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烟花

96
July_by
2017.05.21 21:11* 字数 765

我突然想起,大概是大三那年,我彻夜不眠,写数据结构的大作业。那是一个图书馆管理系统,我要去写一个除了验收谁也不会看一眼的程序,我一个人,深刻的体验到了作为一个人,无力完成一件事的绝望。学校里是没有通宵的地方的,我背着笨重的15寸USB坏了一个口的戴尔笔记本,去到了学校北门的星月岛,亦或者是枫蓝的肯德基,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记忆在这里出现了岔路,我个人是更加偏向我去了星月岛,一个牌比建筑工人鞋垫还沧桑的桌游吧,我记得那一夜,有一个同样一起通宵的团体,他们彻夜狂欢,我却在一旁,调着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的bug,没有人指导,强大的互联网上也搜不到答案,我抓破了脑袋,依然无法让程序体谅我的心绪。

后半夜实在撑不下去,我总觉得能让人类轻松通宵的东西只有好看的动画或者漫画,亦或者是起点之类的都市生活小说,一夜看下去神清气爽,除了眼看着窗外慢慢亮起光来有些不安外,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时光一晃,到了今天,似乎又把我晃倒了,原本以为,不管什么事,我都能自信的去面对,然后一击必杀,现在想想其实还是高看自己了,当被逼到一定的时候,我还是会和那一夜图书馆管理系统一样,惶恐,绝望,就像一场伪装的和平,我没有强大到给自己下一个「乐观」、「自信」的定义。

突然间,我不再听得到主干道的吵闹,和树叶间涂下的光,不再以自己能走在五月的天空下而感到幸福,有的只是想赶紧把眼前的景色删除。

写上一段的时候,我的惶恐急速加剧,但是不巧,我并非是想被这种情绪吞噬,才专程来到这无人相识的简书絮叨,我是想把这份情绪狠狠地从嘴里吐出来,用力把他钉在这段数据库的代码之中。

虽然五月再次证明了我的无能,再次击溃了这虚伪的和平,但是还好,虚伪的和平下,也并没有露出我那一道道一划就散的死线。

不好意思,我还是很中二,我还是会,证明,这虚假的平和,终归会一直虚假下去,虚假,一辈子。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