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小说《青春里的最后一件心事》74

图片发自简书App

       肖培培偷偷跟沈文彬发了一条短信:想必你应该知道赖伟锋的事情了吧!茉莉说了,除非他是高富帅,否则没戏。

  正巧男生宿舍里,沈文彬正在宿舍里听霍子健讲述赖伟锋和孙小飞之间的赌约,两个人笑的快要岔气了,这一定是一场好戏。

  此时赖伟锋不在宿舍,不知道又出去准备玩什么花样。

  孙小飞也不在,刚刚出去,约了范晓琳情人坡幽会。

  沈文彬看到短信连连叫到,“没戏了,没戏了······”然后把手机给霍子健看,霍子健爆笑,“赖伟锋,这小子就等着直播****吧······”

  沈文彬短信回复:“他如果是高富帅,我就是男神了。其实还有更搞笑的,你要不要听?”

  培培回复:“我觉得人家伟峰挺复合标准的啊,我看他们两个真有可能在一起。”

  沈文彬又回:“那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第十一天,赖伟锋如期在“淑女楼”下做狗仔,尾随艾茉莉、范晓琳、常颖和肖培培一行人,一直跟到图书馆六楼。

  其实姐妹几个是约好的,今天一定要把这个神秘的“红豆男生”给钓上来,然后几个人把他海扁一顿再说。肖培培当然知道是谁在“作怪”,只是她决定不说破才是最好的选择,突然感觉自己像是个世外高人一样,早已看穿一切。

  来到图书馆六楼,四个人从书库里借来几本书就出来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让艾茉莉一个人坐下来,其他三个人假装分别,躲在远远的地方观察时局发展。

  良久,艾茉莉假装上厕所,走开了。范晓琳她们三个这个时候才要打起精神来,观察“敌人”的动向。

  敌人果然很狡猾,等了很久也不见出现,艾茉莉在厕所里等着,可是一直不见电话打过来。

  赖伟锋去哪里了?

  原来这家伙蹲在一个角落里等待时机,由于等的时间过长,一条腿突然抽筋了,他正在那里对着自己肥美的大腿又是拧又是掐的一顿伺候。

  为了不要错失良机,他带上墨镜,捂着口罩,一瘸一拐的溜过去。翻开桌上的书看了看,又看了看笔记本上的名字,确认是艾茉莉的位置,才从兜里掏出来一瓶红豆放在桌子上面。

  在远处角落里躲着的众姐妹,先是一番评头论足。

  “原来是个胖子啊!”

  “还是个瘸子!”

  “肯定不行了,走冲过去揍他!”

  “藏头缩尾,非君子所为,揍他!”

  听着常颖和范晓琳的议论,肖培培掩不住窃笑,只能捂着嘴,偷偷笑。

  “哎呀!你还笑什么啊,你快给茉莉打电话,我俩冲过去牵制住他。”常颖说着已经跟范晓琳冲了过去,这室友真够意思,虽然面对强敌,可是有事真上啊。

  肖培培想制止,已经没有机会了,只好先给茉莉打电话,自己再过去。

  赖伟锋现在的状态,怎么能跑得了,看到自己中了埋伏,仓皇想逃,可是腿脚不听使唤,已经摔倒在地了。

  常颖可是练舞蹈的人,身手敏捷程度是赖伟锋这种胖子不可想象的境界。范晓琳比较瘦小,从墙边拿起了扫地阿姨的扫把,给他一顿戳。常颖则骑在他身上使出擒拿,锁住了他的双手。

  声声惨叫,撕心裂肺。

  真正的主角艾茉莉才从厕所里跑过来,看到他已经被制服在地。

  “报告长官,犯人已被制服,请您指示。”范晓琳把扫把立在身边,向艾茉莉敬礼。

  肖培培被常颖和范晓琳的生猛震撼到了,不知如何是好了,早知道自己先说出来了。但是,看到他们两个能制服这“头”彪形大汉,也不得不感慨,女汉子,唯此二人哉!

  艾茉莉蹲下来,“先让我看看你是谁,敢这样捉弄本姑奶奶!”伸手把他的墨镜摘下来,又把他的口罩扯下来,扔到了一边去。

  “啊······”

  “啊······”

  “啊······”

  三个女人被脚下这个男人吓得瞠目结舌,只有肖培培镇定自若,别过脸,不忍去看这尴尬的一幕。

  “赖——伟——锋——怎么是你!!!”艾茉莉气歪了嘴。

  “嗨!不好意思,能先放了我吗?”赖伟锋还有功夫开玩笑。

  “呃······我的天呢!”常颖马上给他“解锁”,说实话,一个弱女子这么反扣着一个如此生猛的男生绝对是个体力活。

  赖伟锋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又扑了扑身上的泥土,也不知道该怎么缓解如此尴尬的局面,他只好一直扑打着自己的衣服。

  其他人也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磨蹭好了没有?”艾茉莉没有好气地冲赖伟锋发脾气。

  “好······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了。”赖伟锋结结巴巴地说。

  “那还不快滚呐!”艾茉莉呵斥道。

  “好好······太······太······太尴尬了,太尴尬了······”只好灰溜溜的离开。

  事情败露的赖伟锋,灰头土脸的败兴而归,本来想着等安全送到第11瓶红豆之后,再准备一场声势浩大的告白。看来现在自己不需要准备什么告白了,只需要好好准备怎么干完一斤翔就好了,还需要好好考虑考虑要热的还是凉的,干的还是稀的······

  垂头丧气的推门而入,大家居然都在等待结果,平时也没有看到大家这么热情啊。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了结果,这太没面子了。

  “怎么样?怎么样?”三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室友一哄而上,把他团团围住。

  看来他们还都不知道,不行,今天的糗事不能跟他们说。要不然这落下的把柄是要被他们几个嘲笑一辈子的。

  “还好,还好,没有被发现。”赖伟锋回答说。

  “那下一步你怎么办?”霍子健问道。

  “下一步······我还没有想好呢。让我再想两天。”其实赖伟锋心里也没谱,不知道还有没有必要进行下一步,他现在最担心的不是下一步,而是以后再见到她该怎么办?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兄弟,你现在没有回头路了。”沈文彬拍拍他的肩膀,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赖伟锋心想,也是这样啊,既然已经被她发现,自己也没有退路,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这层窗户纸捅破算了。

  “我决定了,这两天准备准备,向她告白!兄弟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多多支持啊。”赖伟锋拱手相邀,却遭到白眼。

  “出力可以,出钱免谈。”孙小飞这个守财奴,真是一个视钱财如粪土的屎壳郎。

  “出力?你这小胳膊有力气吗?昂???”赖伟锋听到孙小飞第一个给自己放气儿,便很生气的捏住他的胳膊,威胁道:“出钱,还是出钱?”

  “啊!疼!疼!疼!”孙小飞尖叫。

  “我没有问你疼不疼?”赖伟锋使足了劲儿的拧他。

  “一千!我出一千块可以吗?”孙小飞疼的受不了,只好吐财免灾。

  “这还够意思。”赖伟锋松开手。

  “那他们两个呢?”孙小飞不平地问道。

  “我出力气啊!”霍子健秀了秀让人嫉妒的肌肉,孙小飞无话可说,转而把枪口对着沈文彬,“你呢?”

  “我出情报啊!”沈文彬仗着肖培培的情报当成资源。

  “我也可以出情报啊。”孙小飞委屈地说。

  “我说小飞啊,兄弟几个就你最土豪,为兄弟出点血理所应当啊,别委屈了,就这么定了啊!”霍子健安慰着说。

  “哎!对了,我有一个比较有价值的情报要汇报!”沈文彬突然说。

  “什么情报?”赖伟锋反应比触电了还快。

  “艾茉莉的择偶标准!”沈文彬回答说。

  “什么标准?”大家好像都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说起来很简单,培培告诉我的。”

  “什么,什么,什么······”

  “高富帅!再没有其他的了。”沈文彬简洁明了地说。

  “高······富······帅······”霍子健上下打量着赖伟锋,问道:“伟峰,你家有钱吗?”

  “怎么没有啊,我家的牧场里养了几千多头牛和上万匹马,至于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跑着的小绵羊就数不胜数了。”这大概是赖伟锋今生最赖以生存的话语权了。

  “二哥,二哥,你家这么有钱,能不能饶过我那一千块?”孙小飞扯了扯赖伟锋的衣服怯怯地问道。

  “滚,说正事呢。”

  “高和富都有了,最后这个帅······就有点难搞了······”沈文彬若有所思的分析说。

  “我K!我不帅吗?难道你们不觉的我很帅吗?”说到长相,赖伟锋一副自信心爆棚的语气。

  大家一齐摇头!

  “我K!我一直都认为我是哥几个里最帅的啊,难道你们也有跟我有一样的想法吗?”赖伟锋觉得这是一种很不可思议的现象。

  “我一直都是以高富帅自居的,难道我还要每天都强调一边吗?”霍子健自恋地说。

  “呵呵呵!我能说我一直都是这么自信的吗?”沈文彬不甘屈居下风。

  “一群没有自我的人,俗,俗不可耐!”孙小飞用非常鄙视的语气跟他们说话。

  “难道你连这一点自信都没有吗?”三人非常好奇地问,因为大家一直认为他才是众人当中最自恋的一个。

  “我只是觉得我是皮肤最好的一个,你们几个要不要试一试我最新研发的新产品,对皮肤真的特别好。用了我的这个‘白无敌’面膜之后,保证你们的皮肤跟我的一样好,水水的,嫩嫩的。”孙小飞这是“出血”后遗症,必须要立刻赚回来那一千块钱,否则他是会神经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