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氢弹之父于敏和孙玉芹一生相守,最大的遗憾是亏欠妻子

《功勋》里的于敏是氢弹之父,也是一位无名英雄。

作为第一批研究氢弹的科学家,于敏的工作是绝对保密的,除了上级领导和本人,家里父母妻儿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作为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隐姓埋名了二十多年,在这二十多年的工作中,能够支持他一心扑在工作上,没有后顾之忧的就是他的妻子孙玉芹。

于敏的成就包括但不限于:

让中国在原子弹爆炸成功后的2年零8个月就成为世界上第四个拥有氢弹的国家,鼓舞了广大革命者士气,就连美国军界都不由得感慨:这家伙可抵十个集团军!

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终于爆炸成功。

而这一切来得有多不容易只有于敏这些科研人员清楚:美国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第一颗氢弹爆炸用了7年零3个月;法国是8年零6个月,英国是4年零7个月;而最快的苏联也用了近四年的时间,我们国家只用了2年零8个月,就创造出了奇迹!

中国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成功,得益于于敏这些隐姓埋名的科研人员的攻坚克难。

如果说于敏是无名英雄,那么孙玉芹所代表的也是千千万万科研人员背后撑起一个家庭的无名英雄。

对于国家来说,于敏是功勋,对于小家来说,孙玉芹也是功勋。

信任

夫妻之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看过于敏和孙玉芹的相濡以沫,我觉得是信任。

孙玉芹是怎么信任于敏的呢?《功勋》里有个非常好的细节。

于敏在搞保密的氢弹研究工作,家里人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很难得地回了一趟家,回来就跟妻子孙玉芹说自己要去出差。

孙玉芹问他,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于敏说不知道。

孙玉芹又问他:孩子在班里,别人问他爸爸是干什么的,他说不知道,你瞒着我就算了,你总得让孩子知道他爸爸是干什么的吧?

于敏愧疚地低下头,不知如何作答。

看着丈夫为难,孙玉芹苦笑了一下,立马平复了一下情绪问他:今天晚上想吃什么?这个你总该知道吧?

这就是夫妻之间最为难得的信任。

于敏去搞氢弹研究是在一个街边小吃摊上就决定了的。

当领导问他你为什么那么坚定时候,他说就像吃东西,你来一碗,我也得来一碗!你有,我也得有!

为了核平衡,别国有的,我们也得有。

于敏没有过多的考虑就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投身到氢弹研究中去。

这种决定不需要找家人商量,因为他需要对家人保密。

作为于敏的妻子,孙玉芹也不知道丈夫为什么突然就放弃了出国,她只是默默地把背英文单词的笔记本给烧了,全力支持丈夫的工作。

在于敏研究氢弹的28年里,孙玉芹不知道自己丈夫在干什么,但是孙玉芹从未有过抱怨。

夫妻之间最重要的东西:信任,这两个字被孙玉芹生动地诠释了 一辈子。

如果没有对丈夫的绝对信任,孙玉芹很难坚持下来,也是因为这份信任,夫妻之间的理解和包容才显得难能可贵。

而信任对方说起来容易,能够做到就非常难。

孙玉芹做到了两点,一个是当丈夫放弃出国留学的时候,她没有追问他在干什么,她选择了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他。

第二个是当周围的邻居,朋友都在议论她的丈夫可能政审出了问题的时候,都躲着他们一家的时候,孙玉清还是相信丈夫,并没有被这些流言蜚语所影响。

试问,这世间有哪个做妻子的能够如此信任自己的丈夫?

因为有了坚如磐石的信任、理解和包容,孙玉芹才是这个家的功勋。

深爱

夫妻之间光有信任就可以了?当然不够,孙玉芹对于敏除了信任,就是深爱。

她深深地爱着这个男人。

有一次,于敏生病了,孙玉芹去照顾他,说了这么一番话:

我不求你家财万贯,也不求你天天在家照顾这个家,照顾孩子,我就希望你好好的,身体好好的。

现在的人都会说,没有面包的爱情是不牢固的。

可是于敏和孙玉芹那个时代的爱情之所以动人,更多的是,他们只爱这个人,和一切现实的东西都无关。

孙玉芹深爱于敏,所以她不觉得自己一个人照顾家庭,照顾孩子是一种苦。

她每个月15号给于敏的老家汇钱,银行的人问她:你男人是做什么工作的,她如实回答:我不知道。

于敏在家的时间很少,孙玉芹生孩子都是自己一个人去医院。

当她感觉自己快要生了,就把大女儿托付给邻居,自己一个人用网兜拿着洗漱用品让医院赶。走到半路,阵痛来袭,她冷汗直冒,只好停下来歇一歇,再小心翼翼地挪动步子。

好不容易赶上于敏回家,孙玉芹自己生病了,于敏去医院买药,却不知道妻子的病症。

为了让丈夫安心工作,孙玉芹用凉水给自己降温,骗过于敏说自己不发烧了,让他回去工作。

于敏有自己的工作要忙,孙玉芹也是职业女性,她是一边上班,一边带娃,一个人把家里家外都操持好。

一个女人能为男人做到这个份上,凭的就是一份浓浓的夫妻情义。

从开篇的孙玉芹为了于敏出国给他做西装,再到后来一个人打理一个家,孙玉芹对于敏的深爱随处可以见。

比如剧中,只要是夫妻两个同框,抱孩子的基本是孙玉芹。

家里的鸡蛋孙玉芹都是留给于敏吃的,以致于孙玉芹问孩子想不想爸爸,孩子说不想,因为爸爸在的时候,他们就没有鸡蛋吃了。

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孙玉芹是把家里好吃的,好穿的都给了丈夫。

在科研人员家属新年联欢会上,领导说家属们都受委屈了,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出来。

一个叫陈嫂的家属说了作为保密科研人员的家属有多难:

“没委屈,我不是个矫情的人,我会念书,也能干活,这劈柴生火,压水做饭,垒鸡窝,架烟囱,我啥都会干。老陈啥时候走,我也不问,他啥时候回来,我也不打听,我就当没嫁过这个人。

在北京,去前方,让干啥就干啥,我啥都不怕。真的,我就怕孩子们闹病,我家仨娃,平时没事,都没事,只要有一个发烧,那俩马上跟着发烧,一烧烧一宿啊,刚下去,他又烧起来了。

我家只有一个平板车,那下雨下雪天又路滑,我只能推着他们上医院,可是我一个人推得了仨吗?我只能推一个再拉回来,推一个再拉回来推到第三个的时候,大夫都问了:你男人呢?”

陈嫂在台上说这些话的时候,坐在台下的孙玉芹是眼含泪花的,陈嫂的经历,孙玉芹一样都没有少过。

但是轮到她发言的时候,她却说了这么一段话:这个国家不仅靠男人们顶着,也靠我们顶着,所以我们不能倒下,我们倒下了,家就没了。

作为那个时代坚韧、隐忍的女人,孙玉芹不仅有小爱也有大爱。

于敏:这辈子亏欠最多的人就是妻子

于敏曾对孙玉芹说过:这个家,你是功勋。

于敏在回忆自己的一生时,曾这样说过: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亏欠:第一个亏欠的就是我的爱人,不幸前两年去世,她完全是因劳累过度去世。为什么劳累过度,因为她照顾我,她照顾了我55年,我觉得对不起她,这是我第一个遗憾;第二个是,我对孩子们的管教太少……”

跟于敏同一时期搞科研工作的有陆杰,他在面对心爱的姑娘的时候,知道自己的工作特殊,无法照顾家人,只能对姑娘说:家里已经许人了。

还有一些同事,老婆等不了了,就跑了。

于敏何其幸运,有个深爱他的姑娘,照顾了他一生,陪伴了他一生。

《功勋》里有两个细节很深刻了表达了于敏对于家庭的亏欠,一个是孙玉芹生孩子,于敏和老母亲跑错了病房,把别人家的孩子当成自家的。一个丈夫连妻子生孩子都不能在她身边,这是最深的亏欠。

另一个就是于敏每次回家,他不知道妻子和孩子已经搬家,孩子也已经长大,不认识爸爸了,怯怯地问他是谁?

于敏回家的戏份不多,有一幕是最感人的,就是于敏的研究终于成功了,他回到家,孙玉芹含泪看着他:“还活着呢”。

大爱无声说的大概就是这对夫妻吧。

我们常说,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

作为于敏背后的女人,在那个特殊年代,也在那个即使丈夫是科研人员,在氢弹爆炸成功的时候,他甚至连一份庆祝喜悦的烤鸭都买不起,孙玉芹还愿意跟着他,她的苦可想而知。

但是,整个剧看下来,孙玉芹却从未诉过苦,也从未抱怨过丈夫一句,她的坚韧超越了我们的想象。

也正是有了孙玉芹全心全力地照顾家庭,于敏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全力投身科研事业。

于敏做了28年的无名英雄,他的妻子孙玉芹也默默地做了小家的无名英雄。

氢弹爆破成功,我们自豪且骄傲。

而于敏和孙玉芹相濡以沫的平凡相守也同样让我们破防。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