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春天里的梦(26)

字数 7523阅读 114
图片发自简书App

【青春】春天里的梦(25)


雷丽把肖宇送到火车站后,乘坐先前的出租车正往自己租房的路上赶。突然手机铃声响了,她连忙掏出来一看,是周振的爸爸打来的。

“喂,您好!”她接通了电话。

“小雷,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刚才接到总部打来的电话,给我安排了一个紧急任务,叫我速赶到公司,但我还没有答应。你放假了吗?”他带着急切的口气说。

“我已放了假,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您就尽管说吧!”雷丽语气温和地说。

“那太好了!我马上赶去公司总部。麻烦你今天就过来照顾周振吧!”

“好的!”

“请你在市xx新华书店给周振带一套小学五年级期末模拟考试试卷吧!试卷钱和这个月的工资我一起汇到你的银行卡上。这次外出办事估计很久才能回来,也许半个月左右,也可能要二十多天吧!尽管如此,我会在大年三十之前赶回家的。我在家里给你安排了一个房间,哦,对!是原来的那个备用客房,如果周振有什么事需要照顾的话,你可以睡在那里…”

“哦!…那好吧!”雷丽略迟疑了一下答道。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她深感这个做父亲的确是十分辛苦,她于是答应了他。

“师傅,请去市xx新华书店吧!”她对出租车司机说。

“好的。”

雷丽在新华书店里各买了一套xx顶级小学数学和语文期末模拟考试试卷及答案后,乘坐公交车去了周振的家。

这两套试卷是她精心挑选的,内容结合教学大纲,难易程度适中,个别题目需要逻辑思维能力强才能做得出来。

当她刚打开门时,周振立刻高兴地跑了过来。

“姐,你来啦!”

“你爸在家吗?”雷丽微笑着在门口问。

“刚刚出去没多久。”

“哦!…”雷丽进去后顺手把门关上,“你的伤口好了吗?来,让姐姐看看。”

周振掀开衣服给她看。

“哦!好多了。现在你感觉到伤口处痒痒吗?”雷丽仔细地瞧了瞧他的伤口。

“有一点儿。”

“如果痒,说明伤口愈合了,身体在恢复…”雷丽给他整理好衣服,“痒痒不能用手去抓,因为手上有细菌…”

“哦!我知道了。姐,这是给我买的试卷吗?”周振接过她手里的塑料袋问。

“你是怎么知道的?”雷丽边换鞋边笑着问。

“我爸跟我讲过…”

“那你想不想做试卷呢?”她摸着他的头,望着他和颜悦色地问。

“想!…”

“真是个懂事听话的好孩子。”她夸奖了他一下后问道,“等姐姐给你全面复习一下后再模拟考试,怎么样?”

“爸爸在这几天时间内给我复习了一下…”

“哦!课程全部给你讲完了吗?”

“讲完了,所有的课后习题也都做完了…”

“哦!那就好!”雷丽从他手里拿来试卷,放在书桌上,抽出一张试卷说,“你先做一张数学期末考试试卷吧,时间是一个小时。姐姐先去做午饭,饭后再给你检查考试结果…”

“好的。”

“现在是十点半,十一点半交卷,你可不能偷看答案哟!”

“是!姐姐。”

周振就像平时在课堂里一样,认真地考试起来。

雷丽则去了厨房忙做饭菜…

半个小时后,周振就做完了试卷,乐呵呵地跑进厨房拿给她看 。

“这么快就做完了?”雷丽感到很意外,连忙凑过头来看了看说,“你检查了吗?”

“我检查了。”

“好!你对照参考答案给自己打一下分,错题标注一下吧!”她边做饭边说。

“好的。”

十多分钟后,周振又拿着试卷跑进厨房。

“姐,饭做好了吗?我有点饿了。”他低声说。

“哦!快了。”雷丽转身看了一眼他,发现他手拿着试卷情绪低落的样子,微笑着说,“怎么了?数学考试成绩不怎么样吧?!”

“是的,只有九十八分…”他把试卷展开让她看。

“噢!原来是这几道题做错了,饭后姐姐给你讲解。”她瞧了一下,边把锅里的菜盛起来边说,“我们马上就要吃饭了哦!”

雷丽把两菜一汤一一端上餐桌,再把电饭煲端了过来喊道:“周振,洗手,吃饭!”

“好的。”

雷丽把干净的碗筷勺拿到餐桌上,每人盛了一碗饭。

“这鱼汤真好喝!”周振赞道。

“这是你爸特意为你补身体的,对你的伤口愈合很有帮助,也可以增长智力…”

饭后,雷丽让他休息半个小时,周振打开电视看动漫。

她清洗餐具后,仔细检查他所做的模拟考试试卷。发现他很聪明,除了一道较复杂的题没有做对、一道因粗心大意把结果算错了的题外,其他题都做对了。

“周振,你知道这道题错在哪里吗?”半小时后,雷丽把他叫到自己身边的书桌前,用手指着试卷上的一道题问。

“知道,我把数字二十三写成三十二了…”周振红着脸说。

“如果农民伯伯把狗当作牛来喂养,你猜会出现什么情况?”

“我知道牛是吃草的,而狗是不吃草的,它可能会饿死掉…”

“你特聪明。如果你不认真,把二十三看成了三十二,就像农民伯伯把狗当作牛来喂养,其结果就大错特错了,对吧?”

“对!”周振觉得姐姐的这个比喻挺有趣,用手捂脸偷偷地笑了笑。

雷丽接着耐心地给他讲解那道偏奥数类型的试题,直到他弄懂为止。

休息时,周振拉着雷丽的手,把她带到一个房间内。

“姐姐,这是我爸爸给你安排的房间。”

“哦!”雷丽看见房间内布置得非常典雅,给人一种特别的温馨舒适感,不免感到有些惊奇。

她来周振家做家教,前后已有很多次了。但她从未想过去看他家里的每个房间。只在客厅和餐厅里呆过。

她来到铺着粉红色棉被的床上坐下,席梦思床垫非常柔软舒适。她轻轻地用手摸了摸被单,纯棉的感觉很舒服,透露出别样的温情。洁白的墙上挂着洁白的高档落地窗帘,高贵优雅中透着浪漫,让她感觉仿佛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姐姐,去看看我们的健身房吧!”

周振的声音把她从沉思中惊醒过来,跟随他来到了健身房。

健身房里最惹人眼的是一台崭新的钢琴,她轻轻地用手抚弄了一下,从低调到高调的钢琴声,顿时响满房间。

她环顾四周,房间宽敞明亮,里面摆放着大小各异的健身器材:有一台跑步机、一台椭圆机、健身车、各种哑铃…

周振笑哈哈地在跑步机上锻炼着。

“周振,你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不能把跑步机的速度调得太快…”雷丽关心地说。

“好的。”他把跑步机的速度降了下来。

她自己也好奇地在一个健身小单车上锻炼起身体来。

“周振,你会弹奏钢琴吗?”她边锻炼身体边笑着问他。

“会一点儿。”

“能给姐姐演奏一首歌曲吗?”

“好的。”

周振关掉跑步机,来到钢琴前坐下,一鼓作气地演奏起来。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雷丽一边锻炼身体,一边跟着他演奏的钢琴曲小声地唱了起来。

“真不错!”雷丽待他一曲弹奏完,拍着巴掌鼓励他说,“再给姐姐弹奏一首吧!”

周振接着开始演奏《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歌曲。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雷丽跟着钢琴伴奏唱着唱着,忽然趴在健身小单车上泣不成声。

“姐姐,你怎么了?”周振听到她的哭泣声后,马上停止了演奏,走到她的身边,拉着她的手担心地问。

“没…没什么!你弹奏得非常好,姐姐被感动了…”雷丽擦干眼泪,从健身器材上下来,抚摸着他的头说。

听到这首乐曲,勾起了雷丽伤心的回忆。小时候,别人都有妈妈,而她从来没有看见过自己的妈妈。曾记得有一次,自己哭着问父亲,妈妈去哪里了,父亲告诉她,她的妈妈在生她的时候,难产大出血死了…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提及有关妈妈的事情,一是怕爸爸伤心,二是怕自己不能自控。但是,她从未停止过想念自己的妈妈。

“姐姐,我爸爸妈妈的房间,你看不看?”

“看。”她感到好奇。

她跟着周振来到了他父母亲的房间。

房间装饰风格时尚、浪漫又温馨。

她一眼看见了床头墙上一对夫妻的合影照。从照片上看,周振的爸爸年轻时要魁梧些,胖一些,也帅气一些。现在的他,似乎比以前老了许多。

“咦?他身边的女人怎么这样像我?”雷丽顿时感到惊愕不已,“她难道是自己的母亲?周振的爸爸只比自己大十八岁,不不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世上总有些事情出人意料!感到异常惊讶的雷丽想,中国人是如此的多,相貌相同的人肯定是有的。她在穿衣镜前仔细地照了照自己,又瞧了瞧那照片上的女人,越看越像。

“周振,你知道你爸爸妈妈的名字吗?”她好奇地问。

“当然知道,我爸爸叫周木,‘树木’的‘木’;我妈妈叫田媛,‘种田’的‘田’,‘媛’是一个‘女’字旁,加上‘温暖’的‘暖’去掉‘日’字旁。”

“哦!”她凝视着那女人的像,神情有些发呆。

父亲曾告诉过她,自己的母亲叫王梦,名字大不相同呢。

“周振,你看我像你的妈妈吗?”

“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以为妈妈回来了呢。只是瘦一些。”

“哦!…”

“上次你在医院里喊我爸爸叫爸爸时,我还以为你真是我的亲姐姐呢…”周振咧着嘴笑。

“哈!不像吗?”雷丽一时觉得“缘分”真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特像!”周振感觉挺有趣,笑呵呵地抬起头认真地瞅了瞅她,十分肯定地说道。

“钢琴演奏是谁教你学的?”雷丽转过话题问道。

“是我妈妈…”

“哦!”

此时的雷丽对周振的母亲越来越充满了好奇。

晚饭后,雷丽让他做了一张语文试卷。她再给他看试卷,打分数,分析讲解错题。

时间一晃而过,不知不觉间就到了晚上八点多。在周振的恳求下,本打算回去的雷丽留了下来。

她连忙给自己的父亲打了个电话,给他说明了自己留宿周振家的特殊情况。

他们俩洗漱完毕后,雷丽送周振去他自己的房间里睡觉。

周振的房间装饰风格独特,色彩亮丽又温馨,各种家具造型按照卡通形象进行设计,恰似一个童话小乐园。

“晚安!拜拜!”雷丽亲了他的脸一口。

“拜!”

雷丽走出周振的房间,关掉电灯,顺手轻轻地把门关上。

她来到了周木给她安排的房间,进去之后,把门反锁上。

脱衣躺在床上的她,久久不能入眠。心想:他接受我给周振做家教,难道是因为我像他的老婆?还是他有别的意图?他今晚会不会突然回来呢?

胡思乱想的她,速即把灯打开,翻身下床,穿上衣服,从餐厅里搬来了两把高背椅子把门死死地抵住。

“我怎会如此的像那位女人?她到底与我有没有关系呢?我可以问一下周木吗?如果问他,这么私密的事情他会告诉我吗?他会不会认为是我自己想得太多…”她因害怕,开着灯睡觉,躺在床上的她思绪翻腾着。

在床上左思右想的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直到深夜一点多,她终于慢慢地、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蓦地,“砰、砰、砰”的敲门声,把雷丽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2)

李华和任珍上午到达了哈尔滨火车站。在出口查票完毕后,疲惫不堪、饥肠辘辘的两人准备去附近的一家餐馆吃午饭。

火车站出口处,很多旅行社、旅游团的工作人员在热火朝天地招揽生意,好奇的任珍不断地用手机拍照留念。

“靓妹,去冰雪大世界玩吗?…”一位身着白色羽绒服,双手戴着保暖手套,一手拿着旅游招牌的中年妇女走过来笑着问任珍,不停地给他俩介绍景点。

“我们俩饿了,先找一点吃的后再说吧!”李华连忙接过她的话说。

“我给你们介绍一个餐馆吧!那个餐馆挺不错的…”中年妇女跟着他们边走边热心地说。

“谢谢您!不用麻烦了。我是本地人,知道…”李华委婉地谢绝了她。

走了没多远,任珍忽然感觉浑身寒冷,缩着脖子瑟瑟发抖。

外面零下十几度的温度,与有空调的车厢里相比,好比两重天。

“你箱子里有没有厚一点的毛线衣?”李华边脱下自己的保暖手套递给她边关心地问。

“有,所有的防冻用品全在箱子里。”

“那我们赶紧去找个有空调或有暖气的餐馆,全身武装上吧…”

李华拉着两个箱子,任珍戴着他给的保暖手套,抖动着身子哈着气跟着他来到了一家餐馆里。

“你先把衣服加上吧!”李华把箱子给了她说,“这里的牛肉面很好吃,你想吃啥?”

“我就吃牛肉面吧!”任珍边打开箱子边回答说。

“好呢!”李华说着去买餐单。

任珍拿出羊毛绒衣加在身上,脚上加了一双厚羊毛绒袜子,戴上自己早已预备好的保暖皮手套,头戴保暖帽子,脖子上围着保暖围巾,顿时感觉浑身暖和了许多。

李华看着她惊喜地说:“想不到这些保暖用品你自己早已预备好了…”他欣赏她做事的细心与周密。平时率直豪爽如男孩的任珍也有这一面,是李华未曾料到的。

他给她端来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放在她面前的餐桌上:“来,快趁热吃,暖和暖和一下身子。”

“直从你答应我寒假去你家后,我特意从网上购买的。你看一下,怎么样?”任珍站起来,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微笑着说。

“特像一个东北妞!”李华打量着她笑道。

“哦!是吗?像东北妞好。”任珍笑嘻嘻地坐下来,吃了一口牛肉面,“这味道不错,特好吃,醇香爽口,颇有地方特色!”

“吃不饱,还有!”李华边说边去端自己的一碗牛肉面。

“这么一大腕面条,你想撑死我呀!”任珍望着端着碗走过来的李华,笑着说,“把你的碗拿过来,帮我的忙,吃一点。”

“这一碗算什么,我给你还带了个热乎乎香喷喷的大肉包子。”李华笑着来到她的身边坐下说。

“我面条都吃不完,包子你自己吃吧!”任珍喝了口面汤,“这汤真鲜…”

“面吃不完就剩下吧!好不容易来一趟,这正宗东北大肉包与南方的味道不一样,你尝一口就知道啦!”李华热心的把盛包子的盘子推到她的面前说,“包子蘸着牛肉汤吃,味儿更美。”

“哦!真的很好吃呢。”任珍用自己的筷子切开包子,拿了半个,学着他的样子蘸了一下碗里的汤,咬了一口赞道。

任珍浑身发热起来,她脱掉了帽子、羽绒服。

“你真的想去冰雪大世界吗?”李华进门买餐单时,发现自己钱包里的钱只够买回家的汽车票了,有点发愁,但不好意思说出来。

“我跟你讲过,你是演员,我是导演,全部的取景门票费用等等都由我来出…”聪明的任珍一下子看穿了他的小心思,但顾及到他的面子,于是不露痕迹地把一张信用卡递给他说,“你替我管着吧!”

“还是你自己拿着吧!”李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替我花钱,在别人看来就会认为你像个爷们儿的样子;我替你花钱,别人会怎样看?”

“有一些歪理,好吧!我替你保管着。”李华讪讪地笑着把信用卡装进了自己的钱包。

“我们先得找一个旅馆住下,好把行李箱放在那里,然后去冰雪大世界…”任珍提议。

“好,只有这样了。”


他们俩吃完午饭,感觉身上比先前暖和多了,各自拉着行李箱去找旅馆。

“我看这一家旅馆还不错,价格便宜…”李华看了看价格表说。

“不行!这家旅馆小,看起来似乎不卫生的样子,还是另找一家吧!”任珍朝里面望了一眼,捂住嘴说。

他们一路连续地找了几家旅馆后,最后来到了一家大型的酒店。

李华把信用卡递给任珍,由她自己刷卡预交了两个房间的押金后,再把卡递给了李华,由他管着。

服务员把他俩的身份证号码登记了起来。

之后,他们兴致勃勃地乘坐公交车去了冰雪大世界。

“哇!…景色好壮美啊!”他们俩下车后,任珍惊叫起来,“以前只在电视新闻上见过,现在亲临现场,景致真让人叫绝…”

“夜景更加壮观,每处景点配置有先进的LED灯光技术,再与每座冰雕雪景互相辉映,更加引人入胜…”因家里经济条件的限制,也是第一次来的李华有感而发,“我以前也只从报纸新闻上见到 …”

他们一边极目远眺,一边来到了售票处。

但见售票窗口外,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在等候买票,一张张脸上露出新奇激动的神情。对他们而言,在这凛冽的寒冬里,似乎忘却了隆冬刺骨的冷,满眼都是北国壮丽的景色,满心都是欢喜…

李华和任珍排队前,在一张介绍单上预览了一下哈尔滨冰雪大世界总的概况:总占地面积为四十多万平方米,用冰量超过十二万立方米,用雪量约为十万立方,冰雪艺术作品近两千件左右…

“哇!这么多的景点,要许多天才能欣赏完呢…”任珍拉着李华的手,兴奋地说。

“先观看主景吧!…”李华笑着说。

他们俩买了门票,进入了景区。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座落在“魅力的哈尔滨”景区里的、以哈尔滨标志性建筑为造型的冰雪建筑。它高大雄伟、气势恢宏,在夕阳下焯辉耀眼,给人一种留得天章焯云汉之感。

在安徒生童话乐园里,他们兴致盎然的观看了那些以《海的女儿》、《白雪王后》等为主题的冰雪雕饰,让人感受到了奇妙的童话世界;欣赏了以“梦幻西游”为主题的西游记里面的人物(师徒四人、神仙、妖精、鬼怪…),让人联想到了古典名著中的精彩画面;游览了冰雪迪士尼乐园,那些生动有趣的卡通人物,让人留恋忘返…

兴奋不已的任珍不停地拍照,不时地让李华给她和景物合影留念。

夜幕降临。他们俩来到了璀璨的丛林展区,在各种各样的LED灯光照射下,如同进入了一个美轮美奂的水晶世界。千奇百怪的冰挂晶莹剔透,在灯光的辉映下,亮丽无比。每件雕塑栩栩如生,有的像虬髯;有的像卧着的玉兔;有的像奔跑着的斑马;有的像猛扑着的老虎…惊险刺激,让观众惊叫声不断。

他们俩玩得饥肠辘辘,来到了玻璃观赏廊道。里面设置了快乐的酒吧、美味快餐店、卡座、商店等,是集观光、取暖、购物、用餐、休息于一体的最佳场所。

用餐完毕,欢悦激动的他们继续欣赏冰雪大世界里的夜景…

(3)

方蕾和易阳在新华书店外乘坐公交车回到了家里。

易阳把买的初级AutoCAD绘图书放进电脑包里后,开始给方蕾的父亲接屎尿,过后给他按摩全身。

方蕾在厨房里与母亲一起做晚饭。

“蕾蕾,你喜欢小易吗?”方蕾的母亲一边切着菜一边轻声地问正在洗菜的她。

“妈,您这是说啥呀?我和他只是纯粹的同学关系…”方蕾轻声道,“他帮助我们,我心里十分感谢他,但我们俩现在不存在恋爱关系。”

“这个孩子挺老实本分的,心地又厚道善良,勤快能吃苦,待人热忱。特别是他不嫌弃你爸爸这一点,妈心里很感动,真是个难得的好孩子。蕾蕾,你可千万别错过了!”

“妈,我知道了。”

“小易他家里的情况你知道吗?”

“他跟我讲过,家里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共八口人。姐姐出嫁了,一个哥哥去年底结了婚,还有个哥哥没有成家。家里的经济状况不算十分好。父母每月给他的生活费是八百元。他在院校里,生活很节省,很少吃贵点的菜…”方蕾介绍说。

“哦!是个懂事的孩子,我们真是太难为他了。哎!”

“我现在感觉他就像一个大哥哥似的。”

“你看他侍候你爸,真是比自己的亲生儿子还要亲,不怕脏不怕累的…”

“妈,你这么夸他,就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吧!我还希望有个哥哥呢!”方蕾红着脸说。

“傻丫头,你开始吃醋了…”

“妈,我没有,是高兴…”

午餐时,方蕾的母亲把好吃的菜不停地往易阳的碗里夹。易阳偷偷地瞅了一眼方蕾,见方蕾沉默不语,只顾着扒饭若有所思,把她母亲夹给自己的菜又夹到了她的碗中。

饭后,易阳给方叔叔洗脸刷牙、擦身、洗手洗脚,还边按摩边聊天的。

方叔叔听完新闻联播睡下后,易阳跟着方蕾认真学习起来。他们俩商量了一下,规定在晚上十一点钟之前必须睡觉,早上四点钟起床…

晚上八点半左右,方蕾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喂,老板好!”方蕾一看是刘斌打来的,他平时很少给自己打电话的,心想肯定有要事找她,赶紧按了接听键。

“方蕾,你明天周六有时间吗?”刘斌问。

“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吗?”

“明天上午,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调查菜市场的情况…”

“好的。”

“按照上班时间九点钟赶到。”

“我一定会按时赶到公司的。”方蕾高兴地说。

“是刘斌打来的电话吧!?”易阳笑着问。

“是的。他叫我明天去菜市场作调查。”

“哦!…”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溜走,客厅变得异常安静起来,能清晰地听见墙上的石英钟“滴答滴答…”走动的声音。

易阳边看书边打哈欠。

“易阳,十点钟了,你睡觉去吧!”方蕾看他那样子,忍不住笑着说。

“还看一会儿吧!”他见她还在学习,不好意思离开。

晚上十点半,易阳再也熬不住瞌睡,上床睡觉了。

方蕾直到晚上十一点钟才睡觉,本想还学习一会儿的,想起自己与易阳达成的协议,只好作罢…

【青春】春天里的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