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未若柳絮因风起

  文/孟小满

2018.1.3      星期三      雪

终于,迎来了2018年第一场雪。

校园一角

很早之前,十分讨厌冬天,大抵由于穿的如同棉花包的自己,走在大雪中显得十分笨拙,天气又十分寒冷,做什么事都不灵便。

不过,对于冬天的讨厌,丝毫不影响我喜欢雪。中午的时候,纷纷扬扬的雪花便飘落下来,在孩子们眼中,它们都是精灵,纯洁无瑕。因此,课间休息时,总有几个孩子用手捧堆积的雪,双手冻得通红,还乐此不疲,最后被我们叫回教室。

拿着一杯水,透过窗户,看着飘落的精灵,不由的想起“未若柳絮因风起”。这句话出自于谢道韫之口,作为宰相谢安的侄女、太傅大哥谢无奕的女儿、左将军王凝之的妻子,谢道韫的才华自不必说。

在我的想象中,那必是一个浪漫的场景:一群人烹酒煮茶,谈论诗词 。谢安发问“白雪纷纷何所似?” 谢朗答“撒盐空中差可拟”,谢道韫却回 “未若柳絮因风起”,此话一出,必将满堂喝彩。

有人曾将这两句形容雪的句子进行对比,评论为下里巴人与阳春白雪的版本。于我而言,两句都喜欢,一个从形,一个从神,何其形象。作为女子,便盗用才女谢道韫的诗句作为标题了。

乡村的雪,来的比其他地区早一些。儿时,每当看到雪便开心地手舞足蹈,因为散养式的我们,可以趁机打雪仗了。从地上抓一把雪,揉成团,看准对方扔过去,打中了便插腰哈哈大笑起来。随后,开始满院子的跑,躲避袭击。

那个时候,我们好像不怕冷,将小雪团越滚越大,做成雪人的大肚子,大头,再装备上扫帚,萝卜,草帽,画一个大大的笑脸,最后看着雪人傻笑。

后来,我们被各自的家长叫回家,回家之前还相约明天继续打雪仗。回到家,地炉子早就升起来了,红红的火苗散发着独特的魅力,难怪白居易说“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简单的两句话,混合了绿、红、白与黑四色,又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短小精悍,十分喜爱。

很多年前,在外婆家烤柴火。浓烟与火苗并存,常常熏得睁不开眼睛,又舍不得离开座位,几个人围成一圈,拉拉家常。此时,在土灰里埋上一个红薯最美不过。

顷刻之后,便能闻到红薯香气。剥开红薯,金黄色的红薯肉,包裹果肉的焦黄的外壳,让人垂涎欲滴。咬上一口,红薯进入口腔,烫的在口内翻滚,最后吞到肚子里,顿时胃都暖和不少。吃完红薯,整个人都意犹未尽。

我常常想,我们怀念冬天,怀念过去,并不是过去有多么多么好。相比现在而言,过去的冬日与寒冷相伴,取暖也没有现在方便,但是我们很快乐。换句话说,我们怀念的不是过去,而是过去的自己,过去的时光。

然而,时光流转,过去终归是过去,我们终将面对现在的生活。收回思绪,喝了一口热水,便放下杯子,因为铃声响了,他们还在等着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