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 SKINNER 回来了?从鸽子制约到人类上瘾的自由难题

0.26字数 507阅读 610

* 从 2019 年6 月 19 日开始,我将搬离简书,这里只放摘要。这一年多来,简书忙于推广社交和制定推送,加上锁文风波,如今只剩下各种鸡汤、种草、投资文章,很难容下认真、冗长的分析和讨论。虽然我能理解简书有其营运需求,但对这里我除了失望,再无其他。之后的作品,将会出现在我的新博客,旧文(包括被锁的那些)也会逐一搬迁。不知道新博客是否会被封,但我的微博一定会持续提供最新文章截图。欢迎关注。

斯金纳(B. F. Skinner,以下使用 Skinner)虽然被誉为 20 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心理学家之一,但除了心理学教科书及一些学术论文外,Skinner 的名字在过去 20 年间很少出现在大众媒体上。

直到这一两年,Skinner 忽然开始频频现身。在中文世界里,Skinner 的两本经典著作《瓦尔登湖第二》(Walden Two)以及《超越自由与尊严》(Beyond Freedom and Dignity)的简体中文译本重新出版,年初台湾出现了一篇介绍 Skinner 生平与一篇讨论 Skinner 式社区的文章,中国大陆也有一段分析 Skinner 与游戏设计的音频。英语世界的相关文章自然更多,而且深度长文不在少数,简单 google 或百度一下就能略知一二。

B. F. Skinner 和他的最知名实验动物——鸽子

显然,Skinner 回来了。但,我们要问,为什么 Skinner 能在沈寂将近 20 年后,再次获得众人目光?他的回归是以什么样貌出现?他在此时回归的意义又是什么?

全文请见:〈为什么 SKINNER 回来了?从鸽子制约到人类上瘾的自由难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