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冲:娈童到皇帝,复仇与毁灭(12)

点击关注文集,回看1-11节

12.  兵临阿房城  疑阵退秦军

        清晨,高盖败回阿房城,清点人数,损失了大半军中勇士,三千人只逃回来不足千人。高盖自觉脸面无光,自缚来见慕容冲请罪。慕容冲亲自为他解绑,宽慰说,自古胜败乃兵家常事,前者朕不是也被这窦冲打败过吗,这是一员虎将呀,要破长安城看来还得从长计议。于是,加紧催逼工匠赶制威力更大的撞城锤、冲车和发石机等攻城武器。

        慕容冲加紧研制攻城的杀手锏,苻坚为此十分忧虑。他派人加固了城防,增派了守军,但他心里很清楚,援军不知何时才到,这些措施都不是长久之计,只怕燕军的粮草未断,长安的城墙已经先被砸开了口子。

        邓迈、窦冲等人刚刚打了胜仗,就向苻坚请战,一鼓作气剿灭叛军。苻坚一听,正合我意,而且,这一仗要玩就玩个大的,苻坚决定亲自带队,孤注一掷。他只让太子苻宏和少量兵力留守,带领全军突然从西城门杀出。燕军果然措不及防,还没组织起防线就被秦军突破了。大家谁也没想到龟缩了那么久的秦军,突然伸头咬了一口,这一口还真疼,很多骑兵还没上马,就被砍翻了。逃跑中,燕军相互践踏,死伤无算,西门之围遂解。

        苻坚一看,燕兵原来这么不经打,那还等什么,追!这一追,竟然一直追到了阿房城下!

        阿房城虽然叫做城,其实并不大,也没有坚固的城池,易攻难守,溃退的燕兵也不敢进城,大部分往骊山方向逃窜。

        前方就是敌人的老巢了,秦军将士一阵激动,端了西燕的老巢,慕容冲这个皇帝就成了丧家犬了,想想都有点小兴奋呢。

        “等一等,前方恐有埋伏!”就在大家都跃跃欲试,准备杀进阿房城,活捉慕容冲之际,苻坚突然传下令来,全军停止攻击原地待命。

        这是怎么回事?胜利就在前方,为什么要停止行动?秦军将士疑惑地停下脚步,定睛一看,阿房城里旌旗摇动,尘土飞扬,城门内一员白袍小将横刀立马,威风凛凛,俨然是慕容冲。

        众人几乎看呆了,好一个玉面郎君,真是宋玉、潘安再世,难怪苻坚对他会有如此深情厚谊,两军对阵,你死我活的时候,都不忘旧情。再看慕容冲的身后,人影绰绰,牛嘶马鸣,漫天风沙里似乎藏了千军万马!

        “不好,果真有埋伏!”秦军倒吸了一口凉气。苻坚勒住战马,遥望慕容冲,想起宫闱旧事,又动了感情,罢了罢了,你慕容冲可以对我不仁,我苻坚可不能对你不义。“敌人早已埋下伏兵,不可再追,撤回长安!”

        “陛下,万万不可!阿房城城池小而不坚,里面藏不了多少人马,今日正可一击而破,免除后患啊!”身边负责护卫的禁军头领毛长乐急忙劝阻,“臣愿意领兵为前驱,取了慕容冲的狗命。”

        “慕容冲诡计多端,卿乃国之重器,不可冒险。”苻坚打定主意,不管有没有埋伏,放慕容冲一马。他怕乱军之中伤了他的凤皇。

        说话之间,慕容冲也采取了行动。他张弓搭箭,便往苻坚的方向射了一箭。但见那支箭来势迅猛,却后劲不足,在离苻坚尚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失去动能下坠。

        毛长乐急忙用盾牌护住苻坚,箭头却打在了前方一名小兵的头盔上,把他吓了一大跳,紧张地问身旁的伙伴:“我还活着吗?我死了吗?”他身边的同伴敲着他的头盔,告诉他:“是它救了你一命!”

        那人嘟呶着:“真是奇怪,上次慕容冲在长安城下射出的那一箭,可比这有力多了,连盾牌都刺穿了!今天是没吃饭么,软绵绵地像个娘们似的……”

        苻坚也是心里一动,莫非慕容冲对他手下留情了?抱着这样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苻坚鸣金收兵。慕容冲也不追赶。

        苻坚刚撤回长安,骊山方向赶来援救的燕军主力就到了城下,主帅赫然也是慕容冲。怎么会几乎同时出现了两个慕容冲?秦军将士面面相觑。这时,城下的慕容冲指着城头上的苻坚大骂道:“苻坚老贼,赶紧出来与我决战!”

        苻坚方才醒悟,阿房城里的慕容冲其实是冒牌货,难怪自始至终一言不发,这位才是货真价实的慕容冲!苻坚失去的也许是最好的一次端掉西燕老巢的机会。

        此后,慕容冲再也不敢麻痹大意,每次外出征战都留下足够的兵力看家,苻坚也再没有能力打到过阿房城。

        那么,究竟是谁在危急时刻假扮慕容冲,单人独骑傲立阿房城,吓退了苻坚的主力?这活脱脱又是一出“空城计”!?

点击进入下一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