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

      在我的小饭馆门外,我挂了一台显示器,偶尔放一些节目,有时也会放一些球类比赛供来来往往的人们休闲。我一直想在门前搭一个小棚,给过路的旅客歇息脚,躲躲雨。夫人对我的这些想法总是无感,没有她催着我自己也经常犯懒病,这个事也就一直耽搁了。

      那天,夫人买了一些卡通类的贴纸,我总笑她都这么大人了还喜欢这些东西。但总归拗不过她。趁着刚开始营业我提着一个红色的小篮子到窗边准备劳动。小饭馆的窗户很是大,我从小就跟爸爸一样喜欢上了大窗。几乎落地的窗户覆盖了大部分的墙面,由于是北方,在冬天太阳很低,阳光可以直接透过窗户洒满大半个地板,小白最喜欢的事就是吃个肚饱懒懒的躺在有阳光的地板上,把滚圆的肚皮贴在上面,不冷不热,有时候一眯就是一个下午,有客人摸它都没什么反应。

      我慢慢地把一个个贴纸贴在窗户上,这时门外有个流浪歌手引起了我的注意,他的头发因为长时间没有打理有些长乱,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圆顶帽。上身上穿着一件灰白的针线衣,袖口有些磨出了线头,一条蓝黑色牛仔裤配着一双最普通的白色帆布鞋。他身后背着一把吉他,站在小旅馆门口。他就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浑浊的眼睛盯着我们旅馆的显示器。我向来喜欢看人的第一感觉,他的面相让我生出一股亲近的感觉,他眼睛不像有些人那样有光,嘴唇上还长着一些胡须看起来总觉得像一个充满了故事的人。

      我掖着我的好奇心继续贴贴纸,夫人在前台喊我:“先生,在外面门上也贴一些吧。” 我从小篮子里拿出一些贴纸,实在不忍心提着一个红色的小篮子到门外去。出去之后,我竟然发现那个人仍然在外面,甚至连姿势都和我之前看到的一样。我把贴纸放进我的衣兜里,走到他身边。我的接近并没有打扰到他,我顺着眼光看去发现显示器上正放着一场华尔兹舞的表演,那是今年《Ballroom Camp》小巨星晚会上的一个节目。

      我看着屏幕问他:“你也喜欢体育舞蹈吗?” 他仿佛这时候才发现身边有个人,看了我一眼后说:“以前我学过一点。”

      我微笑着伸了伸手,说:“你好,我叫陈北三,是这家店的店主,你有兴趣进来聊聊吗?”  他又一次看了我很久,并没有与我握手,说:“我是个流浪者。” 我看着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