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3月31日

      3月份的最后一天,忽然迈进了夏天的感觉。今天休周末,早上快7点了才起床,小铭航也跟着醒了。我们和铭帅打算下去跑的时候,小航非要跟着我,这个景象也正是宫铭帅想看到的结果,小航下去就是个玩,怎么可能跑起来?在楼下折腾的一会儿,就算晨练了——这滥竽充数来的,淬不及防。

      今天是集市,我和老爹带着小航去集市溜达,买些蔬菜等生活用品。在边角卖的花鸟鱼虫摊位有吸引铭航的主要物件——八哥、鹦鹉、小白兔、小仓鼠、小金鱼、小鲤鱼和小乌龟,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鸟,很多人把卖家的摊位周围占的满满当当,好几个还牵着和铭航一样大小的小朋友,人们有的问价,有的挑选,有的挨个摆弄,把摊主忙的顾此失彼,而我就和铭航在鹦鹉笼子旁边蹲下,观看在笼子里上窜下跳的小鸟,铭航缓缓伸出小手,用一个指头对着鹦鹉比划着。或许大家整天忙于和繁杂的工业或工作打交道,只有在这些小动物这里才能找到童趣的世界,少年的影子,听闻到大自然的语言。

      渐行渐远的今天即将成为18年四分之一的封底,渐行渐近的明天即将成为又一个新季度的封面。时光飞逝,再光辉的岁月留不住年少的轻狂,再耀眼的年华带不走曾经的迷茫。青春年少在无声无息中凋谢,那些懵懂的梦,都已散落在那寸寸时光里——恰似水过无痕,没有什么过不去,只有再也回不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明天,无厘头的愚人节到了,我是不是要多加提防一下?因为有的时候,我就是愚人,“狠”愚那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