垦丁羊角村:罗奶奶和她的闺蜜们(一)

大尖山·羊角村

      到羊角村找到罗奶奶和她的姐妹们,就像打开了一本书,前言加后序,几个主人公悉数登场,故事逐渐丰满,24小时里的辗转交叠。

前言

    下午3点,雨后彩虹。帮我打开门的是一位谦和文气的女主人,听说我换了行程也要来住羊角村。她有点惊讶,很真诚的发问,

“是什么让你非住不可呢?”

“点评里每一条都提到的罗奶奶啊…”我笑道。

“我妈妈听到肯定很开心…她最终是想把这里做成一所假日学校的,退休之前她是垦丁的小学校长…现在我们就先把民宿做起来,一步一步的再往目标走…今天她去了屏东,晚上等她回来和你聊天哦。”

      原来她是罗奶奶的女儿,民宿还有一位慈眉善目的太太在旁协助。进房间没多久,便接到下午茶的邀约电话,欣然前往2楼小餐厅。罗女儿温暖的眼神注视着,安排我坐在窗边的景观位。眼前一亮,司康饼是住在屏东的媳妇做好送过来的,奶酪是大堂那位太太亲自做的,蓝茵茵的茶是小院里种的花草摘来的…

尽数吃完的下午茶

      垦丁大街不是我的菜。踱了2个小时,大致掠过五光十色的夜市摊和民宿群,在“鹿角”旁边的小店打包了一份卤肉饭,淋了两场急急的小雨,赶着夜路回我的村。

雨夜·回家

罗奶奶

      再推开门,坐在柜台后的变成了一位精干的太太。

“罗奶奶…?”

她站起来,“你就是从上海来旅行的漂亮小姐吧…”

我们极速相认。

    “吃过晚饭吗?喜欢这里吗?独自旅行的体验好不好?”久违的来自奶奶的关心,“你不累的话我们聊聊天。”

      我点点头,很期待。过程中,零星有客人回来,罗奶奶都周到的问候和协助,问骑摩托出去的先生海鲜好不好吃,问10个人小团体的姐妹们明天是不是同样时间出门,问2楼的男生还要不要换到一楼…在这样的有条不紊中跟我开始讲她的故事。

设计】买这块地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我一直跟朋友们聊要造屋的梦想,几年后终于决定开始设计,罗奶奶腼腆一笑,也算给大家一个交代吧。以前在学校做事,从一片地到慢慢建成,我都有参与,所以这方面算是有点经验。

“专门请了设计师吗?那起点就是高投入的做法呢。”

是哦,我请了当时跟学校合作的设计师,出来的方案蛮齐整的,就是怎么看都有点像学校,罗奶奶又笑了,很可爱。
      申报建筑的手续很繁杂也很长,迟迟没有进度,这期间一个朋友向我推荐了设计学院刚毕业的一个学生,说他很有天分。我总觉得,给孩子一个机会是件好事。他的方案过来,就是你现在看到的建筑的样子。

    “他真的蛮厉害的,很美呢!”

是啊,我们看到的第一眼就很喜欢,就确定了。
一眼看中的设计方案
申报】也是因为这样,使得申报更复杂,配合新方案更换了建筑所,几经周折方案才申报下来。这就过去两三年了。
      然后就陆续开始报价投标。土地是用三个孩子的名义买的,方案申报完,女儿就嫁到台北户口迁出去了。没想到,申报建造的时候麻烦来了,房屋在登记人员必须和方案申报的时候一样。于是只能让女儿又把户口再迁回来。

“政策的事情有的时候真的不好讲…”我感同身受道。

是的,迁回来以后,按照规定还要再住满两年才能申报…

“这么久!时间很熬人呢…”我的声音都高了八度,原来每个地方的政策都有归零重新计数的习惯。

是啊,罗奶奶的声音依旧平和,我这座房子的建造,经历了三次大的政策修订,前前后后七八年时间。

      我的心揪了一下,罗奶奶瘦小的身体里是有多大的能量。

      不过时间久也有好处,笑容又浮上罗奶奶的脸庞,你有没有发现我是唯一一栋平顶的房子…以前不让盖平顶哦,政策也有改到我的如意之处,从这一点来说,那几年的等待也是很值得。

      回首往事都会这样云淡风轻吗,罗奶奶的表达方式和罗女儿很像,平淡、简练而温馨。

罗女儿照料小屋的温馨背影
经营】我不是一个生意人,我不懂很多。但是,我决定盖房子应该是民宿最好的时间,那时候很蓬勃。我算过帐,应该两三年可以回本。但等我盖好的时候,却是旅游最不景气的现在。

“这里刚开始经营?”我预定的时候竟全然没注意这些。

开了半年而已。其实完全没有了市场的期待,我反而轻松,我原本就是想彻底按照我的心意来做做看。罗奶奶跃跃欲试的状态呼之欲出。

      每天早餐不重样,每天提供下午茶,与有缘的客人们聊天,看星星,讲故事,只把客人介绍给自己信得过的老朋友私驾游,临走还会送一份媳妇自制的手办。这都是罗奶奶固执的心意,后来和她闺蜜们的聊天里也有印证。

丰富美味又健康的早餐

    “您的生意很好呢,房间很难定,所以我只抢到了顶楼的四人间。”

      罗奶奶这次的笑里有点羞涩:真的不好意思咯,不过我从一开始就想好,我不做打折,价格高效率也高,重点是来的客人都很优,都很聊得来。

“线上线下的,您很忙吧?”

      我有分工哦,这房子最后是要给三个孩子的,我想让他们现在就参与进来。美国的女儿是学电机的,她网络比较好,所以网站booking那些归她管;屏东的儿子也有自己的工作,他就负责电话咨询,媳妇就负责点心和礼物的制作;小女儿在台北做老师,寒暑假就过来帮帮忙。我老太婆什么都不会,在这里坐阵。

进门看到罗奶奶的幸福
      孙小姐,你会不会觉得我这里还缺点什么吗?是不是没有像别家那样有很多装点的小东西?…我也试过放很多花,但初期运转起来头绪太多,好像又顾不上它们,就索性先什么都不加,以后再慢慢来。…

      不知不觉聊了大半个小时,罗奶奶很细腻,柔软而果决,她在运营过程中的拆分和取舍,让她和孩子们在这个空间里或远或近的紧密联系着,看得出来她很享受这一点。

远山近树的惬意

    “最难的时光都过去了吧,工程建造到运行起来那一段会很辛苦…”

      我是很大胆的性格,房子都是贷款,罗奶奶的英气乍现,建造预算也超出很多哦,选了一块进口砖,就连院子都是进口砖了。我们会心的大笑,仿佛拥有了彼此很懂的每一个瞬间。
      随后,罗奶奶略略抬起眼眸,声音依旧低低的,建造的那段期间,因为台中建筑公司的分包,确实有很多辛苦和波折。那个很有才华的年轻设计师,那个孩子,他有一点听障,我们大多是通过邮件和唇语沟通。他真的蛮有天分,我信任他,室内设计也是他做的呢。

      我有点吃惊,罗奶奶的选择和支持那么淡然而让我始料未及。深深的爱意蔓延出来,而她只是在叙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这个清凉的雨夜注定要让我难忘了。民宿之所以特别,就是因为主人赋予它无可替代的印记,它和主人在一起相映成趣,熠熠生辉,那温度不是设定出来的,是真实的经历和心意。

羊角村的时光,浓郁的简单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