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声与二哈

周五晚上喝多了,撸串到凌晨才回去。从市区的万塘路打车回小区,半个多小时才到家。悲剧的是,室友居然把门反锁了,敲了很久的门,没反应。前不久刚换过手机,同步没做好,手机里还没有电话。发了条微信,还是没反应。那好吧,只好去朋友那里住了,幸亏他就在隔壁小区。

于是往他的小区走,把楼栋号听错了,路上蛙声不断,简直可以用遮天蔽日的感觉来形容,不过这时候是深夜。还看到一个二哈在溜人,二哈估摸着也就六个月大,力气却不小,见到人直想扑,拉得主人一个趔趄。

晕晕乎乎走到朋友家里,随便找了个房间,准备睡觉。蚊香很久都点不着,最后决定开一晚上的空调。搞七搞八弄了一会儿,睡觉。早上天亮地很早,鸟叫挺多。起来随便找了点吃的。不得不说,朋友的房子挺乱。桌子上东西乱放。心想着好歹住了一晚,收拾一下还是要的。把东西收拢了下,开始往外走,没想到遇到更彪悍的事。

路边居然有人摆摊卖别墅,那架势和摆摊卖袜子差不多。听说深圳很多销售员走上街头举牌子卖房,没想象到在鸟不拉屎的杭州郊区也能见到这幅场景。不禁感叹到民生多艰,当真生活不容易,赚点钱不容易。

想想开夜宵撸串店子那些人好像挺赚钱的,不过房租也不低就是了。小龙虾 要成本、好的地段要成本、好的厨师也要成本。对了,小龙虾的虾黄最好别吃,只吃虾尾的肉就可以了,剥虾尾的肉也是有技巧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