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梦呓

字数 808阅读 36

我曾见过这景色。

满地黄的不像已经逝去的银杏叶子,倒映着那悄悄从乌云层后探出脸儿来的日头,仿佛识破了它那无聊的捉迷藏游戏似的。

风是轻轻的推来,也将你,跳脱的你,穿着白色连衣裙的你,垫着脚尖儿,手上轻轻提着那双红色鱼嘴高跟鞋的你,轻轻地,送到了我的面前。

我站在台阶上,往下瞧着你。你嘴角微抿,犹豫着慢慢抬头瞧我。

我不知如何竟害羞起来,避开你的目光,抬起头,看那和我一般害羞的日头。它却竟似识得我心中的想法,转瞬间绽放出耀眼的光亮,逼着我又只能低下头去瞧你。

此时的你,却已蹲下身子,抚摸着那片代表着过去的黄色。我看着你的背影,一刹那间,竟将你看成了花,看成了树,似乎很久以前便已生长在那里,随风摇曳。

“嘿,你看!”

她的呼唤打破了我的幻想,我的眼睛从一片朦胧中醒来,又清晰的看到了她手捧一团银杏叶,对着我,开心的笑着。

我被她这笑容感染,也笑。而那风,原本轻轻的风,竟也似惊异于她的笑容,瞬间摇晃起来。

她脚下的银杏叶子盘旋飞起,卷起她的裙子,如一朵莲花。

我开心的跑下台阶,想去牵起她的手儿,亲吻她温柔的嘴唇,和她说近日来的思念,听她说离去后的忧伤。

而她,轻轻吹散手中的那团黄色,轻轻的像我招手,轻轻的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瞧不破这眼前的世界是如此轻如泡沫,直到我触到她的脸庞。

天,暗了。

日头不见了,风儿消失了,那一团黄色卷着亲爱的她,从我眼前,轻轻的飞走。

我奋力的在她越过那一团乌云前拉住了她的脚踝。

可那光滑如初恋记忆的皮肤,让她渐渐脱离了我的手腕。

但我闻得到她身上的香味,我触碰得到她的裙角,我看得见她在对我微微的笑。

天空又静了下来,眼前的混沌也消失不见。

我再也看不到她的裙角,她的发梢,她的笑。

阳光照着我的脸庞,如她的手,轻轻地在抚摸。

我看看路边,人来人往,台阶前的树下,仍是那片逝去的黄色。

而我手中拿着的,是一张照片,带着褶皱,微微泛黄。

照片上是一位跳脱的女子,正对着看她的人,微微笑着。

她,穿着白色连衣裙,提着红色高跟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