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风云第2章:群雄逐鹿

条顿堡森林之战后,罗马和日耳曼之间的博弈线,稳定在了莱茵河一线。虽然偶尔双方都会越过莱茵河攻击对方,但是大的战役,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

斗转星移,罗马帝国度过了一段难得的太平时光。日耳曼的各个部落,仍然是互不隶属,经常打打杀杀。对于罗马和日耳曼来说,已经互知深浅,双方都不会贸然地发起新的决战。

但是太平的日子总不会持续太久,平衡的状态也总是会被打破。

在遥远的东方,正在发生一场大战,这场大战不仅对于交战双方来说事关生死,对于远在欧洲的各个民族,也发生了深远的影响。这场大战,就是汉朝与匈奴之间持续数百年的大战。

汉匈之战的结果,是汉朝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还诞生了一句让日后中国人倍感自豪的名言:“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失败的匈奴分裂成了两部分:南匈奴和北匈奴。南匈奴归附汉朝,后来逐渐融合进了中华民族当中。北匈奴受到汉朝的持续打击,无法继续在蒙古高原生存,只能举族西迁。

匈奴西迁,在整个欧亚大陆上,引发了多米诺骨牌似的效应。虽然我们不能确定,西迁的匈奴,是否就是西方历史上的匈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匈奴西迁是引发欧亚民族大迁徙的原因之一。

民族大迁徙的浪潮汹涌澎湃,不断冲击着欧洲原有的民族关系,也不断冲击着本就脆弱的罗马帝国的北方防线。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罗马帝国内部,也在酝酿着巨大的变化。随着承平日久,统治阶级日益腐化堕落。罗马帝国的统治者,在罗马城内醉生梦死,而帝国的人民,则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人民的不满日益加剧,反抗的浪潮在帝国境内此起彼伏。

一方面是民族大迁徙冲击了帝国的北方边界,一方面是帝国内部趋于混乱。强大一时的罗马帝国,终于在内忧外患中走向了没落,最终在公元395年,帝国一分为二。

分裂后的罗马帝国,东部尚能维持基本的运转,但是西部则危机日益深重。东罗马帝国,就像衣冠南渡后的东晋王朝一样,偏安一隅。而西罗马帝国,则陷入了类似中国北方五胡乱华的悲惨境地。

一波又一波的日耳曼人,一个又一个的日耳曼部落,吵吵嚷嚷,冲进了西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在苦苦挣扎的几十年后,终于在公元476年寿终正寝。

此时的西罗马,真可谓是群雄逐鹿,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一个又一个日耳曼国家在西罗马的土地上被建立。

1,在意大利,东哥特人建立了东哥特王国。这个王国以拉文纳为首都,持续了半个世纪,最后被东罗马所灭。

2,还是在意大利,东哥特王国灭亡后,伦巴第人又建立了伦巴第王国。这个王国以帕维亚为首都,持续了两个世纪,最后被法兰克人所灭。

3,在西班牙,西哥特人建立了西哥特王国。这个王国持续了三个世纪,最后因为阿拉伯人入侵西班牙而灭亡。

4,在高卢,法兰克人建立了法兰克王国。这个王国经历了墨洛温和加洛林两个王朝。

5,在高卢东南部,勃艮第人建立了勃艮第王国。这个王国以里昂为首都,持续了将近一个世纪,最后被法兰克人所灭。

6,在北非,汪达尔人和阿兰人共同建立了汪达尔-阿兰王国。这个王国以迦太基为首都,持续了一个世纪,最后被东罗马帝国所灭。

7,在不列颠,盎格鲁和撒克逊人不断涌入,建立了一些列小国,最终整合为英格兰

这些国家,或大或小,历史或长或短。他们都是由入侵西罗马的日耳曼人所建。如果要为这个时代命名的话,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日耳曼战国时代”。这个时代持续了三个多世纪,从公元五世纪中叶到八世纪末。就像中国的战国时代有“战国七雄”一样,或许以上的七个王国,也可以称为欧洲的“战国七雄”。

这是一个巨变的时代。古罗马的统治已经彻底崩溃,奴隶制度已经无法继续维系。新来的日耳曼征服者,虽然占据着统治者的地位,但是人数上却是少数,而且在文明程度上也比被统治者低。出现了这种新的情况,就需要有新的统治方式。这种新的统治方式,就是封建制。

所谓封建制,就是国王将领地分封给大臣,大臣又将自己的领地分封给属下,层层递进。每一个被分封者,都对自己的直接上级承担若干义务,但是对于上级的上级,则不承担义务。换句话说:我下属的下属,不是我的下属;我上级的上级,不是我的上级。

随着封建制的推行,在战乱中被破坏的生产力开始得到缓慢恢复。而生产力的恢复则逐渐酝酿着新的变革。在这场生产力的竞赛中,有一个国家做得格外出色。这个国家即将脱颖而出,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历史。这个国家的名字叫做——法兰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