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情深处

P~F1EGND1FJM2N51@T0X@0K.jpg

天空异变,电闪雷鸣。

绿弗最后顺利诞下一子,紧拽拳头的青禾此时也终于松开.

眉眼散开,一身青衣立在旁边的青禾此时看起来确有几分高傲劲儿。

绿弗并未看她,眼神一直停留在刚出生的小娃娃身上,她眼角翘起,此时已然能感觉到母性的慈爱。

“小姐,你的时间不多了。”青禾在一边催促。

“嘘”绿弗雪白修长的手指放在嘴边。

青禾见状没有继续出声。

刚生产完的绿弗脸色惨白很是虚弱,可一点也不影响她绝美的姿颜。

柳叶眉下是一双细长的丹凤眼,眼神流转处无不风情万种,巧夺天工的小嘴嵌在一副精致的脸庞上,这容颜说她是五湖四海第一绝色她也担当的起。

抱在手里的小人儿她迟迟不愿放下,她或许是不舍,可她还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人儿。

她知道她必须要然后趁着午时之前返回大海,这样就能避免天劫。

小人儿不知怎么回事,她一松手就开始嗷嗷大哭,绿弗不忍,可终究还是被青禾抱了出去。

她看着外面因为焦急来回走动的身影心里更是不舍......

可她如果这时候受了天劫,以她现在刚虚弱的身子,肯定会灰飞烟灭,她现在必须返回大海用金刚环相护才能躲过这一劫。

绿弗浅笑,以前总说金刚环这个东西不好看,就像一块铁皮一样,可今天她却要依靠这毫不起眼的金刚环扛起滚滚天雷。

“青禾,青禾,绿弗呢,她怎么样了。”姚世海双手接过儿子递给身边的仆从他想要越过青禾直接走进房里看绿弗。

“姑爷,小姐现在很虚弱,需要休息。”青禾挡住了姚世海想要推开门的手以及已经迈了小半的步子。

姚世海听到绿弗很虚弱,也没有在踏进脚去,转身走了。

青禾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她也不关心这个。她现在只想小姐和她一同回去,如果时间在耽搁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

绿弗在里面很清楚的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姚世海想来看他,可她又何尝不想看他呢!只是她怕这一眼又舍不得放下,终究都是要不再见的,索性就直接这样离开。

明明还是大白天可天却越来越暗,雷声伴着闪电,似乎想要把这天都辟出一条道来。

绿弗看着窗外,知道如果自己在不走的话,就会真的来不及了。

这时青禾已经进来了,这一次她没有在继续催促绿弗而是直接拉着她的手从窗外飞走。

刚生产完的绿弗功力大不如从前,直接就被青禾拽着走了。

她纵有万般不舍,也力不从心。

姚世海从厨房里端来一碗银耳汤看到从窗外一抹缓缓升起的绿,手里的碗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连同那银耳掉了一地。

那抹绿色越来越高直到和天边的闪电同了色,他知道这是绿弗走了......

姚世海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却不知会来的这么早,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匆忙往屋里走,直到小孩的哭声传入耳里他才稍稍安心。

这个孩子就是他的念想,他知道只要孩子在这里,绿弗就一定还会在回来。哪个当娘的不想着自己儿子呢?
姚世海抱着孩子一起入睡。

去年也是一个夏天,天气和今天差不多。

他在自家茅草屋内看到一个姑娘在柳树下避雨,可这柳树哪能避什么雨啊,这大夏天的站在外面还容易被雷劈,于是他拿了一把雨伞走到姑娘跟前礼貌的说到:“姑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来寒舍避避雨。”

姚世海见这姑娘双目直直看着他,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本能的问到:“姑娘,姚某脸上是有什么不干净之物吗?”

这会他才看到姑娘缓神。一个好听的声音连忙应道:“那便打扰了。”

姚世海性格本就内敛,不太会和女子交流,在者家穷,这才导致了了他到了二十五这个年纪还是孑身一人。

论相貌来说姚世海还能称得上这姚村的美男子,可不论他外貌如何,始终没有人愿意把自己家女儿嫁入这样一穷二白的人家。

绿弗在家避雨后,他便自己一个人拿着一本书,径自看去了。

反倒是绿弗很熟练的去厨房做好了饭,这让姚世海觉得在这里他才是一个雨中速客,而绿弗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

姚世海闻着饭香出来,连忙说到:“姑娘你歇着,我来。”

“没事,这都弄好了。”绿弗浅笑。

这茅草屋竟然因为绿弗的笑而变的光亮起来。

这笑容直姚世海心底,他想要是他能有如此贤良貌美的妻子那简直就比神仙还快活啊。

他立马收住了自己的这个小心思,在心里暗自骂了一声自己王八蛋。

想什么呢!人家只是来避雨,或许人家姑娘早已经婚配,在者,没有婚配也轮不到你啊!你这个穷鬼,还是老老实实读书去吧,争取有天能光耀门楣。

在绿弗转身的时候轻轻打了自己一巴掌。

绿弗见状转身问到:“什么声音?”

“哦,没什么,就是一只蚊子在身边飞来飞去。”姚世海有些尴尬。

幸好绿佛没有再问。

姚世海认为人的因缘似乎还真的是天上的月老给牵的红线。

自从那一日见到绿弗之后,都会在一些不经意的场合里再次遇见。

比如说集市里,也比如在一个河边,又或者在一片丛林,总是每次都会碰上面。这样一来二去,二人逐渐熟稔。

后来绿弗经常来姚世海的小茅屋,来给他做饭。

有一日绿弗看似不经意的问到:“姚公子可有婚配?”

姚世海不知绿弗为何如此问,难道真的看上自己了,天底下竟然有此种美事,明面上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答到:“未曾.......”后面的家穷还未说出口,便从绿弗小巧的嘴巴里传来:“既然如此,公子看我可行?”

绿弗嘴边盈盈笑意,这让姚世海觉得不真实,他觉得绿弗肯定是取笑他这么大年纪了,还未有婚配之事,他想平日里,他待她也真诚,真是看不出来竟然心胸竟然如此!他生气的转身。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看到绿弗那小巧又精致的嘴唇直接贴在了自己的嘴巴上面,柔软的触觉,让他不经意间舔了舔舌头。

湿润了舌尖。

后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两人躺在了他的木板床上,他从后面环住绿弗问到:“你当真愿意成为我的妻?”
绿弗假装生气:“你不想负责?”

“不不不,我一定会负责到底。”姚世海眼神透出坚定。

他在心里感谢了上天数万遍垂怜,才能他能得如此美貌贤妻。

生活本该这样一直幸福下去,可他万没有想到上天竟然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那天电闪雷鸣,姚世海在外教书,因为担心家里的绿弗害怕便早早的回来了,可他回来始终都见不到绿弗,心里非常着急,这个大雨天的能去哪里,况且他知道,绿弗最怕的就是有闪电雷鸣的雨天。

他往房间走去,可跟前的一幕却似有千万只蚂蚁聚拢在喉间,让他发不出声音。

只见他的床上正躺着一条金色的鱼,这鱼还不安分的翻来覆去,微微见白的鱼肚,好像快要死的样子。

姚世海被这个场面吓到了,他不禁想,为什么他的房间里面会有一条巨大的鱼,那他的绿弗去哪里了?难道被这个精怪给吃了,如果是的话,他现在一定要找她拼命!

打定了主意的姚世海准备再次进入房间,跟前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虚弱的绿弗,身边还站了一个青色衣服的姑娘。
这个姑娘以前从未出现过。

难道刚才都是他的幻觉吗?不可能,不可能!姚世海双手拍打自己的脑袋,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大雨肆意的下,他全身已经被雨淋的通透,湿哒哒的衣服,让他射射发抖,本来红润的嘴唇现在也惨白如同刚才的鱼肚。

他熟读百书也看到过人鱼传说,但这也只是神话传说啊,难道还能真的在他身上发生不成?传说中人鱼相恋是违背天归,必然会遭到天谴.......

“世海,你在雨里干什么,快来进来避避雨!”

姚世海看着吴伯弯着腰招呼他。

他现在就像一具木偶人,线往哪里拉,他就往哪里走。

吴伯手在姚世海面前来回晃动,可对面的人始终没有反应,他想这孩子到底是哪里不不对劲?

“鱼,大鱼,我刚看到一条大鱼!”姚世海突然睁大眼睛说道。

“什么鱼?你说什么!大鱼!”吴伯问到。

“对,我看到一条巨大的鱼!”

“那鱼现在在哪?”

“在我家!”

“你呀,别说胡话了,大鱼怎么可能会去你家呢!”

“这鱼啊,是一个有灵性的,它只会去富贵人家,你看看你家那茅草屋,怎么可能会有大鱼来!别说胡话了。”说着便用手试了试他的额头,“哎呀,这个头怎么这么烫,肯定是发烧了,怪不得!”

姚世海这一睡便是三天。

因为他和吴伯说了这个事,所以吴伯带着父老乡亲都来到了他家里,说绿弗是一条大鱼,把她放到自己家里,自家便会发财,但是邻里乡亲这么多,绿弗只有一个,怎么分的来?

在大家一致同意下,决定要打死她,让她现出真身,这样每家每户都能分到,都能迎来财运。

姚世海想阻止,却被人绑了起来,他的身子很重,无论怎样都使不起力气,他眼睁睁的看着绿弗被人活活打死,变成一条巨大的金色的鱼。

乡里富有的人家带走了鱼头和鱼尾,剩下了鱼身,被乡亲们瓜分。

他看着绿弗残缺的身子和满地的鲜血,嚎啕大哭。

他耳边回响:“姚世海,是你引来了村民才导致我的死,我也不恨你,到今天为止,我们的夫妻缘分已尽........”
“不要,不要!”

姚世海脱口而出从床上弹坐而起。

“世海,你终于醒了。”

姚世海睁眼就看到了绿弗随后紧紧把她抱在自己怀里,那个梦惊醒了他,绿弗是他爱的人,即使她不是人又怎么样?
心结打开,他比以往更加对绿弗好。

因为他知道鱼变成人后,阳寿会变短,若平常能活活到六十岁,那么从她变成人后就只能活到实际寿命的三分之一。

因为随时会失去,所以他把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活。

如果离开能让她继续在这个世界活着,即使不见面又如何,心在一起,身自然就在一起,绿佛走的那天他嘴角露出了笑容。

绿弗已在金刚环之中,她上半身还是人的模样,只是半腰以下全是金色的鱼尾。

她想姚世海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她就是当年他路过浅水滩看到一条将要被太阳晒成小鱼干的小金鱼吧!

那天如果不是他把小金鱼捧在手心里,小心的放进大河里她早已腐臭。

娘亲总说生来皆有命,姻缘天注定。所以和姚世海相亲相爱都是天定的。

绿佛小时候因为贪玩一个人从海里一路嬉戏玩耍到了河边,不知道世故的她只是一路游啊游啊,并不知前方的危险。

她从深海一路游到了浅水河。

这会浅水河道里有几个小孩子正在捕鱼,而她很不幸的被网住,为了不沦落为别人餐盘里的食物她不管不顾的四处乱撞,幸好上天眷顾,终于让她冲破了渔网,而她的鱼鳍也受了伤,再也没有力气去挣扎,只能顺着河水流到哪里,她就飘到哪里。

原本以为能这样一路飘回大海,可浅水河里杂草多太多,积水摊太多,她经常是从杂草边缓慢的流下,她想只要不到积水摊,她就还能飘回大海。

可事情总是按你的反方向走。

她很不幸的停在了一处积水摊。

积水摊水浅,高空又有烈日,这简直是不给绿佛生还的余地啊。

她想难道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她的鱼肚开始泛白,慢慢的将要失去知觉。

此时一个衣衫破乱的少年入了她的视线。

绿弗吓坏了,刚才从一堆小孩子网里逃走,这会又来了一个,她用力的翻着自己的身子,想从这积水小摊里翻出去,可她实在是没有力气,金色的鱼鳍也受了伤。她现在只能祈祷这个少年看不到她。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认真和爹爹和娘亲道了个别。

谁知,这衣衫破乱的少年并没有把她抓回去,而是双手小心的捧了一段时间,最后在把她放进了一条大河里。

她虽然想不通为何少年会放了她,她认真的记住了他的样子,爹娘总说,欠人的恩情总得还上。

她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爹娘,只是说自己不小心被海石划到了,此时她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他们鱼族成年之后便会安排去外面游历一天。

深海一日,人间一年。

斗转星移,时光荏苒。

绿弗终于迎来了成年,这一天她潇潇洒洒的出了海,在这之前她就早已经知道了当年救她的少年就是他们海边附近的姚村,而他叫姚世海,家里世代贫农。

姚世海出生还未到三岁,他爹就去世了,接着母亲便离家出走了,至于到了哪里他不知道,他是奶奶一手带大的。

可奶奶也终究有老的时候,在他十岁那年,奶奶也走了,所以他是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绿弗见到他时是一个衣衫破烂的小孩子。

她打听到姚世海到现在还未娶妻,所以她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他家先富起来,然后再给她娶个俏娇娘子,这样她便能安心回大海了。

可后来的事情,却并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那天她在他的茅草屋外徘徊许久想着以怎样的借口去接近他,可这突来的大雨打乱了她的计划,她正不知该如何时,姚世海却给他撑了一把伞。

这算是意外中的惊喜了。

按照计划她本来是要帮他富裕起来,自己便可走人了。按理来说要想让他家富裕,绿弗根本就不用做什么,因为她本来就是条会给人带来财富的鱼,只要她经常光顾他的茅草屋,她的茅草屋自然能变成金殿堂。

可不知觉里,她竟然爱上了这个朴实的小伙子。

若是只让他富裕这一年的时间足够,对于爱情来说却远远不够,便自己主动要求做他的妻。

生活本来平淡而又快乐的过着,姚世海去做了私塾先生,而她只需每日在家等他回来便可,这样的生活也日渐富足。

她没想到成年礼应期而来,如果在海里,这个成年礼也就不会让她担忧,可在陆地上,她没有任何人的庇护。

那一日如同初见姚世海一样是个电闪雷鸣的雨天,她千想万想也不会想到,成年礼竟然会这天来临,她便硬生生的扛了这一道雷电,而她也不堪痛苦现出了原形,幸好那天青禾来了。

原来她爹娘早知她已来人间,这会又有成年礼,于是便派了青禾来相助,青禾来时,她已经经历了这个所谓的成年礼。

他们鱼族的传统是成年遭受天劫,此后脱去稚儿之身,绿弗现在已完全是一个成年人,可这个成年的代价未免太重。

那天虚弱的她看到外面的姚世海,后来他大病了三日,她知道肯定是见着了她的真身被吓的,那天青禾劝她这种男人根本就不值得她这样付出。

可是感情啊,谁又能阻止的了呢?

那天她闯入了他的梦境,看到了他梦里的人,以及她死后姚世海那痛心的样子,连做梦都在流泪!在担心会失去她。原来啊,姚世海也和她一样爱她啊,甚至不介意她是一条鱼。

他病好后,待她比之前更好,绿弗深知自己的时间有限,不能永远陪伴,于是便给他生了一个孩子。

可她没有想到的时候,孩子出生那日,竟然又引来了天劫。

她知道这一次的天劫和上次不同,这一次是因为给凡人生孩子触犯了天归,遭到的天谴。

如果她还继续停留这里,只会被打入轮回,永生遭受轮回之苦。

而她再也不会记起姚世海也不会记起她那可爱的孩子。

所以再多的不甘她都必须走。

此生有爱已无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个就是电影名字《一本漫画闯天涯》 http://www.iqiyi.com/w_19rrvpygf1.html#...
    swift加oc阅读 334评论 1 1
  • 最近终于正儿八经做起生活规划,一晃在国外已经呆了数年了,也该把归程列入计划之中。认真回忆起这些年的生活,诧异的发现...
    面瘫的乌龟阅读 118评论 0 0
  • 昨日的风雨过后 迎来了北方麦收季的第一个艳阳天 这样的季节 这样的艳阳天 农民们才不会错过 而我――欣然妈妈,竟然...
    欣然妈妈阅读 296评论 9 8
  • 能感觉到书写的进步。 当然还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不满意就是练习的动力~~
    花开2017阅读 30评论 0 0
  • 这段文字写在下面这些文字之后,之所以还要加上来,是因为我发现自己真正开始进入了一种觉察、看见,接纳再调整的状...
    颖卓阅读 148评论 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