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不清楚事实标准的时候,越是努力越让人发笑

这半个月过的非常累,一则因为生病,二则因为工作。为了完成公司公号的更新,每天需要阅览无数的垃圾文章过滤出有价值的素材,为了缓解无聊和烦躁的情绪每天中午再追一集诛仙,就算意识里知道自己在做无价值的快餐式消遣,但是依旧照旧。以前总说人只会在没有爱好和懒惰的时候才会沉浸在无聊的事情中荒废时间,但是当我真正自然地陷入到无聊之中时才发现,人停下来让自己通过无营养的信息填补碎片时间是本性,然后成为习惯,紧接着在这种习惯中逐渐的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

之前的一篇文章,我说过一句话“完全不清楚事实标准的时候,越是努力越让人发笑”。我不能断定一个脱离实际标准或者说异想天开的标准,是否会让人主动的接受无养信息,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个拍脑门儿的标准注定会让人焦躁不安,在无法达到标准又无法不去面对时,必然需要时间来逃避出这个脱离实际标准之中,如果这个脱离实际的标准影响了生活,那更是可悲的事情。

我上高中的三年中,我并没有别人的考大学标准,甚至没有目标。白天逃学去网吧、晚上在家看书当好孩子的日子伴随我高中生涯。当时我并没有想清楚考上大学能给我带来什么,所以干脆就不去学习,逃课去网吧是和我朋友一起去,我能有个好朋友,包括到现在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晚上看书当好孩子,我的标准也不是为了以后能靠写点东西苟且的混口饭吃,更谈不上为了什么标准而努力。在完全不清楚标准的时候,谈不上努力与不怒力,只有形成清晰的标准,才可以谈得上努力二字,而恰恰需要努力的时候,却不清楚标准是否有事实依据。

大学毕业前,我在测绘院实习期间,做过一段时间北京市地下管线录入和查图工作,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需要认真就好。这个工作固定的工作量是每天需要录入或者查图50张,每多做一张可以多给1块钱。我当时拿着每天50块钱的实习工资,也就是说我每天的基础量就可以合算为1块钱一张图(实际上,就算是正式员工,刚刚到那里工作,每个月的工资只是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那段时间,我乐此不疲的录啊录,甚至还加过好几次班,我并不清楚我录入的这个东西能学到什么,甚至不知道这东西对我今后的职业生涯有什么帮助,但是这两个未知项并不是这个工作的标准,在我眼里这个工作的标准就是每天先干50张,多干出来的的每张1块钱。这看似向工厂一样的工作,我却乐此不疲,可能还有点喜欢上,就像工厂的小工,你说他喜欢重复性工作吗?外人看来他很无聊的重复着,但是在他自己看来,清晰的生活标准、清晰的工作标准、清晰的工资标准就可以支撑他们干下去,在此之上,才能谈如何草根逆袭。清晰的标准并不是让人沉浸在无趣的事情上,清晰的标准可以让人努力,只有学会努力和让自己有努力的空间,才能说达到标准的事情。

实际上,我们所面对的一个个KPI就是最基础的标准。不管你加班也好、抓头发也好、面对种种困难也好,KPI就是你不得不去面对的标准,然而你是否质疑过你的KPI?你是否你的KPI标准非常的离谱儿?当你无法完成KPI标准,你就得不到应有的工资标准,没有应有的工资标准,你的生活标准就会下降,但需要注意的是,你的工资标准和生活标准是你自己定的标准,这是在你履行劳动合同之前必然会想清楚的事情,你却还在为那个离谱儿的KPI标准努力,从而影响你的工资和生活质量,这样的努力难道还不足以令人发笑吗?

遇到困难选择逃避是一个正常人遇到事情后的最先出现的几个反应之一。当遇到离谱儿的标准选择逃避,也不过几种方法,快餐式娱乐消费碎片时间、麻木的完成标准、以需要休息为借口失去原本可以珍惜的时间。逃避不是坏事,真正的坏事是无法意识到自己处于为了离谱儿的标准为之努力变得消极后荒废时间。

企业通常都是唯结果论,今天这篇文章可能会有成功人士说我“你就是个臭打工的,根本不知懂啊我们老板在想什么”。管理者和执行者本身就出自两个不同的知识领域,创业者和打工者也出自两个不同的知识领域,管理和执行适用两套标准,创业和打工也适用两套标准。在这样的标准中,到底谁的才是正确的标准?谁的才是应该追求的标准?谁的才是事实标准?我会选择以执行为事实依据的准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