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无双之名(1)

字数 4166阅读 290

  某镇外小道之上,一匹骏马疾驰而来。

  马的速度极快,所经之处皆是尘土肆虐。

  突闻一声长嘶,只见原本匆匆赶路的骏马堪堪停了下来。马背上坐着一位公子,一身白衣白靴竟未沾丝毫尘埃。

  那公子身子微倾,跃下马来。行动矫健,动作潇洒。

  白衣公子抓起长剑往林中而去,动作之迅速,犹如离弦的箭。所到之处未带出一丝一毫之响动,又宛若一只灵猫。

  数百丈外,有大汉十人。个个身材高大,膘肥体壮,一拳能将碗口粗的大树打倒。

  此刻他们正将一位蓝衣女子包围住,个个面露凶相,恨不得立马将女子毙于拳头之下;却又故意抬着头仰视她,带着轻视挑衅之意。

  蓝衣女子目视前方,提剑而立。既不惧对方满面凶相,亦不恼对方无理轻视。

  她的眼中未起丝毫波澜,那双眼既不灵动,也不妩媚,平平淡淡,其中似隐隐充满某种力量。

  女子手中的剑已出鞘,剑身轻薄。这把剑看似普通,却蕴含着一股奇异的气息,似杀气,又隐藏几分爆发之力,静待时机,涅槃重生。

  这是一把妖冶的剑,仿佛拥有生命与灵魂一般。

  双方默然不语,林中只闻虫鸟鸣叫之声。

  突然,大汉呼和一声,铁拳携劲风,其声如惊雷,风如利刃,一齐袭向女子。

  女子双足借力,犹如飞鸟,凌空而跃,躲过致命一击。身子后退数丈,稳稳落于树梢之上。

  十只铁拳碰到一处,未伤及同伴分毫。引得内力激荡,脚下土地一震。落叶被这一震荡,腾空而起。

  落叶密密麻麻,片片竟如飞镖一般坚硬,迅速冲女子而去。

  但听“唰唰唰”数声,女子挥动手中长剑。树叶撞上剑刃被尽数抵挡而出,一部分落地,一部分竟调转方向,又冲着大汉而去。

  十人双拳齐出,只听“铿锵”数声,落叶纷纷应声落地,拳头未见丝毫伤口。

  蓝衣女子自树上斜冲而出,手中长剑直刺离她最近的一名黑衣大汉。

  那黑衣大汉挥出一拳,迎向女子长剑。拳头落于剑身,一股刚劲内力震得女子虎口发麻。他已将身前树叶尽数打落,另一只手得出空来,击向女子。

  女子侧头,抬起一掌抵挡大汉一拳。身形微动,竟是一闪而过,离了那大汉的视线范围。

  此番变故猝不及防,大汉心头一惊,四处找寻女子身影。不想女子陡然出现身后,一剑贯穿他的身体,动作干净利落。

  黑衣大汉大喝一声,拼尽全力扫出一拳,身后已不见女子身影。一拳扑空,心焦一瞬,控制不住,内力四散,竟波及同伴。

  只听“轰”地一声,黑衣大汉倒地,便再站不起来。

  这一切发生,不过转瞬之间。

  眼见同伴身首异处,其他九人已然发怒,一招一式带着决绝杀意。

  女子身形灵活,犹如水中鱼,动作迅速且多变。几个起落便将九个高大男子惹得火气直冲,出拳登时乱了章法。

  女子突然旋身而起,内劲激起尘土肆虐。

  最近三人不甚被波及,扑倒地上。其余六人迅速逼近,双拳舞得虎虎生风。

  女子丝毫不惧,手下招式丝毫未有任何懈怠。

  女子聚力长剑之上,反手削来,近身一名大汉颈上立即出现一道血痕。未待其他人反应,女子迅速反身,手起剑落,瞬间已挥出数剑。

  待众人反应过来,已有三人倒地不起。余下三人俱是一怔,心中暗忖原是小瞧了这弱不禁风的小女子。

  蓝衣女子面无表情,已有七人命丧其手。只见她左手握剑,鲜红血液自剑身滴落,那剑本就妖冶,此刻染上热血,又增添一分邪恶而神秘的气息。

  女子抬眸望向三人,面上表情似笑非笑,眼中一派冷然肃杀。

  绕是堂堂七尺大汉,行走江湖多年,如今眼见如此狠绝人物,亦是心中生惧,双腿不禁打起颤来。

  女子却未有半分罢手之意,身形一闪,左手长剑自一人头顶劈下。

  女子速度极快,那人无暇躲避,眼看长剑已触及那人发髻。

  倏地,一袭白影不知从何而来。风一般闪到二人之间,“铿”一声,双剑相撞,竟擦出耀眼火花。

  女子后退数步,眼前出现白衣公子,不禁打量。此人生得一张俊逸英气面庞,剑眉入鬓,眸子清澈,动作坦荡,气质正直。

  白衣人也在打量女子,一头青丝束于脑后,背脊直挺,蓝色劲装将其人衬得英气逼人,竟带着几分男子的潇洒之气。

  二人目光相撞,那白衣公子不禁微微一笑,使得原本俊逸的面上生出了些温润来,他挽了个剑花,归剑入鞘,双手抱拳,说道:“姑娘有礼,在下沈落枫。”

  蓝衣女子亦抱拳,并未说话。她本不喜多言,沈落枫突然冲出阻拦,使她以为其人与大汉属同一伙人,便越发不愿说话。

  却见她挥动左手,脚下生风,瞬间掠到沈落枫面前。

  沈落枫见女子携剑袭来,又是一笑。长臂微抬,刚入鞘的宝剑架住女子手中长剑,同时微微侧身以稳住身形。剑不出鞘,从容不迫,招式虽不精妙,却能化解杀招。

  女子动手向来干净利落,速战速决。此番遭遇难缠对手,心知若不尽快解决,毫无胜算。心念一转,长剑忽而改变方向,于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取沈落枫命门。

  沈落枫侧身避开,足尖轻点地面,身子滑开数丈,举剑挥去,变守为攻。

  女子挥剑相抵,双剑相撞,又是火花四溅。二人纵身而起,跃至半空,招式变化多端。速度俱是极快,如劲风,如闪电。“铿锵”声不绝于耳,伴随连串声响,二人已对战数十招。强大剑气仿如风暴,所及之处俱是一片狼藉,树木倾倒,花草散落。

  女子手中长剑夹着凛冽杀意,加之其人身形灵活,变势之快,招招狠绝,仿佛恶鬼一般。

  沈落枫手中宝剑如其人一般温润,不带半点杀气,一招一式犹如春风细雨,难以攻破,亦同时逐步化解对方杀气。

  二人均是高手,高手对招之间,自是难分难舍。二人对招近百,依旧难分伯仲,女子如此身手不禁令沈落枫起了相惜之意。

  女子全无沈落枫那般心思,本专心对战。奈何幸存三人竟欲悄然逃离,这点动静自是逃不过她双耳。然而此刻她分身乏术,面对强大的沈落枫,本就没有分毫胜算,又如何能同时阻止三人逃跑。

  转念之间,沈落枫宝剑已刺至近前。

  女子当机立断,身形一转,竟全然不顾安危,转而追向三人。

  沈落枫心下大惊,不禁疑惑究竟有怎样的深仇大恨,引得女子不顾性命也要将三人置于死地。

  剑已刺出,沈落枫已来不及收回。剑刃已自背后刺破女子皮肉,血自伤口流出,染红一小块衣衫。

  女子似毫无痛觉,脚下步子未作丝毫停顿。剑身因其动作自皮肉中生生拔出,后背血迹不断扩大。她不管不顾,纵身一跃。于三人面前站立,手起剑落,将三人瞬间放倒,再不能起。

  突现巨变,最初大骇早已散去。沈落枫眼见十名大汉无一生还,暗道女子心狠手辣,口中却叹:“又何苦赶尽杀绝。”

  女子全然不理会沈落枫言语,归剑入鞘,挺直背脊便要离去。

  眼见女子欲离去,沈落枫说道:“姑娘留步。”

  女子停下脚步。

  沈落枫自袖中拿出一物什,不禁说道:“姑娘可还好,在下有伤药一瓶,且能助姑娘疗伤。”

  女子回转身来,看了眼沈落枫手中的瓷瓶,又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转身便离。

  沈落枫看着女子逐渐慢慢消失于视野之内,本欲开口阻止,又不知要以何种缘由,只得立于原地看她离去身影发怔。

  直到那身影已完全消失于林间,方才收回目光。若非四周一片狼藉,恐怕会以为方才一战不过幻觉。思及此处,沈落枫不免又想起女子矫健身手来,即便是行走江湖已久的沈落枫,竟想不出方才那女子出自何门何派。

  

  离了林子,似乎也没了起初那赶路的急切。牵着马儿,缓步前进。

  约莫半个时辰,便来到一处山脚。村庄里升起屡屡炊烟,沈落枫才感觉到肚中饥饿。省起自己只知一味赶路,忘了时辰,如今纵使快马加鞭,也无法赶在天黑前入城投宿住店,不知村中农舍是否能借宿一宿。

  沈落枫牵着马走到一家院落,门前一孩童正将板凳搬入屋内。见沈落枫与其身旁的高头大马不禁停下了动作,抬着头好奇地看他。沈落枫微笑以对,那孩童也眯着眼笑了起来。

  孩童放下手中板凳,跑到沈落枫面前,问道:“你是神仙吗?”

  沈落枫笑着摇头,说道:“不是。”

  孩童笑着又说:“那你一定是妖怪。”

  沈落枫闻言,笑出声来,不禁问道:“为何我不是神仙就是妖怪?”

  孩童眨眨眼说道:“因为学堂的夫子曾说过,天上的神仙长得好看,气度不凡。地上的妖怪真身虽非凡人,却总会幻化成好看的人。村长家的小哥哥也长得好看,但是你这般气度不凡的人,我却从未见过。”

  沈落枫是江湖人,江湖人论侠义,论武艺,却甚少在意相貌。如今孩童一言,倒令他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此时,自从沈落枫身后走来一男子,皮肤黝黑,肩上扛着锄头。男子见沈落枫,奇怪地打量他,见他神正眸清,不像歹人,便开口问道:“不知公子有何贵干?”

  沈落枫抱拳,对黝黑男子说道:“在下沈落枫,因着急赶路,误了入城时间,不知可否借宿一宿?”

  黝黑男子双目一震,似有些防备,问道:“沈公子从何出来,去向何处?”

  沈落枫说:“我自京城而来,回扬州老家。”

  黝黑男子看一眼沈落枫手中宝剑,问道:“不知公子做何营生?”

  沈落枫心下奇怪,面上平静道:“在下乃是习武之人,平日里靠习武赚几个小钱。”

  黝黑男子又打量沈落枫一番,终是放下防备,说道:“公子请进。”

  沈落枫抱拳一揖,跟随黝黑男子入了屋去。那孩子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一举一动似皆感到十分好奇。

  简单的屋舍,地方虽不大,却也是“五脏俱全”,收拾得井井有条。饭菜香自后院传来,黝黑男子笑着看孩童在屋内跑动,倒显得十分温馨。

  黝黑男子请沈落枫落座,茶水招待。

  沈落枫也不客气,端杯便饮。

  黝黑男子满面歉意道:“公子,我姓赵,单名一个石。方才无礼之处,还望谅解。”

  沈落枫自是不在意,放下茶杯问道:“不知此地是否有事发生?”

  赵石点头,不好意思道:“说来惭愧,此地不远处的山上有一座山寨,寨子里的山匪除了勒索往来过路者,便是入村抢劫。只可惜村里的劳力加起来都打不过匪徒,起初只是抢劫钱银牲口,如今竟干起了掳人的勾当。”

  沈落枫敛了笑意,江湖中人路遇不平必拔刀相助,更何况是普通人受欺辱,沈落枫自是不会任由此事继续发生,当即决定去闯一闯那山寨。只是方才一路行来并未遇见山匪,不禁问道:“我方才一路过来,却为何并未遇见拦路抢劫之徒?”

  赵石叹了口气,说道:“公子有所不知,前几日村里来了位姑娘,顺手救下了被掳走的王家小妹。听说山匪之事,便要只身前往。村民们虽希望有人来治一治这些山匪,却也不愿一个好好的姑娘就这么被毁了。可是那位姑娘似乎并不害怕,一个人上了山,如今已经过去三日,姑娘也没了消息,怕是凶多吉少了。”说到此处,赵石又叹了口气。

  沈落枫闻得此言,对那行侠仗义的女子不禁肃然起敬,不由追问道:“那姑娘是何模样?”

  赵石道:“那位姑娘面冷,不怎么爱说话,穿着一身蓝衣。我看她也拿着宝剑,想必是位侠女。”

  沈落枫脑海立马现出林中那蓝色身影来,转念一想,便又问道:“那些山匪是否个个身材高大,身强体壮?”

  赵石点头道:“他们皆是习武之人,占山为王。”

  沈落枫心中一震,接着又问:“那山匪总共几人?”

  赵石道:“匪首共十人。”



返回目录

下一章:[武侠]无双之名(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蓝衣不愿在此多做纠结,足下轻点,纵身跃起,自窗口跃入院中。 却未想到早有一人站立院中,正安静看着她。 那人一袭白衣...
  • 司徒景天道:“叙生有所不知,这把剑名为“梦魂”,是百年前魔教之物。” 江湖上曾流传过这样一句话: 梦魂出鞘,勾魂夺...
  • 山寨位于山巅,山路崎岖难行。山腰处有一块天然形成的空地,山匪将此作为练武场。 此刻,山匪人手一只火把,聚集于此。 ...
  • 众人目光转向她,只见她冲着柳清风说道:“清风,你为何还不出手?莫非你已经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了?” 卓夫人一句话惊了...
  • 柳清风的表情很平静,平静到看不出此刻的心情。 茶盏旁放着书信一封,上面写着与普通书信无二的字迹。可是仔细看,便能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