的声音还要大。小陌后退了两步,拉扯着母亲的衣角,迟迟不敢向前。

“姑姑,姑姑。”

小陌在母亲身后喊道,正在院子里杀鸡的二姑夫王飞虎闻声来到门前。

“嫂子来了,屋里去吧,小念在屋里呢。”说完向屋子喊了嗓子。

“小念,大嫂和小陌来了。”

小陌的二姑陌念领着儿子阿豹从屋里走出。

“嫂子来了,阿豹快叫妗子。呦,小陌越长越像小姑娘。”

李二妮微笑着,在陌念的陪伴下进了屋子。

不一会,王飞虎洗了洗手,和李二妮唠起了家常。小陌依稀记得聊的是陌升、钱氏还有收秋的事。

阿豹比小陌大几岁,同龄人自然好接触,即便不怎么碰面,一会儿就熟了。他带着这个矮小又乖巧的弟弟在院子里跑着、闹着、叫着、笑着。

小陌时不时地用木棍去杵刚被斩断了头的公鸡,每次都会惹得公鸡蹭地站起来,然后向无头苍蝇般乱撞一气。吓得小陌总是扔下木棍就跑,引得阿豹哈哈大笑。

“好了弟弟,别闹了,饿不饿啊?”

小陌点点头,没有言语。

“等着。”

看着阿豹转身的背影,小陌满怀期待。

片刻,阿豹从偏房蹦了出来,手里握着一个白面馒头,又钻进隔壁偏房。小陌紧紧尾随。

只见他将馒头撕开两瓣,又不彻底分离,从糖袋舀了一大勺糖,压了压递给自己。那熟练的动作,像极了一个久经战场的惯犯。

“怎么样,好吃吗?”阿豹一脸得意的问弟弟。

狼吞虎咽的小陌哪有空搭理他,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阿豹怎会知道这个裹了白糖的白面馒头对弟弟有多大诱惑,馒头转瞬间就被小陌三下五除二消灭掉了。阿豹腆蝈蝈般的肚子,一双眼睛瞪得浑圆,整个人都显得不协调。

“走,管我爸要钱去,咱们去买甲一麦。”阿豹牵起弟弟的手,快步向屋子走去。

甲一麦,在小陌听来是那样熟悉,又是那样陌生。他想到了阿旺,想到了脆脆、香香的味道。

屋子里,阿豹央求着满脸油光的父亲。“爸爸,我想吃甲一麦……”

正在夸夸其谈的王飞虎一把推开儿子,勃然大怒道:“你说你一天买几包,总是乱花钱,我挣个钱容易啊,不给。”

李二妮看了儿子一眼,小陌怯怯地靠在床边上,站在母亲身边,懦懦地说“娘,我听话,我就不要。”

令小陌始料未及的是,自己的话似一把导火索,紧接着二姑夫的回应似一颗炸弹,“砰”地一声,在自己幼小的心灵上炸开了个口子。

“买一包吧,小陌不吃。”王飞虎缓缓从口袋里抽出一沓钱,挑了张最小面额的扔在桌上。

凌乱了,小陌的心彻底凌乱了。如同时节地里错综复杂随风飘荡的玉米叶子。以至于怎样吃的午饭,怎样离开的,都不曾记得。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