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可离别呢?

相执手与君别
闲言碎语都不说
指点那满城花絮
几许烟波
就彷彿分离的只是寻常过客
不是你不是我
不是你不是我
数天气漫经过
阴晴寒暑任人说
随缘看楼头啼笑
枝头开落
渐明白深情的只是节气轮回
不是你不是我
不是你不是我
远山眉双瞳水
此去晨昏是憔悴
偶然间梦中灯前依偎
远山眉双瞳水
放下了这许多因缘颠倒折磨
割舍了这一切阴晴悲欢离合
不是你不是我
不是你不是我——张大春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可离别呢?离别又是什么。

年少时节,不懂愁为何物,只知相思之涩。是外出,是远游。心中叨念的只是这日有何风景,此间有何快意趣事。可曾想过再重逢,人如何,物可变。只因发未白,心无痕,忆无缺。是以那远游在外,只是离去,未成别,不可谓之离别。

可曾想过那远山之外,是否还有人,惦念着你。因为念着,那阴晴寒暑也只是幻影,只是填续衣物而已。因为念着,那楼头啼笑也只是和着,只是因缘见到而已。那人,不是你,你还年少,怎懂得时光如梭,不是我,我只是另一个你。

人之少时,那相思之涩,最是受不得。几日不得相见,别觉得缺了点什么,仿佛丢了自己。只是未见而已,为何如此失魂落魄。那相思之感,味不苦,并无伤感之痛,唯独涩,一点点相思,便是让人心胸如塞,好不畅快。

最是那子夜时分,辗转反侧,那人又在作何,那人可否惦念着我。年少之时,这相思便是最难受之物。每到离别时分,想到日后便要受那相思之苦煎熬,便觉得倘若时间静止多好。在离别那刻,纵是千般不愿,只化作双瞳之水,只化作那转身的决绝。

闲言碎语都不说,是一种怎样的,情意。指点那满城花絮,又是一种怎样的,境界。未尝过,不懂得。只是觉得,若可只是看那几许烟波,便是人间最乐,离别又如何。不知是不是你,可那不是我。

若是再离别,又会说些什么?那转身是否还会那样决绝,不忍看身影萧瑟。也许,一切如昨,那相思如何消磨。也许,离别便是那永远的诀别,你怎舍,你曾料想过?姻缘本会颠倒折磨。一瞬一刻,便是千机流过,一言一诺,便是万情并错。

有选择,可还会离别?未选择,不知对错。离别便要忍着,忍着愁涩。离别便要割舍,割舍悲欢圆缺。若是可选择,便不离别,不要只可梦中灯前依偎。若是无选择,期望不是你,不是我。

身已在远山之外,可双瞳是否有泪。这离别,离的是何,别的又是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