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二两

喝二两

文  Ⅱ  禾伤

      饭罢坐下,已是晚间九点半。群聊,与朋友说改天约起。朋友说酒量大不如从前,三两就高。忽然想起以前有个同题叫《喝二两》,未免唏嘘。

是为题记。

                      ――――――

身体里第五棵柳树越过倒映于小溪的屋顶时

桃花的香味恰好打破他思想的坛子

风影拉长山径以后,窗前的苔色渐趋于深

咳嗽倒是好了,然而酒杯与桌子的叩击声似已不如从前清脆

月光渐微,晃不出当年蛙声一片上轻舟

方塘啊原来洗不尽阶前久远的尘埃,漫不过燕山

疾走的马蹄声

故人鸡黍,晚来天雪,半杯松叶人自醉。


――2019.03.22.草于竹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