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6

有一个故事,我不知道出处。冬天,一场大雪之后,一个有钱人请朋友一起赏雪。看雪景要找视野开阔的地方,那地方当然很冷,主人要在四周安排火盆火炉,布置一个临时的暖房。主人客人一面喝酒一面作诗,称赞雪景很美,这样的好雪应该多下几场。他们饮酒作乐当然有人伺候,旁边那位听差的忍不住了。听差的是穷人,知道穷人吃不饱穿不暖,冬天的日子难过,每年三九寒冬都有人冻死,所谓“路有冻死骨”嘛!他大骂这一桌赏雪的人没心肝,“你们作的诗都是狗屁!”

听差的是个有趣的人物,所以这个故事能流传下来。故事到此为止,没有告诉我们后事如何。主人还要这样的人听差吗?一定是开除了。这个听差的以后怎么生活呢?他有这样的“前科”,还有哪个员外哪个老爷用他?来年冬天,他的孩子会不会成了冻死骨?这样一想就沉重了。贫富不均的现象,贫富对立的情绪,怎样才可以改变?批判来了,把欣赏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