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无双之名(3)

96
千帆與萬木
2018.03.30 09:49* 字数 4057

  山寨位于山巅,山路崎岖难行。山腰处有一块天然形成的空地,山匪将此作为练武场。

  此刻,山匪人手一只火把,聚集于此。

  对面大树下,站着蓝衣女子。

  女子不喜多言,更不耐听人多言。即是山匪想在言语上嘲讽调笑一番,女子亦不予机会。

  长剑出鞘,动作干脆利落,未带半点冗余炫技的花哨。

  山匪们迅速抽出兵器,警惕对敌。

  忽然,女子挥动手中长剑。

  山匪皆惊,聚气凝神,专心应付。

  女子的剑斩断身旁长绳,只听“簌簌”几声,竟有黑色影子自茂密树叶树丛之中掉出。

  众山匪摆出防御姿态,又不见任何动静。抬头望去,只见大树上,高高低低挂着几个人影,定睛一看,竟是他们的寨主。

  十名强壮大汉,被绳子挂在树上,个个面无人色,早已没了气息。

  众山匪起初面露惊愕,回味过来均是愤怒不已。

  有人出言质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杀我寨主?”

  女子不温不火,看着那光头男子,淡淡答道:“现在,轮到你们。”

  她的声音没有女子特有的清脆,反倒有些低沉,与男子声音又截然不同,听着令人感觉舒服,然而这听着令人感觉舒服的声音说出的话却令人心中生惧。

  光头男子生性冲动,见寨主悬尸于树上本就怒从中来,女子淡漠态度,更是惹他得怒火中烧。不管不顾,提刀便向女子冲过来。

  女子不甚在意,淡定站立原地,眼睁睁瞧着男子持刀向她冲过来。

  男子纵身一跃,轻松便跃至女子面前。手中长刀毫不留情,自女子头顶砍下。倘若避不过,能将人生生劈成两半。

  女子略后退半步,挥动手中长剑。

  长刀被长剑稳稳架住,一时竟无法动弹。

  女子另一只手一记横扫,直取男子胸肺。

  男子收刀后退,避过一击。大喝一声,再次挥刀而起。

  女子自拧身避过,凌空一跃,跃至树上。

  男子紧随其后,手起刀落。只听“咔”一声,一根树枝应声而落,同时落下的,还有一具尸身。

  男子这一刀带着十足杀意,刀风携内力直击女子。女子反应极快,身形极灵活,躲过此一击。杀招便落到尸首上,被“一刀两断”。

  男子大惊失色,深深看一眼落地寨主,心中又悔又恨。回头见女子安然无恙,满胸愤然。

  只见那光头男子纵身一跳,提刀猛力一砍,口中大喝一声:“兄弟们,接住!”

  话音将落,绳索齐齐断裂。

  离得最近几名山匪应声而上,动作迅速将尸身抬走。

  男子回首怒视女子,身子略微前倾,双足一蹬,借力跃出,同时手中长刀递出,直取女子面门。

  女子身后再无遮挡,已是无路可退。只见她往后退步,一脚踏出虚空,一脚借力树干,轻轻一蹬,身子在半空翻转一个跟头,稳稳落地。

  女子甫一落地,众山匪聚拢过来,竟打算以众敌寡。

  女子毫无畏惧,长剑气势如虹,招式快速且多变,强大剑气犹如一个巨大球体将她罩在其中。女子长剑挥动,几人立即倒地。

  大汉紧随其后,聚力长刀之上,自女子侧边劈过。

  周身笼罩剑气被男子一刀劈出一个缺口,眼看刀已近至头顶。女子拧身一旋,身子凌空而起,在半空旋转数圈。一时之间,疾风而起,卷起四处尘土砂砾,灰蒙蒙如雾一般。

  男子大骂出口,不断挥舞手臂,雾蒙蒙之中已不见女子踪影。却突然动作一顿,双目圆瞪,竟直挺挺扑倒在地。

  待视线清晰,只见蓝衣女子笔直站立,有血液顺着她手中长剑滴落泥土之中。光头男子倒在她脚边再也不能动弹,女子冷冷瞧着男子的目光慢慢转向众人。

  众人不由得身子一颤,竟害怕起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登时心存退意,却又顾念往日兄弟情义,壮着胆子一拥而上。

  女子一抖手中长剑,丝毫不在意对方人数众多。

  场面瞬间混乱,呼和声起,兵器相撞“铿锵”声不断。只见一蓝色身影时而旋身而起,时而落入灰蒙蒙的人群之中。

  火把将这里的夜空染成橘色,在这本该平平常常的黑夜里,这日渐壮大的山寨中,以这蓝色身影为中心,不断有人靠近,又不断有人倒下。

  伤口逐渐增加,衣衫早已分辨不出原本的颜色。热血不断沾上她的剑、她的衣衫,甚至是她的皮肤。她依旧冷着一张脸,既感觉不到疼痛,也未对周围倒下的生命产生一丝一毫的怜悯。她的眼中空空洞洞,什么都没有,却又好像隐藏着千言万语。

  这是一个修罗场,可怕的修罗场。

  这是沈落枫到来之时,看到的场景,心中蹦出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的一句话。

  浴血身影站立,她的背脊依旧挺拔,面目依旧冷然。

  幸存山匪似见到恶鬼一般露出恐惧表情,早已不见往日的嚣张气焰,甚至连兵器都握不住,瑟瑟发抖,竟连如何挪动身体似乎都不知道了。

  女子提步前进,剑尖在地上拖动,发出的声响白无常的招魂铃,不禁令人遍体生寒。

  几人只觉腿软,跪倒在地。口中不断讨饶,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蓝衣女子眼中冰冷,看向几人的目光空洞,握剑那手陡然收紧。

  沈落枫心中一惊,立马出言阻止:“姑娘请手下留情。”

  女子微一抬头,眼见又是沈落枫。眼中杀意又现,剑尖离地,长剑已横在胸前。

  沈落枫只觉懊悔,若非他鲁莽,又何来此番误会。只得解释道:“在下并无出手之意,望姑娘放这几人一条生路。”

  女子却道:“你与他们是什么关系?”

  沈落枫答道:“无任何关系。”

  女子道:“既如此,为何三番四次阻我?”

  沈落枫道:“在下知姑娘此举何意,只是人命关天,又何必徒添杀戮。”

  女子瞧一眼沈落枫,冷然说道:“若我今日必要杀他几人呢?”

  沈落枫暗自叹息,说道:“那便恕沈某不客气了。”

  女子剑指沈落枫,说道:“那又何必啰嗦!”

  言毕,女子提剑近前。她出剑极快,直取沈落枫咽喉,剑风凌厉,招招狠辣,为的是直取其性命。

  沈落枫提剑相抵,一个拧身,堪堪避过女子袭来长剑。他本不欲出手,如今见女子决绝模样,不禁黯然叹息,看来今日一战,已成事实。遂拔剑出鞘,认真对战。

  女子轻功上乘,招式变化多端,速度极快,在江湖行走大半年,竟也鲜少遇敌手。今日一战,她却知自己凶多吉少。沈落枫所用招式看似平常无奇,却能招招治人;气势平平,却能恰到好处地化解杀招。

  沈落枫虽无心杀人,却有心阻她杀人。

  女子招招下狠手,欲逼他动真格。沈落枫见招拆招,不进攻,只防守。他不好斗,在人命这件事上出奇的有耐心。

  沈落枫接下女子斜里刺来一剑,侧身躲避。女子见机拧身一击,长剑直取沈落枫心脏处。

  沈落枫避无可避,只得出剑抵挡。谁知女子长剑只是擦过沈落枫侧身衣料,此番举动,只为近身,女子双指袭来,却为点穴。

  沈落枫反应极快,后退小半步,长臂一伸,便将女子欲点穴之手擒住。未曾想女子等的便是这一刻,长剑落地,握剑之手迅速点上沈落枫周身大穴。

  瘫软几人见大势已去,眼中满是恐惧与绝望。

  女子举剑而起,正欲劈下,突感胸中血气翻涌,竟是生生吐出一口鲜血来。

  原是女子受伤未医,一番激战已是强弩之末,方才与沈落枫对阵数招竟是强撑着,如今胜负已定,却是难以支持。

  几人见女子单手持剑,以剑为杖,似支持不住。不禁对视一眼,慢慢站起身来,包围女子,狞笑靠近。女子冷眼瞪视,却无力气再行动。

  几人举起大刀,却再无动作。

  女子艰难转头看向沈落枫身后那人,这才发现此人的存在。脸上戴着皮质面具,挡住大半张脸,一头乌发随意束于脑后,竟看不出年纪。

  此人看上去虽普通,却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就凭他出现却如未出现。

  方才千钧一发之际,薛斐出手点住几人穴道。沈落枫暗暗舒了口气,来到蓝衣女子面前,伸手扶她起身。

  女子刚站起身,便挣扎着欲挥剑刺向被点穴几人,却被沈落枫拦住。

  女子道:“放手!”

  沈落枫道:“姑娘,你伤势严重,不能再动杀念。”

  女子再欲行动,只觉胸中血气翻涌,又一口鲜血自口中吐出。

  沈落枫一掌抵住女子后心,缓缓输送内力。

  刚从鬼门关回来的几人,如今再次陷入危机之中。不禁连连求饶道:“大侠饶命,我们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没有办法才会当山贼。”

  薛斐冷冷一笑,却连瞧也不瞧几人。

  蓝衣女子情况略微有些好转,沈落枫便来到几人面前,说道:“这不是你们为非作歹的理由。”

  几人立马道:“是!是!我们知道错了!这便回家好好种地,好好过日子。”

  话音将落,只见寒光一闪,几人脖颈上皆出现一道血痕。

  沈落枫震惊,望向身旁蓝衣女子,却见她面色苍白,步履虚浮,身子摇摇欲坠。方才一击,显然拼尽全力。

  沈落枫道:“你为何如此?他们已然承诺不再作恶!”

  蓝衣女子道:“你能肯定他们说的是真话?”

  沈落枫道:“无论如何,有心向善,便要给他们机会。”

  蓝衣女子冷道:“你若不满,动手便是。”

  沈落枫道:“莫说你如今身受重伤,即便是安然无恙,我亦不会动手。”

  薛斐对沈落枫道:“你莫再纠结此事,你二人皆有道理,但此番我却更赞同姑娘做法。你只想到几人自此或许会改邪归正,并未想到倘若几人卷土重来,遭罪的会是谁。”

  沈落枫心下一沉,他又何尝未想到。

  薛斐继续说道:“恃强凌弱本就是习武之人的耻辱,更何况,他们并非真正的山匪。”

  沈落枫暗道,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不禁问道:“前辈何出此言?”

  薛斐道:“山下道路是村庄村民为方便入县城修建,过往行人不过是些寻常百姓。就凭他们抢劫这些人能迅速壮大,这是绝不可能之事。”

  沈落枫道:“如此说来,这座山寨背后有高人支持?”

  薛斐道:“我说过,就凭这么几个草包想占山为王,统领江湖,简直笑话。”

  沈落枫道:“背后那人究竟是谁?”

  薛斐却道:“姑娘似乎很难受,你可要先救人?”

  沈落枫立即看向女子,见她脚下踉跄,连站立都艰难,上前扶住她,说道:“在下为姑娘疗伤。”

  女子却摆手,说道:“此刻你若想帮我,便一把火将这寨子烧了。”

  沈落枫问道:“姑娘为何不将其中珍宝取出,分给附近百姓?”

  女子摇头,说道:“附近百姓只为山匪欺辱所苦恼,并非穷困潦倒。倘若这些珍宝分予他们,只会招致更大灾祸,倒不如一把火烧了。”

  沈落枫点点头,将女子扶至一旁坐下,对她说:“姑娘暂且休息片刻,容在下去去便来。”看看薛斐,见见他点头,便放心离去。

  见沈落枫离去,薛斐道:“你师傅是谁?”

  女子一愣,却不开口言语。

  薛斐又道:“他如今在何处?”

  女子依旧保持沉默。

  薛斐似叹息一声道:“是了,他便是如此,不喜让人找到,却能迅速找到旁人。”

  女子不言不语,却暗自疑惑面前此人身份。她的师傅十分神秘,以致她入江湖半年来竟无人看出武功的门道。即便是她自己,也不清楚师傅姓甚名谁,甚至连相貌都未曾见过。

  可她如今已没有多余力气思考,伤势虽不算严重,却也让她吃了些苦头。自地上站起身,勉强站立,说道:“方才多谢,告辞!”

  薛斐也不阻拦,任由女子离去,一双眼看向离去方向,似若有所思。



返回目录

上一章:[武侠]无双之名(2)

下一章:[武侠]无双之名(4)

无双之名
无双之名
27.8万字 · 3263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