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我需要你提醒我

二年级一开学,我在班里重新讨论了正面管教里的“掌中大脑”。

“大拇指代表什么呀?有什么作用呀?”

“动物脑,是我们的小怪兽,管理着我们的本能欲望,比如渴了要喝水,饿了要吃饭,受到攻击要么逃或者战。”

我把其余四个手指弯曲起来,握成一个拳头,把大拇指盖住,“这代表什么呀?”

“这是我们的人类脑,管理着我们的情绪和理智。”

“很好。平常时,动物脑是被我们人类脑盖住的,如果一个人生气了,也就是大脑盖子打开了,动物脑露出来了,我们就会失去控制。”我们就需要握拳打开,相互提醒我们的大脑盖子打开了。”

“现在我需要你们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可以。”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我也会有情绪,所以,如果在班里生气了,你们就要做这个手势,提醒我。”我一边把盖住大拇指的拳头反复打开又关上,一边继续说:“如果我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发火了,我就要给每个孩子一个sticker(贴纸)。”

“好!”孩子们可开心啦,毕竟,作为班级的通用货币,sticker可以买很多东西的。

所以,在我们班,你偶尔可以看到一幅这样的画面,在我准备生气时,甚至在我大声说话时,全班都会举着拳头打开又关上。偶尔还会提醒我说:“大脑盖子打开啦,Mr.李消消气,不要生气呀。”

往往这个时候,我都会莞尔一笑说:“我只是有些严肃而已啦。”然后继续上课。

用这种以身作则的方法,不仅可以提高孩子觉知情绪,监控情绪,调节情绪的能力。而且给了孩子们一种控制感。

对于人类的幸福来说,自主权可能是最重要的元素了。我们每个人都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们的孩子也是如此,孩子也需要对自己的生活有一种控制感。

虽然我们希望在课堂上给孩子营造一些挑战,但班级环境还是应该让孩子能感受到接纳与鼓励。也许,我们可以从这三个方面着手:孩子在学校时,从身体到情感都能感到安全吗?孩子是否对自己在课堂上的所作所为拥有控制感呢?他们能否在安全的环境中勇于试错呢?

比如我们班的第一条班级公约是——上课专注安静,有问题举手。

在班里,我也经常问,什么是专注?

有孩子说:“专注就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放在自己的事情上。”

有孩子说:“专注是认真写作业,投入读书。”

有孩子说:“专注是不去看别人,不被别人影响。”

我也经常举例子说:“有人的笔掉地上了,我们去看他不去?”

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回答“不去看。”

“万一有老师从后门走进咱们班了,咱们回不回头去看?”

学生异口同声地回答“不回头。”

“如果是Ms.陈,Ms.丘呢?”

“也不去看。”

在课堂上,我常常讲专注力的故事,小时候,毛主席就在集市上读书,集市上那么吵闹,他却能专注地阅读,这就是我们应该学习的专注力。也经常用“我最喜欢xx了,非常专注,没有受到xx的影响。”来夸奖学生。

虽然我无比重视课堂上的专注,但我也让孩子们提醒我——如果你有问题举手了,而我没有让你发言,你可以直接站起来说出来的。

作为一名小学教师,我们都知道,童年是大脑结构和功能发育的关键期。一方面,他们的大脑具有非常大的可塑性,因此学习能力很强;另一方面,大脑正在发育,他们的自控力、专注力等高级功能还存在着一定的缺陷。

所以,如果没有外界的约束,他们可能会因自控力和专注力较弱,而出现行为和心理上的问题。

虽然在关键期,学习最快最有效,事半功倍,不过关键期的时间很短,一旦错过就很难补回来。

因此,一方面,我们需要以权威设定底线,一旦孩子越过底线,就要给予必要的惩罚。另一方面,我们还要以民主给予空间,允许孩子在底线之上的空间里面,给予自由权,让孩拥有控制感,孩子会更加自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