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人物志·儿是娘身上的肉

第三部  拾遗篇

(1)

儿是娘身上的肉

——《水浒》拾遗之三位母亲

有很多读过《水浒》的人都说:施耐庵对女人的印象似乎是不太好的,因为在他的笔下,女人都是邪恶的。很显然,这种看法是不恰当的,失之偏颇。我相信,世上之人,无论是男的,还是女的,其实都是复杂的!只要熟读《水浒》,你就会知道,施耐庵其实是明白这种复杂性的。在《水浒》中,他也真实地反映了这种复杂性,塑造了许多不同的女性形象,让我们能够准确地理解和把握人性。当然,我不可能把《水浒》中所有的女性形象都分析一番,在这里,我只是关注一下《水浒》中涉及到的几位“母亲”形象,并试图做一点解析。

话说王进被高俅刁难而生事陷害以后,就觉到事情不妙,因而想逃离虎口、一走了之。我们且看原著:

回到家中,闷闷不已。对娘说知此事,母子二人抱头痛哭。娘道。娘道:“我儿,三十六着,走为上着。只恐没处走。”王进道:“母亲说得是。儿子寻思,也是这般计较。只有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镇守边庭,他手下军官,多有曾到京师,爱儿子使枪棒的极多,何不逃去投奔他们?那里是用人去处,足可安身立命。”娘儿两个商议定了。其母又道:“我儿,和你要私走,只恐门前两个牌军,是殿帅府拨来伏侍你的,他若得知,须走不脱。”王进道:“不妨。母亲放心,儿子自有道理措置他。”

读四大名著,我一直有一个看法,在曹雪芹之外,其他的三位作家似乎都是粗线条的,他们很少细致地刻画生活场景。但读了这段文字以后,我意识到我的看法是片面的。尽管文字不多,但这段母子对话还是很细腻的,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一个母亲的形象。儿子在外遭受冤屈,作为母亲,她的心是疼痛的,“母子二人抱头痛哭”,令人泪奔。当然,哭解决不了问题。在儿子的生死关头,作为母亲,她想得更远更多。“三十六着,走为上着”,王进的母亲确实不一般,她为儿子指明了方向;“只恐没处走”,是在提醒儿子想好出路;当儿子王进想好出路以后,她又说道:“我儿,和你要私走,只恐门前两个牌军,是殿帅府拨来伏侍你的,他若得知,须走不脱。”这分明是在告诫儿子,有了出处,还一定要想好如何走!

从心疼到理解,从到哪里去到怎么走,一步一步地替儿子着想,她是冷静的,也是睿智的;说走就走,没有丝毫的留恋,她也是豁达的!有母如此,实乃王进之幸也!

读王进的母亲,我总是想到介子推的母亲。限于篇幅,我不再多说,还是再来说说雷横的母亲吧。

话说雷横因为脾气暴躁,得罪了知县的相好白秀英,被知县用枷枷了,号令在白秀英的勾栏门首拷打示众。雷横的母亲来为儿子送饭的时候,恰好看到雷横被拷打,不由得痛哭起来。她边哭边骂道:“你众人也和我儿一般在衙门里出入的人,钱财直这般好使?谁保的常没事!”她不知缘由,骂的是那些禁子。禁子就解释道:“我那老娘,听我说,我们却也要容情,怎禁被原告人监定在这里要掤,我们也没做道理处。不时便要去和知县说,苦害我们,因此上做不的面皮。”听完解释,雷横的母亲便说道:“几曾见原告人自监着被告号令的道理。”禁子们又低低道:“老娘,他和知县来往得好,一句话便送了我们,因此两难。”

话已至此,雷横的母亲知道了事情的底细,她有些不管不顾了。一面自去解索,一面口里骂道:“这个贼贱人直恁的倚势!我且解了这索子,看他如今怎的?”就在她边骂边解之际,那白秀英在茶房里正好听得,走将过来,便道:“你那老婢子却才道什么?”那雷横的母亲那里有好气,自是不肯相让,于是双方大骂出口。一时之间,污言秽语满天飞。那白秀英恼羞成怒,抢上去只一掌,就把雷横的母亲推个踉跄。不等她挣扎着起来,白秀英就又赶上去,老大耳光子只顾打。那一旁的雷横看在眼里,怒在心头,忍无可忍,就用那枷劈死了白秀英。

细读这段文字,我们不难发现,雷横的母亲护子心切,为人急躁,性格泼辣,做事也是不管不顾的,与雷横的性情有相似之处,真所谓“有其子必有其母”!

人的性情的形成,自然与多种因素有关。其中,父母的影响当然不可忽视。不过,每个人的性格都是复杂的!就一个人而言,性格其实是一个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各个构成单元其实是相对独立的!在不同的环境中,在不同的刺激下,各个单元的活跃度是不一样的。因此,同样的一个人,有时可以很圣明,有时却很愚蠢。所以,性格之于人,关键还要看环境给予他什么样的刺激。

闲话少说,我们再看看李逵的母亲吧。

且说李逵跟着宋江上了梁山以后,和众兄弟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快活。没过多久,宋江回了一趟家。尽管遇到了一些凶险,但最终还是化险为夷,而且把家人也接上了梁山。从此,他们全家人团聚,好不快活。看着别人幸福,众兄弟自是感慨万千。就在此时,公孙胜说是想念母亲了,要回家看看。这个要求不过分,晁盖和宋江只好同意。公孙胜前脚刚走,李逵就不答应了,他也要把母亲接来,让母亲享受享受。李逵的这个要求也合情合理,晁盖和宋江也只能答应。只是不许他带板斧,还嘱咐他一路小心。李逵都答应了,孤身一人下了山,去接他的母亲。

那李逵下山以后,独自在路上行走,尽管遇到过一些事情,但总算顺利地回到了家中。推门进去,只听到娘在床上问道:“是谁人来?”他抬眼看时,见老娘双眼都瞎了,正坐在床上念佛。李逵就说道:“娘!铁牛来家了!”他娘就说道:“我儿,你去了许多时,这几年正在那里安身?你的大哥只是在人家做长工,止博得些饭食吃,养娘全不济事!我如常思量你,眼泪流干,因此瞎了双目。你一向正是如何?”李逵寻思道:“我若说在梁山泊落草,娘定不肯去。我只假说便了。”于是就答应他娘道:“铁牛如今做了官,上路特来取娘。”他娘就说道:“恁地却好也!只是你怎生和我去得!”李逵说:“铁牛背娘到前路,却觅一辆车儿载去。”他娘说:“你等大哥来,却商议。”李逵道:“等做甚么,我自和你去便了。”

两人正说着,他哥哥却回来了。他哥哥知道他的底细,一顿臭骂后,还跑去报官,要带人来捉拿他。李逵不敢怠慢,拿出一锭大银放在床上,想以此拖住他哥哥,然后把娘背在背上,提了朴刀,出门便走了。

李逵背着母亲,直往小路上行走。娘儿两个一路急行,不得休息。等到了沂岭,已是夜晚,星明月朗,不见人家。李逵趁着月色,背着母亲一步步捱上岭来。正走着,就听得母亲不住地说口渴,让他去找口水来喝。李逵本想到了有人家的地方再说,可他娘双眼都盲了,不知道当时的情形,只是一味地说口渴。李逵也觉得有些口渴,就把母亲放在一棵松树旁边,插了朴刀在旁边,吩咐几句之后,就循着水声找水去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等他找到水回来的时候,他的母亲却被老虎吃了!原来这沂岭之上,有四只老虎作怪。李逵找到虎窝,刀劈四虎,也算是为他的老娘报仇雪恨了!

我想,李逵的母亲是悲苦的!她肯定遭受了许多的不幸。都说“养儿防老”,可他的大儿子虽然常年做工,却赚不到几个钱,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维持;李逵又常年在外,不能尽自己的孝心。在这样的艰难困苦中,她心中也许还有一个期盼,她盼望李逵回来改变这一切。在这无尽的盼望中,她流了许多的泪,眼睛都哭瞎了。然而,她最终却被老虎给吃了!如此可怜,难道是她的命?

我以为,李逵上梁山,她应该是知道的;有关李逵杀人如麻的传说,她也应该听别人说过。我猜想,不管别人怎么说,在母亲的心中,儿子就是儿子,而且永远是儿子!哪怕他真的成了“魔”!

无论是王进的母亲、雷横的母亲,还是李逵的母亲,都是母亲!是母亲,就会有母爱!母爱是个话题,难以尽述!时至今日,关于母爱,仍然有各种各样的阐述!有人说,母爱是一种本能,是无条件的非理性的!还有人说,母爱是深沉的;这种深沉甚至超出了父爱!对此,我不想做过多地探究!我只想说,对于所有的母亲来说,儿子就是她身上的一块肉!这种天然的物理的联系,是无论如何也割不断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8.2.23 星期六 晴 1、姓名:宋江 绰号:及时雨 性格特点:为人仗义、善于用人,但总想招安。 主要事迹...
    e137b32b4680阅读 272评论 0 2
  • 很遺憾,今天早上沒能按時起來。晚起的後果是早課又沒有做,這已經是本月第二次錯過早課了。本來還想著去上太極拳課,這下...
    如心1976阅读 20评论 0 0
  • 在短暂的十八年生命里,印象中,许久许久以前认识一个叫雪的姑娘。后来不知怎么就走散了,都走向了远方的远方。 开始...
    逗霸君阅读 78评论 0 6
  • 女孩汪想自己过得像俩个人一样,最好的方法就是变成自己喜欢的人的样子,未来遇见了和自己频率相同的人,产生共振,也是顺...
    050e3569856f阅读 16评论 0 0
  • 阳江的海边还是不错的,上下川岛的照片找不到,先不放上来了。 海陵岛: 沙扒湾: 上洋镇白沙村边: 蓝袍湾:...
    天楚锐齿阅读 8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