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着说话不腰疼

今天心情不错,所以又一次对别人的愤怒缺乏同理心了,也可以说我犯了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毛病。

在我的安排下,爸妈安全顺利地被王老师接到兴平,领了妈的社保卡,然后我俩陪二老吃了顿饭。

饭桌上,我引出了爸的话匣子,让他给我再次讲了一遍他年轻时的风光和遗憾: 10岁为家里争取到了被少算的一年的口粮;14岁当了队上的会计,算盘打得很漂亮;17岁应征入伍,因为同伴好心办坏事,让他延迟退伍两年,并失去了吃公家饭的机会;回村后又当会计三年,与村里其他三个人成为大家眼里的风景……

能静静地陪着父母说话,真是很幸福的事情,可惜以前做到的时候太少了。

饭后,我开车送爸妈回去,然后返回学校上班。

今天接下来几个小时的好心态都归功于我陪了爸妈,而这似乎反衬了别人的不淡定,让对方本来就很微妙的情感有了种越描越黑的尴尬。

我竟然说自己对人家生气的事没感觉,还劝对方平和一点,我这是想证明自己比别人境界高吗?真是太自以为是了!

人都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也肯定对一些人一些事有自己看着不舒服的地方,而这样的心境也只会流露给信得过的人,何况也可能只是倾诉而已,并不想要你出什么主意,或者做出评价。

那么,作为被倾诉者,最好的表现方式应该是静静地听着就行,没必要发表意见,更不可好心劝告。

世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你的善意劝谏在那样的时刻也许只能让人反感,对方也许表面不好说什么,但在心里,估计已经在说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而当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我已经做出了错误的反应,真是愚不可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