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痛才叫痛

阿口晃了晃明亮玻璃门的大把手,“奇怪门怎么关着,里面不是有个人吗?”透过敞亮的玻璃门的确有个人坐着,两人对视着,那人走了过来透过玻璃原来是个门卫大叔,隔着玻璃透过玻璃间的缝阿口说“怎么不开门呀?”“今天闭馆”“哦,今天星期几?”阿口随手拿起了手机翻看了日历,“哦,星期一”。是的,图书馆星期一闭馆。“哎,真他妈不凑巧”,迈着自成一体的猫步走下了台阶。拿出手机找好参照物,图书馆的西侧临近马路边上有座石雕塑“少右侧一竖的口字结构”里面镶嵌着如云朵飘逸的童男童女有点儿牛郎织女牵手相会的画面,对准自己然后找到雕塑不忘微笑的照片就这样好了,用木板围起来的图书馆建筑的一角也装进了阿口的自拍里,临走了觉得对面高楼的灯光真够亮的,‘’不容错过多美呀",不是吗?

有节制地摆动着手臂随着猫步的“1哒哒2哒哒1哒哒2哒哒”身体前倾自信而骄傲地走在斑马线经过了正在等绿灯的多辆轿车还有公交专用车道的公交车,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是主角!“妈的,看我!”

草丛中的绿色探灯打在李子树上很有韵味“洁白无瑕连同李花一般”,探灯的灯光不单单只是白光,有绿色的有黄色的。阿口高兴地找好绿光黄光白光依次拍照,看着照片里的绿巨人模样他开心地嘻嘻。这一切太好玩儿了!

走过了红绿灯,走上了天桥,“噼里啪啦”走在天桥与公园搭建的人工钢筋混凝土的索道桥上走了下去。这条河边散步的路阿口这些天几乎每天都来一遭,不管是和已做他人妇的女神,还是父母过年给的相亲对象的号码,亦或是读书读累了、心理不好受了,他都会走出家门在这条河边散步,也才会有勇气给他们打电话,看着盛开的粉色桃花,黄色的腊梅等植物,阿口眼里鼻里都是美好。他似乎有洁癖,因为很少有女孩给他打电话他也不喜欢在房间里打电话给心爱的女神或者其他的女孩,他要的是一种美,他不想美被糟蹋或者践踏他那片有着美不被侵犯的伊甸园或者像是那等待着他的处女膜。

“妈,怎么回事?”他心里知道母亲打来的电话不是对象就是工作,让他舒口气的是家里介绍的对象都结束了,一个是他发照片过去立即被秒掉了对方顷刻间删掉了他,他事后想想怪自己幼稚选了两张光头素颜还有一张去年很早月份的一张有头发的照片,他以为这样很好说不定人家不计较光头看到有头发的这张觉得帅就会和他交往,哎,可成想竟是这样。先前阿口鼓足勇气拨通了对方的号码聊了39分57秒,要了对方的微信添加后聊了几句,直到对方要图片高潮瞬间跌倒老鼠坑,打完了一句准备发过去却他妈没发出去连他夸赞自己的机会都没有。‘’他妈的"。电话里阿口还说自己是个看脸的人,没想到这个被他称赞丽质的女人更他妈是个人前不吐葡萄皮看脸时代的姜太女!

另一个是憨厚的微胖姑娘,同样要得微信加过看了照片他差点儿晕死过去,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恨不得上吊抹脖子。”他气不打一出来,保存了那姑娘的六七张照片发给了老爸,姐姐、哥哥。他像老爸姐姐毫不掩饰自己对于这个女孩诋毁,“我恨不得去死”,可见这女孩是不符合他的审美观的,尽管受到了家人的言论批评与教育“不过就是稍微有点儿胖,相处相处就会好的。”“漂亮的像狐狸精一样的你管不了,她不是过日子的。”“可我就是喜欢漂亮的!”“你磊磊哥就是养不活媳妇的买买买所以才不得不离婚!”“反正我死也不会和这姑娘相处的,我觉得想吐!”阿口走在河边散步时不时冥想片刻大年初四五家里的信儿,他本想着温馨可这相亲炸弹还是意料之中如约而至。

天气阴晚风今晚出奇的大,河水也上涨了不少,返回的路上一遇美景便会拍照但不会有自己的头像。

小商品市场显然不如平日里的热闹,阿口斜着瞪了一下市场的巡逻单人,他没少被这些无聊检查身份随随便便稽民的家伙骚扰过 局子进过两回,还不是他妈的国家要搞建设为脸面高层领导莅临自保平安自上而下。扭身进到了买牛仔的店里,他没想到去年未完成请美丽的姑娘吃饭的那个女孩竟然上班了!他觉得终于有机会实现自己的夙愿了。女孩送走了父母两位顾客到门口,他以为她也要下班。“哦,我还以为你要下班了”。“你什么时候来的”“昨天”那短暂的二人世界很是让阿口甜蜜,她那染色的黄色头发打者结盘起来太美了,甜美的笑声随音乐哼唱的曲调太让这个多情的阿口欲罢不能。“阿口站在镜子面前显摆着自己,因为他要看看自己多么有魅力”看着自己的光头觉得差些这才拉开羽绒棉的拉链尽显他昨天买的这件有世界版图的针织衫,分明就是展现雄性架势嘛。转身套近忽与那男孩发现自己的头毛没有 很是有些不自信,不过他终究是逗败的公鸡。

"先生你要买吗?"店里的那个帅气的16上下的男孩儿说。“我不买”。“那先生请你坐这边我们要营业”“你们这里还要不要人我过来给你搭档”“我们这里不要人,人已经满了”“哦,这鱼缸里的钱怎么这么大 从哪里能买到”“这个我不知道,本来就那么大”“你这条裤子不是从我们这里买的吧”“哼,是这位美女帮我选的”“选条裤子呗”“太贵了”“那你之前让我帮我选裤子干嘛”“我想着看穿得舒不舒服”。在女孩收拾衣服的同时男孩也凑过来收拾,显然妨碍着阿口的好事。该死。但这还不算致死的!

阿口站在女孩身后看着她,他这才看到女孩穿着一件修长的羽绒,显然很适合她高挑的身材,配得上一双粉色的运动鞋简直让他喜欢的不要不要的!“我想请你吃个饭,你有空吗”“我们没有时间,没有休息日”她微笑着回答。男孩儿夹在中间很是不好,他言语不友好地冲撞阿口,阿口尽力强颜欢笑圆场缓和失态的环境。

“人家有男朋友了”男孩说道。阿口轰了他像是突然吃了一颗不明的子弹咽下,片刻无事。紧接着从屋外走进来一个打扮时髦的男孩儿走到了女孩一侧,店里的16男孩儿向他高兴地说“你来啦”阿口识趣地对女孩说“真遗憾,再见,哦后会无期。”

手机响了,谁会给我打电话?一定是家里人。

哥打来的,“喂,怎么了?”“在哪里呢?”“快到家了”就这样谈着,直到锁腾地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响然后推门而入,做在下层光板床上听着哥的意味深长,“你要出国不要想了,我当时出国有好朋友介绍,押金也没有付。我在的那一块治安还好都是副总统的护卫来巡逻,最后我看发不出来工资提早回来啦后来陆陆续续他们压根没有领工资就回来了。你不知道国外有多乱死到外面都没人给你收尸!”“你现在跟我说你不喜欢这个工作早干嘛去了,你可能要怪我把你引进这条路了,你不要怪谁,不要怪父母只能怪你自己!好不容易学成了你就说不干了你这就是猴子掰玉米拣西瓜。你以为我喜欢这个行业,我要把这些年受过的苦挣回来!我现在的压力很大我不想跟父母说说了他们能帮我吗不能。自己选择的路咬牙也要走下去。你别到时候干了其他工作又说我不喜欢了想换,那你到死也一事无成。”“这是我最后一次说你了!”阿口感觉很悲凉像是都德“最后的一颗”。心里酸酸地他很惆怅担心,看来他要好好打算一下了。

路很长,但选择很关键!人生是一条线,是直是曲走好当下的路放眼未来的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