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过去的“我” 二

二  我的“姑奶奶”

在工作台上,我搜索网络数据,登录各大科研机构数据库,综合官方新闻报道,用了一天的时间,牺牲了一部分收入以及工作以来的全五星好评,最终对二百年间的“冷冻人技术”有了个大致了解。

我是我父母唯一的女儿,能不能接收“林怡”我还要和他们商量一下。他们前年退休,两个都人是不折不扣的探险狂人。退休前他们就一直为他们一辈子的梦想——太空之旅做着资金上、身体上的各种准备。目前他们已经成功进入太空了,不再是打开通讯设备就能随时联系到的了。就算他们的太空之旅顺利,回到地球也要在三四年后。下一次能够联系到他们,必须得等他们着陆到有太空中转基地的星球。

“历史冷冻人复活计划”中那一部分需要缴纳的费用对于我来说也是个大问题,虽然这是个公益项目,我需要交纳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费用,但是这对于我一个22岁以导游为生的姑娘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我赚的钱,一部分要缴纳各种数据库资料的使用费用,另一部分,要应付各项生活和娱乐的开销,还要为自己攒养老金,这些项目基本上已经把我的收入用光了,我的存款数额小的都不足以支付这个费用的零头。另外,我没有照顾过任何人,如果我和“我”相处不和谐,把她扔出去?这有悖合约精神。

可是,“好奇”这个人类天然的本性,大概几千年也没有改变。我所生活的世界,“冷冻人”只是浩瀚数据库里的一个小数据。说实话的,身边的人,选择死后冷冻自己的我都闻所未闻,更何况是以“僵尸”的形式“复活”的一百五十年前的人呢?如果我能活一百岁,我相信,这一百年间,我是有机会见到“林怡”的第一个人,而她拥有着百年之前我的家族密码。这个千载难逢研究历史的机会,我这样数据考证爱好者怎么能不动心?

辗转多日之后,在电话回复截止日到来之前,我回复了CI的电话。

没错,我选择了“是”。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相关的合约、文书、资料以及“林怡”的全部个人资料都发在了我的移动接收设备上。

正在跑步机上锻炼的我,甩了一下胳膊上的接收器,眼前出现了移动数据屏,我在左手边和右手边分别又打开两块分屏,所有的资料可以同时分类浏览。

林逸,其实我们的名字还是有一字之差的,只不过听通用语言,不是那么好区分出这个差别。她生于1996年,卒于2016年。

看她生前的照片,我实在是找不出我和她太大的相同之处。我大脸、大脑门子,短发,爱好运动;林逸瓜子小脸、长发飘逸,爱好小提琴,百年前说女性才貌双全,应该就是她这种的。

她有限的人生经历在看起来毫无波折。家境优渥,18岁考上名牌大学的表演系,紧接着就以女二号的身份出演了自己人生的第一部电影,由此火速走红,但她的生命却戛然而止在自己第三部电影的拍摄中。

20岁那年林逸在拍摄自己主演的第一部电影时,一场水下戏令她意外溺水,送到医院时她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这件事当时造成很大的轰动,拍摄方也因此卷入了舆论当中。当时公众普遍认为拍摄方视安全隐患不顾是对演员生命的漠视,可是拍摄方却认为林逸罹患抑郁症,一心求死。林逸的死在当时成为了“罗生门”,没有人知道这是一场意外,还是一场伪装成意外的“自杀”。不过,此事之后,关注演员身心安全的机构成立起来,后来机构得到进一步完善,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处理演职人员人身安全、心理健康各种问题的机构了。我倒是听说过“演员安全协会”,但是竟然不知道我和这个机构有这样的渊源,原来是因为我的一位百年前亲属的原因,才让这个机构得以建立起来。

林逸盛年早逝,对林逸的父母还有她的影迷来说,她的死亡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和疑问。如果不是这样,林逸也许也不会成为“冷冻人”。林逸的父母接受不了林逸突然离世的现实,期待未来科技的发展能让他们再次相见,倾全家财力并那部永远上映不了的残片的赔偿,选择了冷冻林逸全身。据说,这在当时,又是轰动一时的事件。林逸的冷冻是赶上了一个巧合,正好CI的冷冻团队当时因为工作关系就在林逸死亡的城市,如果不是这样,一分一毫死后时间的延误,都可能无法完成这项冷冻工程。然而林逸与她的父母的未来之约来得太晚了。于是,最终见到林逸的人,是我。

为了了解林逸,我制作了一个家族族谱。

林逸的父母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就是林逸,儿子是我的曾祖父。也就是说,林逸弟弟的儿子是我的爷爷。这个关系图谱实在是令人苦恼,就算是人类的平均寿命已经达到了110岁的今天,要活着见到曾祖父姐姐活着的20岁,也是不可能的。从这个意义上讲,选择“复活”林逸,我就能实现这个“不可能”。20岁,呵呵,还不如我现在大呢。严格来讲,我还应该叫黄毛丫头林逸太奶奶或者曾姑奶、姑奶奶、姑老太太呢。

一百五十年前,她生活的世界在她眼中是个什么样子呢?不是视频、文献、图片中的百年前,是一个那个时代活着的人跨越了时代来到这个时代叙述她的时代,她的过去和现在在她的未来重合,想一想,就很兴奋啊。我真的很期待,见证这一伟大的时刻。

两个月以后,我爸妈终于来到了X星球,距离地球大概三四个光年的地方,我们通了大约五分钟的话,我简短地告诉了他们林逸的事情。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们很爽快地接受了我的“自作主张”,并且答应支付部分费用,但是林逸“复活”之后的安排,还没等我们开始交流,我的计算机就已经进入了花屏状态——信号断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三 “复活”之旅开启 我搭乘飞机前往美国CI底特律总部。 一百多年前,美国曾是梦之地。无数向往自由的人想要踏上美国...
    草原上的咩咩羊阅读 61评论 0 0
  • 我从不想家 从不回头顾盼也没有牵挂 拖泥带水叫做懦弱 我要更高更远的伟大 那一封封家书啊 你们也太啰嗦了吧 家里的...
    星澜不心寒岸芷有汀兰阅读 45评论 0 1
  • 一大早在一条幽静的走廊上来来回回走来走去一群人 …… 一个叼了支烟低着头带着耳机听着歌,面无表情无视任何人的存在,...
    缘宿手艺人阅读 3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