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一百一十二章)异发魔女

字数 3127阅读 25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碧双今年三百岁,实是雷族里一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妖。

妖一百七十岁成年,可幻人形,但幻出的模样好不好看,便全凭造化。碧双的命数不错,幻出的模样还算端正,可谓方圆十里最为端正的一只;碧双的运数也不错,那一年王宫扩招宫女,她不仅给选上了,且侥幸分到了雷族二王子的宫宇里。

说是侥幸,那是因为碧双第一次见到二王子时,如同东影殿的每个小宫女一样,险些失礼晕厥了。幸而二王子是个不拘小节之人,对此似乎见怪不怪,袖袍一挥,她就给留了下来。

碧双那时想,天呐,世间怎会有这样好看的男子?他那勾人心魄的丹凤眼,若能在她面上多停留一秒,又或是他那灿若桃花的唇蔻,能对着她稍稍弯一弯,那即是叫她立马去死,她也无怨无悔了。

碧双很平凡,平凡的妖都食色性也,故而能伺候这样一位俊美的主子,碧双觉着她的命着实是很好的。

外界对二王子的流言很多,诸如不务正业,心思乖戾,整日在烟花之地逗留等等。

但碧双觉着,她主子并非是一个如传言那般不堪的人。

旁人都以为她主子喜爱热闹,但其实东影殿布置得极清雅;旁人都以为她主子风流成性,但其实她从未见过主子留哪位女子在宫殿里过过夜。

碧双猜,要么是她这位主子心性未定,要么,便是他心里早已住了一个爱而不得的人。

只是这人是谁,没人能确定。

后来这个困扰了碧双许多年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那一日,二王子怀抱一个满头白发的女子回了宫,进了东影殿的主殿,并且这一进,便再也未出来过。

碧双候在殿外时,偷偷瞅了一眼,这一眼,却叫她心悸不已。

那女子浑身是血,一席赤色的长袍似是血染成的,况且环绕那女子的满身杀虐气息,分明就是个魔。

魔,乃六界生灵中最受众生唾弃的。碧双想不透,这样一个堕落的妖魔,有什么值得她主子这么在意。

她还从未在他面上见过那样慌张的神情,仿佛那时那刻怀中那人,是他此生最为珍重。

一时之间,这女子的身份在整个王宫掀起了轩然大波。

此事也惊动了雷王,自此之后,王后一得空便经常往东影殿跑。

据闻,这女子是王后的亲妹妹。但王后的妹妹怎会是魔,又为何不随王后居于凤殿?便是无人知晓,也无人敢问。

今日轮到碧双当值,她终于可以仔细瞧瞧这位神秘莫测的王亲国戚。

她手中端着厨房刚熬出来的四果汤,立在殿前问安,待得了令后,方敢躬身而入。

主殿是平日二王子处理政事的地方,内里另有一间不大的偏室,有时二王子觉着累了,便会在这里小息。

而今这偏室却已易主,那女子躺在榻上,昏睡不起,而这屋子的主人,却沉默着立在床前,满目担忧。

碧双本想上前照顾,却被二王子先一步将四果汤取走,她只好在一旁候着。

二王子坐在床前的木椅上,朝那女子微微俯身:“阿持,起身喝点东西罢。”

碧双听到这句话,诧了一诧,她从未听过她主子用那样温柔的语气同任何一个人讲过话。

但那榻上之人,却一动不动,对这份温情置若罔闻。

二王子未有丝毫的懊恼,只叹息一声,仍温言好语的劝道:“你已多日滴水未进,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当为你姐姐考虑,她这几日可甚是为你操心。你若再这样折腾自己,让她如何能安生。”

因着榻上有纱帐,所以榻上之人的面目并看不真切。碧双大着胆子探了几眼,隐隐约约见着了那女子的容颜,不禁心下唏嘘,除却一头醒目的白发,她的容貌比之二王子从前身边的女子而言,其实也不过尔尔。

那女子苍白惨淡的面孔似乎在听到“姐姐”二字时有了些许动容,她睫毛微颤,却仍是摇了摇头,只道:“我吃不下。”

她的声音苍凉和沙哑,平白透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二王子又是一声叹息,但见她执意,只好不再勉强。他右手微抬,碧双立即上前将纹丝未动的四果汤接了过来。

空气里一片死寂般的沉静,不知他们之间究竟经历过什么,竟能让平素巧舌如簧的二王子变得这样寡言少语,他似是小心翼翼的对待着她,唯恐触及到她的伤情之处。

碧双觉着有趣,若是让外边那些为二王子痴迷疯狂的女子,见到他今日这般谨言慎行的样子,只怕是心肝都要碎成渣子的罢。

“你可有什么想吃的?或者,可有什么地方想去?”良久后,二王子还是启了口。

那女子并未回答他的话,却慢慢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泛着空洞的眸子:“那日,你为何会来?”

碧双看到二王子的身形明显的顿了一下,继而他道:“他只传消息来说,人间近日或许会有大难,叫我护你安危。可没想到,我还是来晚一步。”顿了顿,他又道:“他洞悉天道,也许早已料到了这一切。”

不知为何,听了这句话,女子的眼角竟兀自流下一行清泪。

二王子一时有些慌了,袖间隐隐一动,却又不动神色的停了下来,他俊秀的眼眸此时充满了隐忍。

“阿持,莫哭,他如今回归仙位,你也不该沉迷往事。”

碧双想,二人口中的“他”究竟是谁?是什么人隶属仙位,却又与妖魔有所纠缠?为何甫一提及此人,女子便会落下泪来?她看起来是如此的心伤,连置身事外的自己,都忍不住开始略略替她疼惜了。

女子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即用手背将泪水抹去了,她微仰着脸,一副倔强的模样。

许久之后,她似乎调整好了自己的气息,问道:“天罚为何还未下落?”

“你不必担心,雷族会尽力为你求情,青歌也一直在天上为你周旋,”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一时凝重而威严,“想来,还没人敢到我这东影殿拿人。”

那女子似乎缓缓摇了摇头:“我此番犯了大罪,无可逃脱,你们又何苦为我奔波。”话说到一半,她的声音又微微哽咽了,“只是…只是…阿持对不住阿哥往日的苦心…”

二王子眼中一片心疼,终是无法自持的将掌心覆在了那女子的手背上,动容的道:“你安心养伤,有我在,没人能动你。”

那女子没有答话,目光落到了二人掌心与手背交错之处,愣了一下,继而一点一点挣脱开来。

碧双一阵讶异,心想这女子当真不识抬举,明明身为魔身,听她话里似乎还犯了天庭的重罪,二王子有心保她,她却还要拒绝。

二王子面上有些许尴尬,不过也只转瞬即逝,他故作轻松的道:“你阿姐给我大哥生了个小公主,你还未曾见过的罢?等你身子好些了,我便派人带来给你看看。”

女子苍白的面容上听及此,终于展现了一点生机,她似乎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却一时又满是颓然,只摇头道:“还是算了,我现下这副病容,且…只怕会吓坏了孩子。”

“别这样说,见是肯定要见的,”二王子宽慰她道,“总归是一家人,血浓于水,无论是什么样的身份都无法搁浅。”

女子默然。

二王子见她精神比之先前好了一些,便试探的问:“要不,好歹还是吃一点罢?我特意让厨房备的四果汤,很清淡,绝不会腻口。”

女子仍然摇摇头,这次却撑着手臂想要坐起来,二王子忙上前亲手扶她起身,并在她背后立好枕头作垫。

女子的五官清晰起来,碧双看见她有一双轮廓很美的眼睛,但那眼睛此时却如蒙了尘一般,透着一股沉沉的死气。

碧双一瞬间莫名的想,这女子先前不知经历了什么,活着于她而言,竟已成了一种折磨。

“雷辰,在人间,我还留有遗憾。”那女子缓缓启口,她说的这话纵然平静如水,然而却让听者无端感觉一阵苍茫。

二王子忙道:“你说。不论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那女子犹豫了一下,继而目光如井一般望着他:“我想见两个人。”顿了顿,她又补充道:“凡人。”

二王子点点头,似乎明白了她的担忧:“好,我立即下去安排。”

“雷辰,”女子叫住了起身想走的他,“我想…单独见他们。”

他俊秀的双眉微微一皱,道:“不是我不愿依你,只是你现下境况太过特殊,我怕…”

那女子没有接话,只坚定不移的望着他。

他与她对视片刻,终于妥协道:“好罢,我送你去人间后,只派人在暗中保护你。”

不等那女子再说什么,他伸出手在她面前摆了摆:“这是我的底线,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女子愣了一愣,微不可见的笑了一下,就是这样仿佛昙花一现般的一个笑容,竟然让他一阵恍神。

“阿持,答应我,”他深深望着她,语重心长的道,“一定要平安的回来。”

女子犹豫了一刻,方微微点了点头。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他转身的太早,没有看见女子越来越低垂的眼眸。




大家努力点赞,我努力码字新文,

就酱(≧1≦)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雷族,东影殿。 “苏小姐见谅,二王子近来事物繁忙,不便见客,小姐还是请回罢。” 侍女疏离淡漠的婉拒了来客,无...
  • 文/阳文政 这几天的我很难受,仿佛站在刀尖上,而另一面,同样是刀尖。看着别人笑着,笑着,我也笑着笑着。但心中是极不...
  • 之前的那些朋友,你我是否可以像当初那样依旧快乐无邪的生活在一起? 受过了太多的抛弃与失望,独自一人在黑夜中哭泣,独...
  • 一、直播项目开源 http://www.jianshu.com/p/b8db6c142aadhttps://git...
  • 下午三点动身去济南,晚上十点五十又站在了泰山站广场,来去匆匆忙忙,为了参加一个初中生合作项目的答谢晚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