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第五章 宽以待人

回家的路上,小陌低头不语,直到闻不见腐烂鸡毛的味道,空中没了腥味。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了,他在等一个解释,等一个母亲的解释,因为他只相信这个称呼。

“乖儿子,装睡呢吧。”李二妮柔声细语地问道。

小陌久久未予回应,在母亲面前装起了大尾巴狼。

“还生气呢,其实,你二姑夫和你闹着玩呢。”

小陌的心里闪过一丝侥幸,但又马上开始质疑。“娘,你说的是真的吗?”

李二妮低下头,用下巴蹭了蹭儿子的头“当然是真的了,娘什么时候骗过你。”

“可当时二姑夫说的跟真的一样,让人心里难受极了。”小陌的言语里仍夹杂着些许不满意。

一场雨水一场寒,临近傍晚的风不知来向何方,肆无忌惮地穿过树林,掠过渐枯的草儿。李二妮甩了甩骨节变形的手,内心思忖着、踌躇着。在她看来,儿子幼小的心灵是脆弱的,同样也是执拗、倔强的,但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过于偏执。

李二妮不知道公婆,妯娌,甚至自己男人的某些成人都难以接受的行径,会给自己逐渐懂事的儿子带来怎样的影响。但作为一个母亲,她想纠正、强大儿子这个年龄段所存在的敏感心灵,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怀着仇恨的心成长。

她再次低下头,和儿子贴了下脸。“可能你二姑夫今天不高兴,所以不小心、不经意说出那样的话,你可不可以像以前原谅娘一样原谅他呢,要知道,大人也会犯错误的。”

“娘,他怎么能和你比呢,你是我娘啊,他又没生我养我。”小陌嘟起了嘴。

李二妮依然没有放弃,因为她知道,对儿子的教育而言,她是初始者也是终结者。她没上过学,但相信常言,常言道:三岁看老,何况儿子七岁了呢。他要为儿子内心博取宽容、阳光。

“你要常想别人对咱的好,每逢秋忙、麦熟时节,你二姑夫只要有时间就来帮咱们吧。再者说,你作为一个小男子汉,心胸要宽广、大度,是不是?”李二妮语重心长道。

“好吧,我要做一个合格的男子汉。”小陌微微笑了下。

或许王飞虎是故意的,又或许他是无心的,但这一切对小陌而言都没了意义。他原谅了他,在母亲的帮助下。为此,小陌还牢牢记住了:男子汉,心胸要大度,虽然偶尔会受些伤害,但只要想想别人的好,伤害或许就会减轻些许。

路边向日葵的脸被太阳晒黑了,不知是太阳成全了它,还是伤害了它。

中秋悄无声息的来临,对于家徒四壁、穷愁潦倒的陌家而言,这只不过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面千篇一律的循环,但还是让小陌记住了。

阿旺给自己送来一块月饼。陌升、钱氏中午单吃的。

母亲犹豫着从橱子里捧出两个鸡蛋,打在碗里加上水和面,给自己蒸了碗鸡蛋羹。

当母亲敲破鸡蛋的那刻,小陌也想说自己不吃,“留着卖钱”诸如类此的话,但他还是忍住了。

中秋,秋收,时间不紧不慢地流走。不会因任何人任何事而稍作停留。

早起的鸟儿落在窗台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似乎秋收跟它们有着莫大的关系一样。小陌就是被这些不速之客惊醒的,他起身看了眼身边叠得整齐的被褥,知道母亲肯定下地劳作了。

洗漱完毕的小陌决定给母亲送点吃的,因为他能猜到母亲肯定没有吃饭。于是他倒了杯水,拿了个长得还算“帅气”的窝头,蹑手蹑脚地出了大门。

小陌随着太阳恩赐的影子而行,清晨潮湿的空气凉凉的吸入肺里。拎水杯(其实就是一个罐头瓶子)的手逐渐麻木,他停了下来,倒了倒手。

这个罐头是谁买的呢?是大姨,还是小姨,反正不是二姑,更不是大姑。小陌只记得这瓶罐头母亲让他吃了好多次,在自己听话或者被责备的时候。母亲只不过喝了几口甜水而已。

走在那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田间小路上,小陌的心中莫名其妙地激起层层微浪。不知是为自己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自家的地头而激动、欢畅,还是心疼为了生活而不辞辛苦超负荷奔波劳作的母亲感到哀伤。

“娘,娘。”小陌不顾脚下的玉米茬子,向半截地里的母亲发出了爱的呼唤。

李二妮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扭头看着朝自己跑来的儿子。“大清早不睡觉,怎么跑地里来了。”

小陌奔到母亲面前,平稳了下呼吸。“娘,给你,歇……歇会吧。”

呆若木鸡的李二妮愣了片刻,缓缓从儿子手里接过水和干粮。

她的心沸腾了,儿子愈来愈懂事,欣喜之余她又开始担心儿子的未来。儿子是她的所有希望,如同前方慢慢升起的骄阳,可是为何,为何会有乌云的阻挡。她已下定决心,信念势不可挡,她要为儿子撑起一片天,让儿子在乌云下别样绽放。

母子双双蹲下,小陌将手搭在母亲的腿上,感受着衣服浸湿后的冰凉,分不清汗水还是露水。

“娘,赶快吃了吧。”

“嗯,儿子真乖,你吃了吗?”李二妮微笑着咬了口窝头。

小陌点了点头,半跪在被母亲放倒的玉米茎上,剥开了玉米。只见一枚枚玉米行云流水般从他的小手中飞出,一枚,两枚,一堆,两堆……

天地有知当悲怆,能奈世间几多殇。如果说每个人都是被上帝咬过的苹果,那么上帝对小陌下了多大口?如果说抱怨是生活的主色,那么李二妮又在拿什么维持一家五口的苟活?

太阳最终还是升起来了,为秋收而忙碌的人们络绎不绝地往返于田间小路,路上手扶拖拉机的嘟嘟声似乎再为这个收获的季节、为奔波的人们喝彩。

疲惫开始侵蚀小陌的身体,他抬起头,看到前方那弯腰是那样的无力、执着和不放弃。

小陌轻轻呢喃:将来我一定替你举镐。

他似乎在说给母亲,又似乎在告诉自己。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九月的清晨是美丽的,空气是那么的新鲜,有一丝凉凉的惬意。路边倔强的小草头顶点点露珠,晶莹剔透,一缕缕轻柔的雾笼罩着...
    墨成阅读 129评论 0 2
  • 这对母子匆匆地走了,正如他们匆匆地来,挥一挥衣袖,淹没在人海。在这座让人留恋却又不得不离开的城市上空,云朵正如花儿...
    墨成阅读 108评论 0 4
  • 太阳升得很高了,却给人一种萧瑟的感觉。难道是秋天到了?不科学嘛,这才九月,勉勉强强刚到九月。 小陌一脸认真地望着母...
    墨成阅读 137评论 0 6
  • 记得很小的时候,吵着闹着缠着父母买了一本黄继成的行书字帖,一拿到手就迫不及待地描了起来,殊不知那时候的字形还处于萌...
    木易涛阅读 132评论 0 2
  • 10月28号 星期六 雾转晴 今天送女儿和她的小朋友学舞蹈,一路上两个人说的很投入,下车就上楼进教室了,我回...
    楚亦菲妈妈阅读 2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