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白

他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情感需求,也不能再给我想要的回应。如果伴侣有分值,那他的存在已经完全失去了最初作为我伴侣的意义。简而言之,零分选手。

显然我跟恋爱高手无缘。恋爱高手常常以完美恋人的形象出现,为自己谋取利益。我不一样,我不会也不屑于伪装,跟人建立亲密关系,完全就是为了满足自己过于丰富又无处安放的情感需求。

这样的需求,除了真正喜欢我的人,旁人是给不了的。当然我也自认没有什么值得人家喜欢的地方。更不觉得自己会有那样的好运气,什么都不做,为我而来的人就砸到头上。

毕竟,生活又不是小说。所以对待感情我一直是观望态度,常常还未涉足就因为过多的怀疑而退避三舍。而且我这性格也实在算不得好,能让我感觉到妥帖舒适的人几乎没有。

说来可笑,其实能打动我的东西再简单不过。一点点的温柔、一点点的在意,再加上一点点的真诚就可以。可就是很少有人能让我感觉到这些。

因为比较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我倒是挺容易喜欢上人,可那并不能给我真正的满足感。那些人的存在充其量是一些用以观赏的花,看一看会心情愉悦,但真要去碰,却是断断不能、也不愿的。

其实这种心理就是规避危险,拒绝失控的趋势占了上风。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追逐的快乐,至少对我来说,心理上的安全才最重要。所以在情感上我只好流于被动。

可怜可叹。即便如此,我也是战战兢兢。就算是友谊,也始终留有一定余地。

关于他的出现……因为那段时间对自己更偏同性的性取向感到忧虑,好不容易遇上一个让我有点喜欢并且还算可以的男性,便像遇到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抓住了。

这里的“还算可以”是指在他身上,我暂时没有发现让我讨厌的地方,相处起来整体上也还算轻松,聊天的时候也很开心,他也表现出了对我的喜欢。

但其实当时决定在一起还是非常草率的。第一次见面他就说要照顾我一辈子。正常人大约只会觉得轻浮,根本不会跟他有故事。但我居然很自然地就信了。也是这句话让我过于冲动了。

会信是因为我以前在一个人身上体验过一见钟情。当时也有类似于“如果能一辈子在他身边该有多好”的感觉,他都不用看见我,光是能伴他左右,就足够我欣喜。我知道这种东西是存在的,所以下意识地就信了。甚至在他身上看见了过去的自己的影子。拒绝他,就像在拒绝自己。

至于抓住之后频繁想要丢掉的心理、还有时不时冒出来的对这段感情的怀疑,暂且不提。总之就是发展到最后我对他的依恋已经很深,有了关于未来的向往,隐隐也希望这就是自己的归宿。

作为第一个深入交往,并给我完整的关于爱情体验的男性,他对我的成长具很大的意义。至少,我从他身上认识到了一些标志性的男性魅力,守住了岌岌可危的性向。

他以压倒性的优势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带给我的东西,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总归都是新鲜的,我在接受的同时也在探索。至于他从我身上得到了什么、学会了什么,这个我是不清楚的。

即使现在他在感情上已经完全不能满足我,但熟悉感还在。我目前还做不到快刀斩乱麻,只能慢慢抽离。太过感性就是这点不好,就算明知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可还是赖着不想离开。就算自己也不舒服,被伤害什么的也变得常见,但还是眷恋着那份温暖,不愿放手。

即使已经很难过了,很想走,很为他对我的态度伤心,也很难忍感情前后巨大的落差……但好像已经建立起来的感情,便没有那么容易磨灭了。我得承认自己对他的喜欢比我想象的要多一些。

作为恋人,如果换他来给我打分……我想不到。其实我什么也不懂:他说喜欢我,我就跟他在一起;他高兴了,我也陪着笑一会;他厌倦了,我就没有理由坚持。

感情上,我是一只菜鸟。虽然很不想承认,可像我这样的人,估计很多人连逗都不愿意来逗一下,毕竟我性格实在是无趣得紧。就连这一位,也在识破了我的本质之后,选择了冷处理。

自我怀疑了很长一段时间,可现在也有点释然了。毕竟感情就是如此,逃不过新鲜感的魔咒,我也不是什么魅惑人心的妖精,做不到让人家一直喜欢我。

我向来不会为难自己,此时虽遇此困境,终究也要离了去才好。往后的路,也要更加小心谨慎才是。此生愿得一心人,更盼白首不相离……如若尽是多心人,宁可孤身向死去。

2020.10.2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