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在异乡

    一个人走得久了,肢体就麻木。 譬如雁鸣偶起,终不能阻止荻花落地无声。 入秋以后,一些事物、一些事物的演绎必更趋平缓。 譬如风声,譬如昼夜,譬如路...

  • 那个疯子又忘记按时吃药

    梅雨季的黄昏,晚霞亮丽得刺眼 浮叶带着竹林深处的腐臭飘过阶前 干咳从窗口传出,总有些说不出的味道 就像一台旧机器多年轧不出诗歌 只能偶尔发个红包...

  • 120
    叨叨是一种病

    叨叨是一种病 ――工地手记 这个人不象话,成天叨叨。然而他总觉得不叨叨不行,总觉着不叨叨对不住他的疯癫。 叨叨是一种病,治病需治本。就像没有高湿...

  • 120
    月末随记

    他想像过佝偻两个字砸到背上的情景,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漫长的夜,疼痛的滋味与纬度明暗没有半点关系。用上坐立不安再恰当不过了。 腿...

  • 120
    老街

    尘埃不断被用作喻体 受众麻木到不屑多瞄一眼 梅雨滋生不尽的戴望舒们 有几个寻得见青石板下的斑驳 传统的吆喝声被泊来语淹没以后 商贩们肩负起宏扬传...

  • 感谢那个四十八岁的贵州佬

    感谢那个四十八岁的贵州佬改善他今晚的伙食。她坐在窗台上给自己写分行,并且那些柔软的文字通过自媒体恰到好处地闯进他家厨房修改他一碗阳春面了事的完美...

  • 闲话一段

    随口戏题某友一张图片,某友婉言劝禾疯子回圈。所谓的圈,大约是指当下的诗歌狂热之圈罢。禾疯子懒,答友言:这样挺好。 仔细想来,禾疯子确实长久不能静...

  • 一下多出两小时

    七十周年文艺演出现场,卞主席说你四点来报到,才晓得错怪了谷主席老谷同志。昨个给禾疯子打电话的那位自称文联工作人员的小年青估计前晚睡过头了,害他比...

  • 喝二两

    喝二两 文 Ⅱ 禾伤 饭罢坐下,已是晚间九点半。群聊,与朋友说改天约起。朋友说酒量大不如从前,三两就高。忽然想起以前有个同题叫《喝二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